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壓維權律師:兩年過去了 苦難仍未停止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在推特的照片,詢問她的丈夫身在何方。© Jin Bianling

 

2015年,中國在全國各地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發動空前的打壓。在這兩年的時間裡,近250名律師與維權人士一直身陷在中國當局設置的天羅地網中,不少人仍繼續承受著痛苦煎熬。

 

金變玲自去年11月起,便再沒有聽到丈夫的音訊。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江天勇在湖南長沙探望關押中的維權律師之妻後,曾給身在美國的妻子打電話,但他並未登上回到北京的火車,而是被公安帶走了。

 

江天勇如今正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裡受苦,他的家人和律師不被允許與他見面。他已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現在正在等待是否被起訴和審訊,一旦被判有罪,江天勇可能面臨最高無期徒刑的刑罰。

 

這已經不是江天勇第一次因為維權行動而陷入困境,他曾因為代理陳光誠高智晟、法輪功學員等多起人權案件,於2009年被註銷律師執業證。之後,他雖然不斷遭到騷擾、關押及毆打,但仍一直堅持捍衛人權的工作。

 

我們採訪到了他在美國的妻子金變玲,請她談談丈夫「被失蹤」的事件、她的營救行動,以及她眼中的江天勇律師:

 

質問當局:「我的丈夫在哪裡?」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在推特的照片,詢問她的丈夫身在何方。© Jin Bianling

 

江天勇被強迫失蹤第44天的時候,我在網路上發圖片,質問長沙市公安局江天勇在哪裡。代理律師申請會見也被以案件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所以,他有沒有受到酷刑,有沒有正常吃降壓藥,身體情況如何,這些我們都不知道。

 

我一直在為他的事找朋友,瞭解案情,我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通過行為藝術,比如拍照、買花,(在網上)發圖片,來表達我對他的思念和支持。其中一張圖片上寫道:「江天勇一定要挺住,不管你遇到什麼困難。我和孩子還有父母都等你回來。」我也發起了簽名行動,希望更多的朋友、媒體和國際人士可以關注,直到他釋放為止。

 

每天晚上想到他之前被失蹤、被打斷肋骨、被酷刑的那幾次遭遇,我都特別特別擔心他這次會受到更加嚴重的酷刑,非常擔心他的身體。

 

前段時間每天晚上以淚洗面,睡不好覺,失眠,頭髮也白了很多。我也在想,他在裡面受罪,我這邊一定要把身體搞好,把孩子帶好,等他出來後,好迎接他。另外他在裡面知道我們在外面的生活,孩子帶的好,老人也健康,對他也是一個安慰吧。

 

官方媒體未審先判

 

中國政府完全不按法律手續來辦案,先強迫江天勇失蹤,然後找證據定罪,然後通過官方媒體來抹黑,所以我感覺中國的法律都不是法。江天勇是律師,律師行使律師的權利,用中國制定的法律,為弱勢群體進行辯護。他又犯了什麼法呢?

 

12月16號,包括澎湃新聞在內的十幾家官方媒體在網上公開抹黑江天勇的資訊,說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檔、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連,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而受到公安機關的扣押;20號,共青團中央微博上發佈的視頻上說江天勇是假律師,對江天勇進行污蔑,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家屬沒有收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官方就通過媒體傳播,說江天勇犯了什麼莫須有的罪名,先通過媒體審判,而不是通過中國的法律去給江天勇定罪。

 

直到23號,我們才收到關於江天勇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通知書,通知書上說他的罪名是涉嫌顛覆,我覺得這個罪名定的很隨意,你定這個罪名肯定需要證據,如果沒有證據就是莫須有的給他扣上了這個罪名。而且上面的罪名和媒體上公佈傳播的罪名完全不符合,所以我非常氣憤,就媒體侵犯江天勇名譽權發起了一系列的起訴。

 

始終堅持做律師的原則,説明有需要的人

 

江天勇曾代理過一系列的敏感案件,包括陳光誠、高智晟案件等等,對家人的影響也很大。2009年之後,他的律師證被吊銷。從2011年茉莉花事件後,我們家一直被騷擾,一出門口就要四處張望看有沒有跟蹤,經常被威脅,家裡經常被堵鎖扣,我的自行車經常莫名其妙被加上一把鎖,孩子在學校也受到了影響。江天勇也經常被國保威脅,有一次他去朝陽醫院探望陳光誠但沒有成功,左耳鼓膜被國保打穿孔。

 

經過了種種的遭遇和迫害,我也勸過江天勇,不要再做這些事情了,我們家已經被騷擾的無法正常生活了,這以後該怎麼辦。但是他覺得不行,他說雖然律師證被吊銷了,但我有法律方面的知識,你要是讓我看到不公平的事情但不讓我管,那些受冤的人你不讓我去關注,不讓我去幫助他們,那我會睡不了覺,吃不下去飯。最後沒有辦法,因為他也被限制出境了,所以2013年的時候,我感覺無可奈何了,就把孩子帶出來了,來到了美國。後來我從他的朋友那裡瞭解到他生活的點滴,他在國內生活很艱苦。他一個人在國內,他躲避國保跟蹤,為了避免被抓住,所以整天東躲西藏,居無定所,生活也很沒有規律。我感到非常非常愧疚,我帶著孩子出來了,也沒辦法去照顧他,所以失蹤這44天以來,我整天心情特別特別難受。

 

江天勇始終堅持一個原則:我是一個律師,我就是要按中國的法律,去幫助這些冤假錯案的受害者。他一直覺得這是他做律師的職責:我既然選擇做律師的行業,雖然我沒有律師證,但是如果我不給這些弱勢群體和冤案人士提供幫助的話,那麼我的良心上過不去。所以他一直要做這些事。

 

盼望江天勇和709律師儘早回到親人身旁

 

江天勇失蹤事件其實是709事件的延續,我也是709家屬一員。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媒體和國內外人士可以關注709以及江天勇事件。只要有大家的關注和聲援,員警也許不會那麼放肆地對他們施加酷刑。我最大的心願是江天勇和709律師被無罪釋放,早日回到親人旁邊,和家人團聚。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和意見為作者/受訪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國際特赦組織的官方政策或立場。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