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吉納法索】布吉納法索女英雄群像—專題攝影展

 

 

這些照片敘說著兩種故事:那些經歷恐怖與暴行後活下來的,以及那些沒能活下來的。

 

第一種故事描述我們的女英雄—那些忍受並克服暴力、強制性交、強迫早婚的女孩們—以及與她們站在同一陣線上的女人們,她們捍衛、滋養和賦權這些女孩。

 

她們的故事,充滿希望與光明。

 

第二個故事是講述一群被帶離我們的夥伴。當他們努力地為國際特赦組織全球倡議運動我的身體·我的權利策畫女英雄展,而努力拍攝、蒐集今天展示給各位的肖像照時,不幸離世。Leila Alaoui 以及Mahamadi Ouedraogo未能於2016年1月15日的恐怖攻擊中存活。這波恐攻肆虐瓦加杜古(Ouagadougou)、布吉納法索的其他地區,以及世界其他的地方,許多摯愛的人們所居住的城市。

 

失去他們令人絕望,但即便這樣的悲劇發生,我們仍然挖掘出一個充滿希望以及光亮的故事。

 

「她們常常成為受害者,有時成為勝利者,且是這場親密關係戰爭中,永遠的女英雄。」—國際特赦組織

 

她們是女英雄

 

她是充滿悲憫的詩人。Malika Ouattara,亦以「Malika La Slammeuse」這個名字為人所知,她是一名賽詩藝術家。她身兼學生與女權行動者的身分。她的音樂充滿社會意識,並傳達對女孩以及像自己一樣的年輕女性的深層關懷。Ouagadougou, 13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她負責讓人重拾笑顏。心理系畢業生Martine Kaboré在Pan Billa庇護所工作了8年,幫助那些經歷強迫婚姻、強制性交、以及非自願懷孕的倖存者。「我選擇這份職業是因為...能幫助女性、並再次找回她們的笑容,她們的希望,以及她們的自尊...這是件崇高的事。」Ouagadougou, 13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她決心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17歲時,她的家人強迫她違背自己的意願結婚,於是她逃離了布吉納法索中西部的村莊。她在中部的瓦加杜古找到一間難民庇護所,這間庇護所收容歷經強制性交、強迫早婚以及非自願懷孕的倖存者。Ouagadougou, 5 August 2015 © Sophie Garcia

 

她是溫暖美食製造家。在瓦加杜古的這間避難所中,遭逢強制性交、強迫早婚以及非自願懷孕的女孩們沈浸於舒適以及團結的氛圍中,烹調並分享自己的餐點。Ouagadougou, 8 August 2015 © Sophie Garcia

 

她的美妙生活。這名懷孕的青少女因懷孕被逐出家門,儘管如此,她仍然笑容滿面。在瓦加杜古的這間避難所中,像她一樣即將成為年輕媽媽的少女有機會放鬆,並且重溫童年時光。Ouagadougou, 8 August 2015 © Sophie Garcia

 


她即將擁抱嶄新的一切。這名遭強暴後生還的13歲女孩正於瓦加杜古的這間避難所中尋找通往新生活的道路。Ouagadougou, 5 August 2015 © Sophie Garcia

 

© Sophie Garcia/Corbis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英雌:站在最前線的優雅身影

 

統計數字發出警訊:布吉納法索的童婚比例全球排名第七,超過半數的女性在18歲前便已嫁人,其中更有10%不到15歲便結婚。有些年幼的女孩僅僅11歲便被迫踏入婚姻。布吉納法索同時是世界避孕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全國只有17%的女性實施避孕。多數出於對丈夫或是夫家的畏懼,而拒絕避孕,或是秘密避孕。

 

步入19歲之前,布吉納法索大部份女孩的結局便是踏入婚姻,其中將近一半都已生兒育女。在這個產婦死亡率躋身世界前幾名的國家,身為孩子的她們,卻已經在養育著另一個孩童。

 

 

她們也是女英雄。

她種下改變的種子。退休教師和女權行動者Bibata Ouedraogo(左)在偏遠鄉下的社區推廣對愛滋病(HIV/AIDS)、產婦健康,及其他相關議題的認知。她表示:「推廣這些知識和種植小米是一樣的過程,一開始都只是一顆種子,種子長大後便會開枝散葉。」Sissaba, 29 June 2015 © Nick Loomis

 

她是家族的支柱。當Awa Ouédraogo14歲時,她懷孕了,她被自己的家人排拒在外。不得已之下,她只好露宿街頭,並在一間收留她的商家分娩。Awa住在瓦加杜古的Pan Bila收容所幾年之後,多虧自己的水果小本生意,現在她已能獨自養家活口。Ouagadougou, 13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她利用自己的生命幫助他人。28歲的Cendrine Nama是名商人、歌手、婦女與兒童權益行動者。她創立的組織Enfants en péril(受威脅的孩子)致力於幫助街童。她表示:「我的生命應該至少對他人有所貢獻。」Ouagadougou, 12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她為獨立自主的未來奮鬥。自從Angèle Gondombo因為懷孕遭家人趕出家門之後,24歲的她和兒子已在瓦加杜古收容所住了一年。她在收容所的餐廳裡擔任服務生維生,希望有一天能經營一間自己的餐廳。Ouagadougou, 12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她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風港。2005年開始58歲的Catherine Ouedraogo一直在協調、組織Foceb (Fondation Cardinale Emile Biyenda)收容所。Foceb收容12到18歲遭強制性交、強迫早婚和非自願懷孕的女孩。Ouagadougou, 12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她透過教育賦權培力。Hortence Lougué的組織d’appui et d’eveil PUGSADA,該組織的工作內容涵蓋性別暴力、教育、以及人權運動,她和那些被迫結婚或接受割禮的年輕女孩與婦女一起工作。Ouagadougou, 13 January 2016 © Leila Alaoui

 

一線曙光

 

然而這些慘澹的照片仍透出一線曙光,有如黑暗中的蠟燭、戰場上片刻的寬恕。就是這些人──女人和女孩──的故事為這片殘酷現實橫行的土地,點亮了一片風景。

 

她們或曾忍受、逃離、目睹、抵抗這些對她們最私密的權利的踐踏,這些權利與她們的身體密切相關。

 

在這場以她們的身體為戰場的切身戰爭中,儘管往往受傷,偶爾才取得勝利,但她們一直都是女英雄。

 

她們唱歌、播種、養育子女、抵抗不公,在嚴峻的考驗後重新站起繼續向前;她們學會自保、接受教育、歡笑玩耍、勇於發聲、彼此鼓勵、懷抱夢想。最重要的是,她們堅持到底。

 

這場攝影展的目的便是捕捉這些黑暗中的點點曙光。在此我們僅代表照片中,以及更多在畫面外的女英雄們,向您們獻上誠摯的感謝。

 

立刻加入連署,呼籲布吉納法索打破阻礙避孕的高牆:https://www.amnesty.tw/petition/1902

 

女英雄攝影展背後殞落的英雄

LEILA和MAHAMADI: 為布吉納法索女英雄攝影展付出的5天
© Sophie Garcia/Corbis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1月11日 星期一 
 
兩人在瓦加杜古國際機場碰頭,他們的命運將立即且永恆地纏繞
 
她—Leila Alaoui,33歲的攝影師,當天傍晚從巴黎搭機抵達布吉納法索。接下來9天,她將在布吉納法索為那些充滿勇氣的女孩和婦女拍照,為國際特赦組織我的身體·我的權利女英雄攝影展準備。
 
他—Mahamadi Ouedraogo,42歲的司機兼導遊,到機場接Leila。接下來9天他將陪伴Leila在全國奔走,並協助拍照的工作。
 
© Private
 
他們是成功的拍照團隊,Leila充滿攝影天分和協助遭邊緣化的人們說出他們的故事。Mahamadi擁有7年與國際特赦組織合作的經驗,充分了解布吉納法索並且樂於助人、充滿關懷,讓他成為最理想的旅伴。
 
1月12日 星期二 —瓦加杜古(Ouagadougou
 
Leila和好幾名婦女約好拍照,Hortence, Catherine, Cendrine, Angèle, Martine,她們分別住在瓦加杜古的不同地方。Leila想花一些時間和每個人都談談,這樣才能在拍攝肖像時設下準確的基調。
 
Mahamadi擔心當天和他們一起上路的國際特赦組織布吉納法索工作人員—即將成為母親的Noëlie Kouraogo,她協助規劃行程並且敲定拍照時間。他向Leila表達擔憂,並且和她一起確保Noëlie被照顧到、她的舒適和不過度工作。 
 
1月13日 星期三 —瓦加杜古
 
在首都的另一天。Mahamadi去飯店接Leila,就在離Splendide飯店和Cappuccino咖啡館幾條街外。他們出發為兩名女性Awa和Malika拍照。
 
稍晚,在Cappuccino咖啡館,Leila和Noëlie聊著前幾天在伊斯坦堡發生的致命攻擊。Leila說,現在無論在哪裡都很難覺得安全。
 
1月14日 星期四—卡亞(Kaya)
 
早上6點,攝影團準準備出發,前往離瓦加杜古東北方100公里遠的城市,和一個當地婦女權益組織主席見面。但當他們抵達時,必須等上好幾個小時,因為那名主席剛失去了親人。當她終於抵達時只能抽出15分鐘。
 
1月15日 星期五 — 亞科(YAKO)-博金(TEMA BOKIN)-瓦希古亞(OUAHIGOUYA)
© Sophie Garcia/Corbis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另一天早晨,當天的行程是拜訪三名女性,分別在相隔好幾公里的地方見面。我們對於幾個小時之後即將襲來的悲劇所知甚少:Leila和Mahamadi再也不能告訴我們當天工作得如何。我們只知道,當他們回到瓦加杜古的時候,因為前面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需要好幾個小時才能修復。晚上剛過6點,他們終於抵達瓦加杜古,沒隔多久,在Cappuccino咖啡館前,Leila和Mahamadi遭槍手射殺。
 
認識Leila和Mahamadi的人,縱使只是短暫認識他們的人也表達許多愛、關懷與尊重,這顯現他們的為人。
 
我們銘記並感謝他們為我們帶來這些鼓舞人心的布吉納法索女性肖像,我們亦以英雌紀念他們。
 
我們希望Leila和Mahamadi為人所愛的特質,當他們周一晚上在瓦加杜古國際機場見面時所帶來的所有美好,將繼續在所有認識他們、愛著他們的人記憶中發光,縱使他們陪伴我們的旅程已經結束。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