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熱點義大利:受虐的難民

2016年6月,「海外移民援助站(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搜救船「托巴茲響應者號」(Topaz Responder)上,一位在利比亞外海獲救的難民。© Reuters/Darrin Zammit Lupi

 

「當時的痛苦無可名狀……我從沒想過在義大利會遇到那樣的事。」──27歲,達佛人,亞當(Adam)

成千上萬的難民為了遠離迫害、衝突和貧窮,持續橫渡地中海,到歐洲尋求保護以及良好的生活品質。

 

2015年,歐盟提出所謂的「熱點方案(hotspot approach)」於難民抵達的前線國家接收難民和移民,例如義大利,藉此更快速地識別、審查及篩選新抵達的難民。但是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顯示,一些難民在義大利受到的對待,並不是「識別、審查及篩選」,而更像是「虐待、欺騙及驅逐」。

 

國際特赦組織不斷蒐集類似控訴,揭露義大利警方透過毆打、電擊與性凌辱等強制性手段,只為了取得指紋。

 

當局急於審查剛下船的難民,卻沒有提供適切的建議和資訊,等於剝奪了他們尋求庇護的能力與權利。

 

歐盟一味地強調要驅逐更多難民,不惜與人權侵犯問題嚴重的蘇丹等國家達成協議,迫使難民被送回當初所逃離的人權侵犯國

 

「他們多次用電擊棒電擊我,並將我的雙手放在指紋機上……我根本無力回擊。」──16歲,蘇丹人,卓卡(Djoka)

 

不當對待只為獲得指紋建檔

 

指紋建檔是歐洲辨別上岸難民身分的重要一環。歐盟的《都柏林公約》授權各國將尋求庇護者送回其抵達的第一個歐盟成員國家,並且大量仰賴指紋建檔識別新到來者的身分。

 

許多抵達義大利的難民和移民,為了前往其他國家尋求庇護,試圖躲過識別程序。2015年中以前,義大利在取得難民指紋上因為經常受拒而成功率不高,令其他歐洲國家十分頭疼。

 

因此,歐盟實施了一項新方案,在義大利強制實行百分之百指紋取得率,包括建議義大利當局在必要時使用武力。

 

歐洲各國同意重新分配一些尋求庇護者到其他歐盟成員國,來減輕義大利的壓力。不過直至目前為止,這些國家並未履行承諾,只重新安置了一小部分的尋求庇護者。

 

為了達成目標指紋取得率,義大利政府被逼到臨界點,甚至不惜違反國際人權法。

 

2016年期間,國際特赦組織獲悉大量報告,指出義大利警方在執行難民和移民的指紋建檔過程中過度使用武力。有些據稱甚至遭到酷刑,包括遭毆打、電擊棒電擊與性虐待,或施以酷刑。

 

2015年9月,來自奈及利亞、迦納、塞內加爾和獅子山共和國的難民和移民,搭乘德國海軍的巡防艦,從義大利東部的奧古斯塔港上岸。© Alberto Pizzoli/AFP/Getty Images

 

新審查政策保障反減

 

試想看看,你逃離家園時,也許和親友都失散了,接著踏上一段危險又艱辛的旅程,又在利比亞這個拘禁、綁架、酷刑與性侵事件頻傳的國家待了好幾個月,終於冒著生命危險橫渡海洋,好不容易上了岸,什麼都還沒有摸清楚的你,卻隨即被要求做出將會影響一生的決定。

 

這就是抵達義大利的難民和移民所面臨的處境。他們才剛下船,就立刻面臨審查程序。當中有許多人懼怕警察,有的人甚至還未從驚嚇中恢復,或身體極度虛弱,加上他們所接收到的庇護程序相關資訊也十分有限。

「我當時哭個不停,連我們怎麼到這裡的都不知道……因為看到好多警察,我覺得很害怕。他們詢問我的姓名、國籍等,但我當時連父母的名字都說不出來……」──29歲,奈及利亞人,雅達(Ada)

 

2015年2月,蘭佩杜薩島臨時安置中心的大門© Alberto Pizzoli/AFP/Getty Images

 

不惜驅逐出境

 

不完善的審查制度,導致有些人被列為「非法移民(irregular migrants)」,即使他們可能有權尋求庇護,依然會被下驅逐令。

 

在歐盟的變相鼓勵下,義大利也開始與第三世界國家達成愈來愈多的雙邊協議,允許難民回到可能會遭受人權侵害的地方。

 

2016年8月,義大利和蘇丹警方簽署了新協議,加深兩國間移民流動和邊界相關的合作關係,此協議中包括遣返蘇丹籍非法移民。

 

雖然這項協議並不允許遣返已經在義大利申請庇護的難民,但所需的識別過程太簡化,以至於可能導致還沒有申請義大利庇護的難民被快速移轉到蘇丹,其人權也隨時可能受到嚴重侵犯,因此必須立刻廢除這項協議。

 

 

終止對難民和移民的虐待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義大利當局,確保難民和移民在指紋建檔及其他相關程序中,不會受到執法警員的過度武力使用、酷刑及其他虐待,或是恣意拘留。

 

我們也要求當局在尋求庇護者抵達時不要立即進行審查程序,而是先提供必要協助、資訊和諮詢。

 

任何驅逐的決定應建立在公平且透明化的審查過程以及個案評估之上。任何可能面臨嚴重人權侵害者,都不得遣送回國。

 

熱點方案只增加了接觸難民前線國家的負擔,這樣的方案也侵犯了人權。對此,義大利當局負有直接責任,而歐盟領袖則應負起政治責任。

 

歐洲各國必須分攤保護難民的責任,不應該轉嫁負擔到義大利等等願意接收難民的國家身上。歐洲機構和政府應致力促進和保護人權,而非侵害人權。

「義大利警方抓住我們並帶我們到喀土穆機場,在那裡我們被一一訊問……現在我很怕維安人員會隨時找上我。」──23歲,達沃人,雅庫柏(Yaqoub)

 

※本文摘自國際特赦組織全球通訊W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1-3月刊,全刊可於線上閱讀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