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Kerala邦賤民女性遭強制性交與謀殺,突顯仍存的種姓制度與性別暴力

 

印度一名30歲的賤民階級女性在Kerala邦的Vattolippadi遭強制性交後被殘暴地殺害,警方遭指控對這個案子沒有採取行動。印度南方的Kerala邦當局必須保證,會獨立調查警方的消極行為,此外也必須調查警方過去種種不作為,他們並未妥善處理這名女性的家人之前所提出的投訴,她們因種姓制度備受歧視、騷擾。

 

4月28日晚間,一名法律系女學生被母親發現陳屍家中,她的母親是按日計酬的散工。根據媒體報導,驗屍時發現這名女性的遺體上有38處傷口,並有遭到強制性交的痕跡,部分腸子也遭去除。儘管警方接著就登錄了此案第一份訊息報告(First Information Report,報案後建檔的第一份文件,該文件被登錄後警方才能正式進入調查程序),卻沒有給被害人家屬一份副本,即便依照印度法律規定應該如此。

 

警方逮捕了涉嫌這樁謀殺案的伐木工人,Kerala邦政府也宣布將會給予被害者家屬100,000印度盧比作為補償。

 

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女性權利計畫經理Rekha Raj表示:「不幸的是,面對攻擊賤民階級女性的暴力案件,警方普遍的漠視態度令人擔憂。在這個案件中,警方就對被害者家屬先前的報案置若罔聞。」

 

被害者的姐妹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我們之前就已經報案過,某些人一直在威脅我們,而警察卻什麼也沒有做。」

 

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取得了一份之前的報案副本,根據被害者的姊妹,她的母親在2014年5月向Aluva區的警察投訴,陳述鄰居不斷地騷擾、威脅她們一家人。報案文件中也表示當地警方對更之前的幾次投訴都置之不理。

 

為該名被害者的家屬爭取社會福利的行動者Laila Rasheed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這家人因為貧窮和賤民身分而受到社會疏離,他們甚至不被允許去鄰居的水井汲水。這對母女勇敢面對、反抗如此不公不義,卻使她們成為不受歡迎的人物。」

 

Rekha Raj表示:「賤民階級的女性常面對來自社區、甚至是警察的多重歧視。Kerala邦政府必須讓警方負起漠視賤民階級女性受暴的責任。」

 

背景資料

 

由於賤民階級與Adivasi社群受到整個社會系統性的偏見,攻擊來自這些社群的女性的罪行因此很難被有效地舉報、調查和起訴。2005年一項研究探討印度4個邦裡500件賤民階級女性所遭遇的暴力事件,發現每5名曾經遭受暴力的女性中,就有2名沒有尋求法律救濟,主要是由於對加害者的恐懼、社會加諸其身的污名、法律慣常的漠視,或相信她們根本不會獲得正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