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兩年過去,南非的仇恨犯罪案件依然沉冤未明

此誌Noxolo Nogwaza,兩個孩子的母親,在2011年4月遭強暴並亂刀刺殺至死,享年24歲。©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地上遍布沙塵與垃圾。貨車狹窄的道路上緩緩穿梭,抵達一家門庭若市的五金行。這家五金行位於瓜提馬(KwaThema),一個鄰近約翰尼斯堡的小鎮。
 
幾公尺外有條乾涸的壕溝,兩年前的今天,Noxolo Nogwaza的屍體就在這裡被發現。
 
Noxolo 24歲,育有二子。她在2011年4月被強暴、毆打並亂刀刺殺至死。她的「罪名」,是身為一名同性戀者。
 
令人遺憾地,在南非,針對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者及雙性人(LGBTI)的仇恨犯罪並非罕見。
 
在2012年5月至9月期間,至少有7名LGBTI人士在南非國內各省慘遭殺害。
 
今天,人們為了Noxolo而群聚一堂,以紀念她及其他三位近年來在瓜提馬死於仇恨犯罪的LGBTI人士。
 
他們歌唱、禱告,並哀悼。
 
很多人帶著「停止攻擊女同志」與「尊重性傾向」的標語。五彩分明的氣球在微風中飄升,上面寫滿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特赦組織成員的訊息。
 
為了紀念Noxolo而起立發言的人一個接著一個;他們敦促寬容、鼓勵在場眾人保持勇敢,並訴求他們應得的權利與尊重。
 
「我是個驕傲的南非女同志,這裡是我的歸屬。」一位年輕女人的發言得到熱烈的掌聲與歡呼。縱然語調嚴肅,所有與會人士——大部分是年輕的LGBTI族群——仍然驕傲,無所畏懼。
 
Noxolo的祖母與阿姨坐著,默默傾聽。他們的哀傷顯而易見。已經兩年過去,Noxolo的案件依然沒有絲毫進展。
 
上週地方治安法院進行了一場非正式的調查。治安法官同意有人應該為Noxolo的命案負責,然後案件被擱置、等待後續調查,如此周而復始。一個年輕女人告訴我們:「警察讓我們失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一直待在這裡。」
 
這個紀念活動由伊庫爾胡蘭尼同志驕傲組織委員會(Ekurhuleni Pride Organising Committee,EPOC)」所舉辦,Noxolo生前也是委員會的一員。自她過世後,委員會始終奮鬥不懈,只為還給Noxolo一個公道。EPOC主席Ntsupe Mohapi在她的演說中,鼓吹瓜提馬當地社群一起協助案件調查。Noxolo的慘叫響徹深夜——一定有人看到,或知道些什麼。
 
隨著活動接近尾聲,人們點起蠟燭,紀念那些因歧視或仇恨而喪命的靈魂——他們所做的不過是身為他們自己,卻因此失去生命。人們也緬懷所有死於愛滋的亡者。
 
在世界的另一端,法國與美國的國際特赦組織成員們也舉行了守夜活動。不僅這兩個地方,來自奈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南非、英國、比利時、西班牙及奧地利的應援紛湧而至。他們打破地理藩籬、並肩而立,譴責所有針對個人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仇恨或暴力行為。
 
自從2012年5月以來,國際特赦組織已寄了無數封信件至南非當局,要求他們妥善調查Noxolo的謀殺案,並確實推行針對仇恨犯罪的法案。
 
人群已散去。
 
綁在樹叢上的氣球,成為這位喪命於此的母親、孫女、朋友、足球隊員、運動人士唯一的誌念。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