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國維權律師鎮壓一周年大事記

 

中國鎮壓維權律師一周年:大事記

 

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自2015年7月9日起在全國各地大規模逮捕至今已屆一年

一共 248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遭警察訊問、拘留或起訴。我們回顧幾起關鍵事件,自去年七月的鎮壓,到國際社會對中國掃蕩幅度之大的反應,與隨後一些人稍後被釋放的狀況,以及過去一年間拘留和逮捕的過程。

 

201579

「事實不容顛倒,真相豈容掩蓋!」—中國維權律師王宇,於2015年7月9日凌晨失蹤

著名維權律師王宇於凌晨發出一封充滿恐慌的手機簡訊給好友後失蹤。消息指出,她的網路和電力皆被切斷,有人試圖闖入她家。她的丈夫包龍軍及其16歲的兒子包卓軒亦下落不明。王宇在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工作,該律師事務所,處理許多敏感的人權相關案件。

 

一群1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簽署聯合聲明,譴責該起強迫失蹤案件。

 

2015年 7 月 10日

全國各地的國安人員開始拘留、訊問將近數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包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14名員工。

 

2015年7月11日

廣州知名律師隋牧青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遭指定秘密居所監視居住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刑事重罪,可能獲判15年刑期。

 

2015 7 12 

人民日報 (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報紙)描述此次鎮壓為摧毀「重大犯罪團伙」的行動。

 

2015年8月7日

中國當局通知王宇的律師,告知王宇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押在不明地點。

 

2015914日、9月26

為了抗議另一名行動者吳淦遭到監禁,行動者王芳與尹旭安在網路上張貼自己穿著T恤與吳淦照片的合影,隨後兩人即遭以尋釁滋事罪逮捕。尋釁滋事罪是一項廣泛的罪名,主要被用來鎮壓批評的聲浪。

 

2015106

王宇正值青少年的兒子包卓軒試圖飛離中國去國外留學,卻在中緬邊界一座小城勐拉與另外兩名維權人士幸清賢、唐志順一齊遭穿著制服的官員逮捕帶回。

 

2015129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表達對於中國政府鎮壓維權律師與維權人士的關切,稱這樣的壓迫「前所未見」。

 

201618日及9

共13名律師與維權人士以國家安全為由遭正式逮捕,而其中幾人先前就已遭到拘留。

 

2016110

著名律師隋牧青獲釋,他是被逮捕的律師中第一名獲准釋出獄者。

 

2016216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Zeid Ra’ad Al Hussein)提出對中國的關切,他表示中國政府逮捕及威嚇律師與批評者出現「令人擔心的模式」。

 

2016310

12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聯合聲明,關切中國境內因不斷鎮壓而逐漸惡化之人權處境。他們更強調其中許多當事人被阻斷與律師的聯繫,且不被允許和家人見面。

 

20164

律師助理高月與李姝云律師獲准保釋出獄。

 

201654

維權人士幸清賢與唐志順因為幫助王宇之子包卓軒「違法跨越邊境」遭逮捕。他們可能因此面臨7年牢獄之災。

 

2016624日之後

共18名維權律師與維權人士仍處於拘留與逮捕的狀態下。

 

註:以上所有數據皆符合國際特赦組織所知資訊。然而驗證有其難度,不一定每一份皆為最新資料。關於鎮壓行動的最新消息,請查閱:https://www.amnesty.org/en/press-releases/2015/08/china-list-of-lawyers-and-activists-targeted/.

 

誰是中國維權律師?

中國發動大規模的打壓行動,官方媒體將這些遭拘捕的維權律師與行動者稱作是「重大犯罪團伙」和尋釁滋事者,並抹黑他們的人格。許多人被指控試圖顛覆國家政權。然而,對他們的朋友和家人而言,這群人也是為人父母和子女,挺身而出涉險處理當局指控的人權案件。國際特赦組織將介紹其中幾位律師與行動者,希望人們認識他們,並了解他們的故事與投身的人權工作。

  • 王宇與丈夫包龍軍,夫妻,育有一子

「她是勇敢、正直、無私的維權律師!」—王全平律師談王宇

王宇是中國著名的維權律師,熟人形容她「英勇無畏」,她的動機源自於對社會不公正的親身體驗。

 

2008年,王宇在中國北部省份天津拿站台票要進站時,遭到檢票員攻擊。她向員警投訴但隨即被判兩年半的刑期。監禁期間,她目睹罪犯受到虐待與酷刑。這促使王宇一頭栽進捍衛人權的漫長生涯中,處理中國當局認為「棘手」的重大人權案件,包跨為眾所皆知的維吾爾學者伊利哈木·土赫堤(Ilham Tohti進行辯護,並代理曹順利案。曹順利是人權捍衛者,拘留期間因未能獲得妥善醫療照顧而死於獄中。

 

維權人士包龍軍,是王宇的丈夫,為確保王宇在監禁期間的安危投身維權運動。王宇在2011年獲釋後,夫妻兩人持續為中國最棘手的案件打官司。

 

之後兩人因涉嫌國家安全相關罪名遭到拘留。雙方皆無法尋求律師或與家人聯繫的管道。

 

王全璋,已婚,育有一子

 

「 你們的隨意一個決定,帶給一個家庭的是巨大的災難,而我們卻要為之付出沉重的代價。這半年,我們依照各種法律途徑尋求救濟,毫無結果。你們制造冤案易如反掌,我們依法維權猶如登天。」—李文足,王全璋之妻

 

王全璋律師和王宇一樣,均隸屬於北京鋒銳事務所,為多起中國棘手的人權案件進行辯護,包括法輪功的信眾,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與限制。他還為新公民運動的參與人辯論,這項活動是由基層百姓組織而成的鬆散網絡,在2014年初遭當局迫害。

 

由於為這些「燙手山芋」辯護,王全璋數度遭到恐嚇,包括為法輪功信徒辯護時被逐出法庭,以及遭警方毆打。

 

去年7月10日,王全璋在當局圍捕北京鋒銳事務所時遭到逮捕。他被移送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後,隨即在今年1月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如同王宇和包龍軍,王全璋在拘留期間無法獲得律師協助或與家人聯繫的管道。

 

李和平,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他不是偉人,他是個凡人。他做了什麽?他在整個中國司法體系習慣拿平民老百姓的性命在法庭上下做交易的時候,選擇了說『不』!」—王峭嶺,李和平之妻

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合夥律師李和平,接下了那些敏感且眾多人不願意在中國大陸觸及的案件,就像許多遭到中國打壓的律師們所做的一樣。這些案件中,包含了他為基督徒、法輪功信眾、知名異議人士兼人權律師高智晟和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所進行的辯護。

 

由於他在人權領域的躬耕,使得他已受到美國國會撥款資助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以及歐洲律師公會的肯定。他同樣在去年廣泛的掃蕩(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之中遭逮捕。於7月10日被抓走後,移送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並於今年1月8日遭到正式逮捕。在他被捕的一個月後,李和平的辯護律師們被告知,李和平已對他們解除委託,儘管辯護律師仍無法親自與他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

                                                                                                       

趙威,已婚(已於2016年7月7日交保)

「她又沒有軍隊,她又沒有呼籲暴動,是不是?最多的涉嫌言論方面的東西,那怎麼會直接就『顛覆』呢?」—任全牛,趙威辯護律師

 

現年25歲的趙威懷著幫助弱勢的渴望,在她於中國東部就讀新聞系時,便已參與了社會運動。她對人權議題上的旺盛興趣促使她畢業後進入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工作,並擔任已遭監禁律師李和平的法律助理。

 

去年7月10日她遭到中國當局帶走,同一天李和平亦被帶走,她於1月8日以「顛覆國家政權」之罪名正式遭逮捕。此後,中國當局嘗試著阻撓趙威的辯護律師執行其工作。她的律師及家人向監獄當局申請趙威在扣押期間可能受到性騷擾的調查報告,然而至今尚未得到答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