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難民與移民逃離於利比亞遭遇的性暴力、性虐待及性剝削

 

 

國際特赦組織在利比亞收集許多遭到性暴力、謀殺、酷刑與宗教迫害的恐怖證詞,揭露了抵達、通過利比亞的人口走私路線上種種令人震驚的虐待情形。

 

在Puglia和Sicily的接待中心,國際特赦組織至少訪談了90名難民與移民,過去幾個月以來他們從利比亞橫越地中海至南義大利時,遭到偷渡、走私份子、犯罪集團與武裝團體虐待。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與北非計畫臨時副主任Magdalena Mughrabi表示:「從被綁架、地下監禁數月並遭武裝團體成員性虐待,到被走私販、人口販子或犯罪幫派毆打、剝削、槍擊──難民與移民詳細地描述了他們在利比亞被迫經歷的悲慘遭遇。」

 

「他們的經驗描繪了一幅可怕的景象,也就是來到歐洲的他們是多麼絕望迫切地要逃離利比亞。」

 

數十萬的難民和移民大部分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他們為了逃離戰爭、迫害或極度貧窮而來到利比亞,懷抱著在歐洲安定下來的希望。國際移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簡稱IOM)估計目前利比亞有逾264,000名移民和難民。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利比亞有大約37,500名已註冊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其中一半為敘利亞人。

 

Magdalena Mughrabi表示:「任何在利比亞尋求保護的人都不應面臨遭綁架、酷刑與強暴的險境。國際社群應該盡力確保難民無需以利比亞作為逃難的第一站。歐盟以及全世界各國政府應該大幅增加安置與人道主義簽證的名額,給予在那些先逃到鄰近國家卻依然面臨嚴酷難關與沒有多少期望的脆弱難民。」

 

聯合國支持的利比亞臨時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在國內幾個地區仍持續戰事,包括Benghazi、Derna和Sirte。

 

「利比亞當局必續採取緊急行動以恢復法治,並保護難民和移民的權利。國際支持的利比亞臨時政府已承諾尊重並維護人權,他們有義務負起責任,為這些令人髮指的罪行究責。」

 

在缺乏法治與暴力繼續肆虐利比亞的同時,有利可圖的走私販沿著從南利比亞至通往歐洲的北部地中海海岸線建立商業據點。國際特赦組織的訪談者中至少20人表示,曾在利比亞海岸警衛隊以及利比亞國內的移民拘留中心遭到虐待。

 

國際特赦組織訪談的難民和移民表示自己在逃難的每個階段都遭到虐待,從他們來到利比亞開始一直到抵達北部海岸。有些人已居住利比亞數年,但由於當地幫派、警察和武裝組織的騷擾與虐待,他們仍想逃離利比亞。

 

國際特赦組織2015年的報告《利比亞的殘酷現實》紀錄了走私販與人口販子和武裝團體在利比亞的暴行。最新的證詞顯示一年之後,難民和移民仍繼續遭受令人驚駭的虐待。

 

逃難上的恐怖遭遇

 

國際特赦組織的訪談者大多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他們一入境利比亞就被走私販抓住或賣給幫派。有些人表示自己遭毆打、強暴、虐待或被擄獲他們的人剝削,有些人目擊走私販開槍射殺其他人,有些人看到人們因生病或遭到不人道待遇後被丟下等死。

 

一名18歲的索馬利亞青年Ahmed講述自己在2015年11月穿越蘇丹沙漠抵達利比亞的艱鉅旅程:「一旦你到達利比亞,他們會開始打你,那才是掙扎的開始。」他說走私販拒絕給他們飲用水當作懲罰,甚至在他們為同行的一群口渴的敘利亞人乞求水喝時,向他們開槍。

 

「第一名敘利亞人死了,他很年輕,也許只有21歲。在他死後,他們給我們水喝,但是另一名敘利亞人也死了……他只有19歲。」Ahmed補充,走私販不但侵占了死者的遺物,還不准許他們將死者下葬。

 

24歲的厄利垂亞青年Paolos經過蘇丹和查德,並在2016年4月抵達利比亞。他講述了當他們穿越利比亞邊界前往南方的Sabha鎮時,走私販如何將一名身障的男性拋棄在沙漠之中。

 

Paolos說:「我們看見他們把一個男人從卡車丟到沙漠裡。他還活著。是一名身障人士。」

 

武裝團體性侵犯與宗教迫害

 

近年來強大的武裝團體崛起,其中有些誓言擁戴自稱為伊斯蘭國(IS)的武裝團體,並力圖執行在他們詮釋下的伊斯蘭法,如此使得外國人(特別是基督徒)面臨侵犯和戰爭罪等危險的可能性提高。國際特赦組織訪談了一些人,他們表示曾遭伊斯蘭國綁架數個月。

 

21歲的厄利垂亞女性Amal說,2015年7月,當他們前往利比亞首都Tripoli時,和自己同行的71人在Benghazi市附近遭到一支他們相信是伊斯蘭國的武裝團體綁架。

 

Amal說:「他們問人口販子為什麼他要幫助基督徒。人口販子假裝不知道我們是基督徒,所以他們就放人口販子走了,接著把我們分成基督徒和穆斯林;男人和女人。他們把基督徒帶到Tripoli,關在地下──整整9個月不見天日。我們一共是11名來自厄利垂亞的女性。」

 

「有時我們一連3天沒東西吃,有時他們會讓我們一天吃一餐,也就是半塊麵包。」

 

她也描述她們如何被施壓改信伊斯蘭教,當她們拒絕時,就會遭軟管或棍棒毆打。

 

「他們偶爾會用槍嚇唬我們,或威脅要用刀把我們殺死。」

 

當她們終於屈服並同意改信伊斯蘭教,她稱就會遭到性暴力。那些男人將她們視作自己的「妻子」,並待她們如性奴。她說,在她被指定嫁給某個強暴自己的男人之前,就已經被幾個不同的男人強暴。

 

另一個案例中,28歲的衣索比亞青年Adam和妻子住在Benghazi,2015年時他由於信奉基督教遭到伊斯蘭國綁架。

 

他說:「他們把我關在一所監獄裡一個半月。我告訴其中一個人我已經有家室了,他對我感到同情,於是幫助我背誦古蘭經好讓他們放我走……他們殺了很多人。」經歷7個月的囚禁後,Adam終於逃跑成功。

 

伊斯蘭國聲稱自己犯下2015年2月及3月的3起屠殺事件,總共殺害了49名科普特人(Copts,埃及的基督徒,是埃及少數民族之一)。

 

Magdalena Mughrabi表示:「法律不彰以及敵對的武裝和民兵團體激增,增加難民和移民在利比亞所面臨的危機。利比亞臨時政府必須阻止該國軍隊和同盟民兵施虐,必且確保沒有人繼續犯下嚴重人權侵犯──包括可能構成戰爭罪的行為而免責,包括武裝團體成員在內。」

 

「國際社會也必須支持國際刑事法院調查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其對利比亞依然握有仲裁權。衝突中的各方應該與國際刑事法院合作,協助調查。」

 

除了面臨武裝團體持續的威脅外,利比亞的外國人同樣面臨普遍的種族歧視和仇外,利比亞大眾仍對他們懷有敵意。許多受訪的難民與移民表示自己受到肢體攻擊、刀槍威脅,或在槍口下財物遭到洗劫,或在街頭遭幫派毆打。

 

拯救海上的生命

 

6月28日歐洲理事會簽署決定延長「索菲亞行動」(Operation Sophia)一年,這是一項位於地中海中心的海軍行動,主要功能為對付人口販子,除此之外,亦會訓練利比亞海岸警衛隊,共享情報,並監控利比亞武器禁運的實施狀況。

 

Magdalena Mughrabi表示:「歐盟不該把注意力放在驅逐、防堵移民和難民上,而應該為困在利比亞的他們尋找安全並合法路線,以到達一個安全的地方。首要之務應是拯救性命,意思是將足夠的資源部署於正確的地方,避免更多的悲劇再發生。」

 

「歐盟應處理人口販子的種種侵犯行為,也該避免將人們困在一個他們的性命和權利面臨顯見危機的國家。」

 

背景

 

根據國際移民組織,大部分住在利比亞的外國人來自尼日、埃及、查德、迦納和蘇丹。穿越利比亞然後坐船橫渡至義大利的人,大部分來自厄利垂亞、奈及利亞、甘比亞、索馬利亞和科特迪瓦。從西非進入利比亞的主要轉運點是位於利比亞西南部的城市Sabha。從索馬利亞、厄利垂亞和衣索比亞取道蘇丹入境利比亞的人,首先會經過利比亞東南部的城市Kufra,然後抵達位於東北部的Ajdabiya。大部分前往歐洲的船是從利比亞西北部出發。啟程前,外國人會被關在屋舍或農場裡等待,直到聚集更多人一起上路。

 

國際特赦組織紀錄許多難民和移民在利比亞受到的人權侵犯,其中有些已經構成人口販運。販賣人口不僅侵犯人權,在各國刑法中亦多屬刑事罪。人口販運包括藉由威脅、暴力強迫轉移人,例如綁架、詐欺或誘導。國際人權法規範使人口販運網崩解、起訴罪行,並將加害者繩之以法的義務。相較之下,走私人口並不涉及強迫轉移對方,而是在雙方同意之下進行的。因此儘管走私人口可能涉及觸犯刑法,這項行為本身並未侵犯人權。

 

加入總部連署(英文),為難民權利發聲:https://www.amnesty.org/en/latest/news/2016/07/refugees-and-migrants-fleeing-sexual-violence-abuse-and-exploitation-in-libya/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