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女性難民歐洲逃難中面臨攻擊、剝削以及性騷擾

 

政府以及有關當局未能提供來自敘利亞以及伊拉克的女性難民基本的保護。國際特赦組織新的研究顯示,女性難民在歐洲的逃難旅程中,面臨暴力、攻擊、剝削和性騷擾。

 

國際特赦組織上個月訪問40名自土耳其旅行至希臘,再橫跨巴爾幹半島抵達德國以及挪威的女性,所有女性皆形容在旅途中飽受威脅以及不安的感覺。許多報導指出,幾乎在所有經過的國家,她們皆遭受到生理虐待以及經濟上的剝削,被走私犯、維安人員或是其他難民觸摸或是脅迫進行性行為。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處理與應變主任Tirana Hassan表示:「於伊拉克以及敘利亞經歷戰爭的恐懼後,這些女性冒著一切危險,好讓她們以及孩子重獲安全。但是從踏上旅程那一刻起,她們便不斷地暴露在暴力以及剝削之下,只獲得極少支持或保護。」

 

在匈牙利、克羅埃西亞以及希臘過境區和難民營中,獨自一人或是只有小孩陪同旅行的女性尤其受到威脅,他們被迫與數百名男性難民睡在一起。在某些例子中,女性離開分配到的鋪位,睡在開放的沙灘上,因為他們覺得那裏比較安全。

 

同時報告指出,女性必需和男人共用同浴室和洗澡設備。一位女性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一些男性難民在德國接待中心會看著女性進入浴室,一些女性會使用極端手段,如不吃或不喝來避免使用廁所,這個讓他們感到不安的地方。

 

Tirana Hassan表示:「如果這個人權危機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展開,我們希望立刻採取實際措施保護蒙受最高受虐風險的團體,像是單身旅行的女性以及女性為首的家庭。應至少包括設立單一性別、明亮的廁所設施,和分開的安全鋪位。這些女性和他們的孩子逃離世界上一些最危險的地區,卻仍然在歐洲大陸遭受威脅,這是十分可恥的。」

 

「當政府和那些難民服務提供者開始採取措施幫助難民,他們必須把措施做到位。必須採取更多行動確保女性難民,尤其是那些有危險的人,辨別並且透過確實的特殊流程和服務來確保她們基本的權利、安全和安危。」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與7名懷孕婦女對談,她們形容了食物和基本醫療如何缺乏,以及在旅途中於邊境和過境點遭受打壓。國際特赦組織在挪威Lillestrøm訪問了一名敘利亞女性,她在與和丈夫踏上旅途時已懷有身孕,並需要為她女兒哺乳,她表示在希臘的難民營中得知自己被男人圍繞著後,便害怕得不敢睡覺,她同時形容了她好幾天都不進食的狀況。

 

數十名接受訪談的女性說他們在歐洲的過境難民營中遭到碰觸、撫摸或是蒙受不懷好意的眼神。一名二十二歲的伊拉克女性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當她在德國時,一名未穿制服的警衛表示願意提供她一些衣服,但以「單獨與他相處」作為交換。

 

Tirana Hassan說:「沒有人應該要走上這一條危險的道路,避免被走私者傷害以及剝削的最佳方法就是歐洲政府一開始就開放安全和法律的途徑。而對於那些別無選擇的人,他們橫跨歐洲的路途暴露於羞辱、不確定和不安全之下,這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其他證言

 

走私者的性剝削

 

獨自旅行的女性因為相對較為脆弱,因而成為走私者的目標。當他們缺乏經濟資源支付他們的旅程時,走私者經常嘗試強迫他們以性行為交換。

 

至少有三名女性表示走私者還有那些和走私者網絡一起工作的人騷擾他們或其他人,並要求以性作為交換,提供他們旅費折扣或是加速搭上橫跨地中海的船。

 

來自Aleppo,二十三歲的Hala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其中一名為走私者工作的敘利亞男人在土耳其的飯店跟我說,如果我陪他睡,我就不用付錢或是付的較少。我當然拒絕了,這很噁心。同樣的事情在約旦也發生在我們所有人身上。」

 

「與我從敘利亞同行的朋友在土耳其把錢用完了,走私者的助手告訴她可以與他發生性行為,來換取在船上的一個位置。她當然拒絕了,並因此無法離開土耳其,所以她就待在那裡。」

 

來自敘利亞,二十歲的Nahla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走私者當時一直騷擾我。他好幾次試著碰我,只有當我的堂表兄弟在附近時,他才不敢靠近。我非常害怕,尤其是當我們沿路上聽到無法支付走私費用的女性,以陪睡走私者來換取折扣的故事。」

 

騷擾和活在無止盡的懼怕當中

 

所有的女性皆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們在橫跨歐洲的旅途中感到害怕,單獨旅行的女性不僅被走私者鎖定為目標,同時在他們被迫要與百名單身男性睡同個屋簷下時,感到威脅。據報許多女性在希臘、匈牙利和斯洛維尼亞遭受維安人員毆打或是言語侵擾。

 

來自敘利亞二十歲的Reem,與十五歲的表堂弟一同旅行:

 

「我從來沒有機會在收容營區睡上一覺,我很害怕有人會碰我。帳篷裡頭龍蛇雜處,而且我也目睹了許多暴力事件………我在移動時感到比較安全,尤其是在公車上,那是我唯一可以闔眼睡覺的地方。在難民營中,我們容易被觸碰,但女性無法真的申訴,加上她們不想要製造麻煩打斷旅程。」

 

警察暴力和在過境營中的情況

 

據女性回報,許多骯髒的過境營中食物有限,懷孕婦女尤其缺少任何協助。女性亦回報廁所設施骯髒,許多女性因一些衛浴設備未分性別而感到不安全。例如在至少兩起女性進入浴室時遭男性注視,一些女性同時也經歷來自其他難民直接的暴力,同時也包括警察,尤其是當緊張提升在擁擠條件下和維安部隊進行干預的情況下。

 

來自敘利亞,十九歲的孕婦Rania告訴國際特赦組織關於他在匈牙利的經歷:

 

「警察將我們移動至另一個更糟的地方。那個地方充斥著牢籠,並且沒有什麼空氣進得來,我們被關起來。我們在那裡待了兩天,一天只有兩頓飯。廁所比其他的難民營更糟糕,我覺得他們是故意把廁所弄成那樣好讓我們受苦。」

 

「在我們的第二天,警察毆打了一名來自Aleppo的敘利亞女性,因為她哀求警察讓她離開…她的姐妹試圖保護她,她說英文,卻被告知如果她不閉嘴,他們會像對待她的姐妹一樣毆打她。一個類似的情形隔天發生在一名伊朗女性,因為她為她的孩子們要求額外的食物。」

 

來自敘利亞,十六歲的Maryam說:

 

「(在希臘)人們開始尖叫和大叫,因此警察攻擊我們並且用棍棒毆打每一個人。他們用棍棒毆打我的手臂。他們甚至打了年紀更小的孩子,他們毆打每一個人,甚至打頭。我因為暈眩而跌倒,人們踩在我的身上,我哭了出來,並且和母親失散。我和母親一起時遭到辱罵。我給他們看我的手臂,而一名警察看了我的手臂後笑了出來,我向他們要求醫生,他們卻要求我和母親離開。」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