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難民日:全球難民危機現況一覽

 
難民為了逃離轟炸、迫害和人權侵犯,冒著性命危險離開家鄉,只為了尋求安全的生活。如今,難民已經成為了我們這個時代的關鍵議題,我們應對難民危機的方式,將會形塑未來一代又一代的評價。現在正是我們捍衛人類共同價值的時刻,拒絕讓恐懼與偏見獲勝。
 
讓你的聲音被聽見,參與線上連署,告訴你的親朋好友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難民故事,呼籲各國政府找尋難民危機的永續解決方式。
 
亞洲
 
緬甸:沒有國籍的羅興亞人
 
 
在緬甸西部的若開邦省(Rakhine),僅佔全國人口2.5%的羅興亞人(Rohingya),承受持續數十年的迫害與歧視,許多人被迫離家,然而逃亡依舊無法使他們脫離險境。2015年,載有羅興亞人的擁擠船隻被人口販子遺棄在海上,據聯合國估計,該年1到6月至少370人因此喪生,數百人仍下落不明。
 
2016年底,若開邦北部發生邊防警察哨遭襲事件,緬甸政府隨即發動大規模的維安行動,並限制國際組織進入該區域進行人道救援及調查,使當地羅興亞人面臨更嚴重的人權侵害,許多受害者甚至還只是嬰幼兒。
  • 2016年10月至2017年2月,約有70,000名羅興亞人逃亡至孟加拉
  • 2012年至2016年,約168,500名羅興亞人,由不同管道逃離緬甸
 
緬北武裝衝突
 
克欽邦(Kachin)以及撣邦(Shan)北部地區,緬甸政府軍與民族武裝集團的武裝衝突即將邁入第七個年頭。自2016年11月起,由於衝突提高,政府軍針對平民的暴力事件大幅上升,其中包括多起觸犯戰爭罪的行為,同時武裝集團亦對於平民進行嚴重的侵害。當地的平民正在面對慘重的人權與人道危機,卻無法獲得任何援助。
  • 在緬北地區,約100,000人因為武裝衝突與人權侵害,而必須離開他們的家園。 
  • 2017年上半年,該地區已有65名平民因地雷或爆炸而傷亡。
 
敘利亞:數百萬人流離失所
 

©Amnesty International (Photo: Richard Burton)

 
2011年持續至今的內戰讓敘利亞平民流離失所,且隨時處於死亡的危險。數百萬敘利亞人離鄉背井,大多數只能留在土耳其、黎巴嫩、約旦、伊拉克或埃及等收容難民能力薄弱的國家,艱困且危險的環境迫使他們孤注一擲:冒險前往歐洲或是回到戰亂頻仍的家鄉。
  • 敘利亞境內約6,300,000人流離失所
  • 截至2017年6月1日,向聯合國難民署(UNHCR)註冊的敘利亞難民共5,057,986人
 
大洋洲
澳洲:將難民外包至諾魯 實施秘密殘酷待遇
 
「我活得好累了。」一名15歲的女孩說,她已經兩次自殺未遂。
大約1,200名於澳洲尋求庇護的男女與兒童遭強制轉移至偏僻的太平洋島國諾魯共和國(Nauru),在那裡,成人或孩童都被迫生活在惡劣的環境中,甚至在暴力或性侵害的陰影下,承受身心折磨。澳洲政府的種種虐待,只為了嚇阻其他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前往。
 
代表國際特赦組織於諾魯島進行調查的資深研究主任Anna Neistat表示:「澳洲流放這些乘船至澳洲尋求庇護者的政策十分殘酷。世界上很少有國家為了嚇阻其他尋求保護和自由的人們前來而做到這種地步。」
  • 諾魯共和國總面積21平方公里,缺乏可耕地、飲水與醫療等資源
  • 澳洲政府已違反1951年《難民公約》,而澳洲為該公約簽署國
 
 
歐洲
歐盟-土耳其協議向難民關上大門
 
 
去年3月簽訂的歐土協議(EU-Turkey deal)實施後,在希臘的所有難民和移民被自動移置難民中心,他們因此被迫在人滿為患的難民營中過上數月、甚至更久的惡劣生活:沒有熱水、衛生惡劣、食物短缺,遑論像樣的醫療照護。同時,有些難民在未有尋求庇護的機會,或來不及對自身遣返提出上訴等情況下,遭草率遣返土耳其。
  • 去年年底,12,000名難民與尋求庇護者被困在希臘島嶼上,過度擁擠、不衛生且危險的中途收容所。 
  • 目前,土耳其已有超過3,200,000名難民,並持續增加。
 
非洲
 
肯亞:世界最大難民營
 
 
建立於1991年的達達阿布難民營(Dadaab)是世界規模最大的難民營,主要收容逃離索馬利亞戰亂的難民。在資源缺乏與治安不良的環境之下,有些難民家庭已經在此生活超過20年,仍無法融入當地,也得不到第三國安置。
  • 目前達達阿布難民營居住246,551名難民
  • 在2017年,已有24,221名難民被協助自願返回動蕩不安的索馬利亞
 
利比亞:冒死橫渡地中海
 
 
數十萬名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難民和移民,為了逃離戰爭、迫害或極度貧窮而來到利比亞,懷抱著在歐洲安定下來的希望。然而在難民偷渡前往和通過利比亞的路上,絕大多數遭遇到人口販運、性暴力、謀殺、刑求、以及宗教迫害等駭人的侵犯事件。
  • 目前約有100,000名難民與尋求庇護者於利比亞境內。
  • 2016年,約162,000人從利比亞由海路抵達義大利。
 
烏干達:缺乏國際資源協助 政府束手無策
 
 
為逃離南蘇丹的慘烈衝突,平均每日超過1,000名難民進入烏干達尋求人身安全,烏干達政府則以進步的難民政策予以因應。但在有限的資源之下,國際社會卻未提供足夠的支援,包括生存必須物資與醫療照護,以協助烏干達處理危機。
  • 目前烏干達境內難民已超過900,000人,其中超過64%為18歲以下的孩童。
  • 在2017年4月,平均每天有2,800人從南蘇丹跨越邊界進入烏干達。
 
美洲
中美洲北三角:難民悲歌
 
 
在中美洲北三角(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和瓜地馬拉等地區)由於嚴重的幫派暴力問題,以及政府的消極處理,人民每天面臨遭受謀殺、恐嚇、強迫招募及性暴力的恐懼。每年有數十萬人為保全性命,被迫步上充滿危機的路途,逃離家鄉,例如墨西哥或美國尋求庇護。然而,在美、墨政府的政策之下,大多數的人被視為經濟移民而無法得到庇護,迎接他們的是驅離、拘留與遣返。
在川普上任後,新的邊界政策使尋求庇護者處境更加嚴峻,他們必須藉由人蛇集團,通過更危險的區域,此舉大幅增高了尋求庇護者的死亡風險。
  • 尋求庇護者人數,由2010年的8,052人,成長至2015年的56,097人,增加幅度高達597%
  • 2011年,於逃離途中,在墨西哥遭到綁架的案件共有11,333件
  • 2016年,被墨西哥政府以非法移民名義遣返的147,370人當中,97%來自中美洲北三角區域
  • 2016年,40,542名逃離中美洲北三角區域的孩童,遭墨西哥政府拘留
  • 自2011年以來,在美國境內尋求庇護的墨西哥人高達10,000人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