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WIRE】瞭解彩虹社群中的雙性人族群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凱蒂攝於2016年10月倫敦
 
許多人都比較熟悉彩虹社群中的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和跨性別族群,那麼雙性人呢?多數人都無法清楚說明雙性人所面臨的問題。就讓雙性人運動領袖凱蒂(Kitty Anderson)來為我們說明。
 
雙性人是什麼意思?
 
所有性徵不屬於典型男性或女性者可以被歸類成雙性人。這包括生殖器、生殖系統和性染色體等主要性徵,以及青春期之後較為明顯的第二性徵。雙性人主要是跟生理表徵有關,而非性別認同或是性取向。
 
你何時發現自己是雙性人?
 
我13歲發現時驚慌不已。雙性人可說是背負著各種祕密與汙名,而也沒有人跟我提過自己是雙性人的事。但當我一個同樣是雙性人的表親在2年後出生時,我的家族並沒有隱瞞這件事,對我們所有人也產生了療癒效果。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克服那種「我不該提起這件事」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會影響你的社交生活。當聊到月經或生小孩的話題時,我只會點頭然後應和,因為這是人們所期待的。但我其實並不想這樣做。
 
我第一次開始談論自己身為雙性人的時候是去澳洲交換學生時,我跟自己說:「我在另一個國家,我可以試試看。」所以當我遇到新朋友時,我讓雙性人成為自我認同的一部分,而我沒有遇到任何麻煩或問題,一些人會說一些奇怪或不適當的話,但那樣的情況並不是大多數。
 

19歲時我回到故鄉冰島,便開始討論這個話題。不是說我跑來跑去然後到處大吼:「嘿,我是雙性人!」但我來到一個階段,我可以談論這個話題而且感覺不錯。現在這就只是我的一部分,有時候會出現在談話中,因為我不再刻意避開這個話題。一直以來雙性人都躲在暗處未被注意,許多人因此錯過機會認識其他的雙性人族人,讓建立社群十分不容易。

 
雙性人面臨什麼樣的人權議題呢?
 
為了「正常化」雙性人,使他們符合男性或女性的傳統模樣,有些非常年幼的兒童,多半在還不能替自己發聲以前,就被以外在或社會的觀點為由,施以醫療介入,即外生殖器被改變成符合標準的模樣。這些手術包括移除陰蒂,將充滿神經末梢的部分移除,讓陰蒂外觀上變小;或移除內部性腺(卵巢或睪丸),另外還有建立新的陰道手術或將陰莖外表正常化的手術。
 
這些侵入性且改變生命的手術常常在孩子甚至無法發表意見時完成。
 
一般醫療介入都是在父母同意的情況下進行,不過父母所接收到的資訊多半可議,而且這種治療可能會帶來長期的健康損害。這種重大決定,關乎自己的身體,因此兒童應該要有權自己做主。
你認為男/女兩分法是否對雙性人族群持續造成挑戰?
 
是,沒錯!強化性別兩分代表很多人在社會性別與生理性別上嚴格劃分界線。我們被告知只有兩種性別,而且對男生和女生有不同的期待,還有這種嚴格分類或認為某些人因為無法符合分類就是有問題的想法。我們仍然在一個期待性別兩分且將這種期待強迫實現在孩子身體上,而許多雙性人孩童在很小的時候就遭到用霸道的方法轉變生理外觀。
你希望能看到什麼改變呢?
 
我希望能終結所有以外在或社會觀點為立基而對兒童進行的非必要醫療介入;希望能透過教育,正視並克服雙性人背負的汙名;希望父母能給予更多心理上的支持,雙性兒才不會覺得自己被孤立。問題並不在於雙性兒本身,而是在於社會期待他們能夠符合大眾標準,雙性人運動雖然已有些進展,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我們正在朝正確的方向前進嗎?
到目前為止已有一些正面的發展。2015年馬爾他宣布,禁止基於社會理由對雙性兒進行手術(由於這項法令是於4月1日宣布,一開始還讓人隱約懷疑這是一則愚人節笑話!)。哥倫比亞也建立了一套制度,讓這類手術必須通過法院系統核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及兒童權利委員會也向數個國家提出建議,停止對雙性兒進行非醫療必要的手術。
然而我們仍有許多進步空間。若我們不提升大眾對這個議題的意識,目前的一貫作法便會繼續下去。
歷史顯示,人們的興趣主要在於研發出更精進的技術以執行這種手術,而非保護兒童權利及他們的身體自主權與健全。對害怕為自己發言的人來說,在看見社會觀感改變、態度轉趨支持之前,勇敢發聲、參與各種亟需他們加入的運動實在非常困難。
 
瞭解更多詳見更完整的文章:http://bit.ly/2fqYKF3
 
 
Warning!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