【WIRE】向勇敢的人權捍衛者致敬──精神不滅:悼念納瑟

 

2012年2月,納瑟在巴林穆格沙(Muqsha)村參與示威活動© AP/Hasan Jamali

 

國際特赦組織加拿大分會秘書長亞歷克斯(Alex Neve)悼念去年9月在加拿大多倫多辭世的人權捍衛者納瑟(Naser al-Raas)。

 

納瑟是個大忙人。新婚的他,家裡還有個蹣跚學步的小孩。除此之外,他也在渥太華卡爾頓大學主修人權。納瑟滿滿的就醫行程,肇因於在巴林受到酷刑和虐待,以及居住在惡劣的監獄環境留下的後遺症。患有心臟和呼吸道疾病的納瑟,同時在等待心肺移植。大量閱讀的他活躍於社群網路上,也經常與其他行動者往來。

 

縱使坐著電動輪椅,和需要經常吸氧氣來舒緩呼吸,納瑟依然設法撐過滿檔的行程。

 

而且,我只要連絡他邀請他參加國際特赦組織的活動,或是通知他關於渥太華人權社群的新消息,他總是回答說:「你問都不用問,只要跟我說地點在哪裡,我就會到場。」

 

他也確實每次都到場。

 

 

最真實的經驗談

 

他曾在多場記者會和加拿大國會山莊的集會中發表演說。駛著輪椅進入參議院接待室的他,分享自身遭受酷刑的經驗,並呼籲當局採取行動防止酷刑發生。他在各種大大小小的場合,在現場或是透過網路對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說話。他每次都到場,也總是觸動人心,發人深省。

 

他讓人們瞭解到,人權侵害的代價不僅非常真實,也會影響生命。他也喊話表示,只要大家團結一心,就能帶來改變。

 

2012年,當我終於見到他本人時,他才剛經歷過巴林的監獄、酷刑與不公平審判,回到加拿大。當時,他生動地講述他的遭遇。

 

納瑟透露自己在躲藏數個月後,向巴林當局二度自首。即使他知道自己會再度遭到拘留,仍帶著微笑自首,因為他清楚知道,這回他不必再獨自面對監獄和酷刑。這回,國際特赦組織與他同在,而第二次他只被拘留了數天。

 

還有納瑟的愛情故事。納瑟和札茵娜(Zainab)的愛,萌生於2011年巴林既熱血又危險的「阿拉伯之春」示威活動。

 

他們兩人立即產生強烈的羈絆。在納瑟被捕並消失入獄一個月的期間,札茵娜不眠不休地替納瑟的自由發聲,直到數個月後納瑟安全離開巴林,她才能好好睡上一覺。我知道的原因是無論我何時傳送訊息問她問題,或是通知她最新資訊時,都會立即收到她的回覆。

 

看著他們在渥太華共同展開新人生,家裡又添了可愛的小兒子哈桑(Hassan),真是一件令人悸動的事。目睹納瑟對哈桑深深的父愛,以及哈桑對父親滿滿的崇拜,就能清楚感受到,用真切的心對待至親,才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人權傳承

 

無論是誰,只要有幸分享納瑟一部分人生歷程的人,都會和我感同身受。我們都說著相似的話語,充滿啟發、勇氣與奉獻。而且他的笑容是多麼具有感染力!

 

我們當時都殷切盼望,納瑟到多倫多接受移植的術前評估檢查能夠順利,更何況納瑟是多麼堅強的人,我們都認為他能夠挺過。然而得知他離開人世時,我們的悲慟之情不可言喻。殘酷諷刺的是,最後再也無法繼續跳動的,是他美妙又熱情的心。

 

他所留下的影響不可計數,並將透過全球堅定的行動主義,繼續發揚光大。

 

我很高興去年5月他出席了國會山莊的活動,透過自身經驗,以充滿條理的方式,敦促並施壓加拿大政府簽署聯合國已通過13年之久的反酷刑公約。那真的是無與倫比的一刻,當外交部長狄昂(Stéphane Dion)宣布加拿大將會簽署該公約時,納瑟就坐在前排。

 

然而,納瑟自己在巴林遭受到的酷刑和人權侵犯,卻還沒有獲得公正的結果。巴林方面未獲得正義,而加拿大方面也毫無進展。4年前,納瑟向加拿大警方提出刑事控告,要求調查並起訴涉及對他施以酷刑的相關人等。當我們承繼他所留下的人權遺產時,其中一個方法就是代替他繼續爭取正義。

 

我會很想念納瑟的,包括推特推文被@NaserAlRaas(納瑟推特帳號)轉推和按讚的時刻,因為那總能讓我感到他的關注與認可,即使在他頻繁住院的那段日子也一樣。

 

所以我想,不如給他最後的一段話,就用120個字來表達吧:

 

@納瑟(@NaserAlRaas),你捍衛人權的行動震撼人心,也充滿啟發。你為 #停止酷刑(#StopTorture)所做出的努力將繼續 #發揚光大(#ShineOn)。 #我們的生命更豐富了(#OurLivesAreRicher) #謝謝你(#ThankYou)

 

 

※本文摘自國際特赦組織全球通訊W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1-3月刊,全刊可於線上閱讀

圖說2012年2月,納瑟在巴林穆格沙(Muqsha)村參與示威活動。

© AP/Hasan Jamali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