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她不是罪犯—愛爾蘭法律讓她被迫身懷死胎

 

 

2016年1月為愛爾蘭通過一項充滿瑕疵的人工流產兩周年,這項法律可能危及孕婦的生命,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

 

 

露貝需要進行人工流產手術,但她住在愛爾蘭。在那裡,除非危及孕婦生命,否則一律禁止人工流產。

露貝決定不再冒生命危險。

以下是她的故事。

 

 

打從一開始,來自西班牙的露貝*就覺得不太對勁。即使醫師恭喜她懷孕了,她仍無法完全放心。

 

寶寶剛滿11週後,她便開始出血。「我去看了醫生,」她說,「醫生說他盡力了,但仍聽不見小寶寶的心跳。」

 

醫生認為露貝應該馬上接受超音波掃描檢查,因此將她送到大醫院。但實際上,經過了好幾週,她仍未接受完整的陰道超音波掃描。

 

事情一再延宕,露貝因為擔心胎兒的狀況,而在私人診所自費接受超音波掃描。當時她已經懷孕將近13週了。

 

沒有心跳,沒有生命

 

檢查結果證實她心中最深的恐懼,她說:「腹中胎兒已沒有心跳,沒有生命。」

 

即便得知超音波掃描結果,露貝仍無法接受任何清楚子宮內殘留胚胎的治療,而是被告知仍必須再做一次超音波檢查,事情再度拖延。

 

「最後他們做了陰道超音波掃描,」她回想當時情形,「我們能清楚見到胚胎,約3毫米大,已無生命跡象,我完全崩潰了。胚胎在第4或5週時就已停止生長,意思是死胎在我的子宮內已超過兩個月了。」

 

露貝感到精疲力盡,同時她也擔心這對她健康的影響。「這可能引發感染或其他的併發症,」她說,「僅僅三個月前,薩維塔(Savita Halappanavar)就是在這家醫院流產,並且被放任不管,後來死於敗血症。」

 

露貝希望移除殘留子宮內的胚胎,但醫生告訴她必須再做一次超音波掃描,以確認胚胎不再生長。

 

*露貝為化名

 

「這些人不管我的死活」

 

露貝完全不敢置信。「死去的胚胎怎麼可能還會生長?」她說:「難道他們期待奇蹟發生嗎?」

 

「醫生問我是否明白,而我回答她:『我一點也不明白。』可笑的是她告訴我,國際上的建議是胚胎若小於7毫米,就不能終止懷孕。因此我必須做兩次超音波掃描檢查。」

 

露貝指出,她已做了兩次超音波掃描檢查,卻被告知由於第一次檢查是在私人診所而非在醫院,所以他們無法承認那次的檢查結果。

 

這下露貝嚇傻了。「我慢慢地瞭解到,若發生任何併發症,這些人完全不會管我死活,正如他們對待薩維塔一樣,」她說,「我開始覺得自己不像個人,因為我並未被當作人類看待。」

 

「我慢慢地瞭解到若產生任何併發症,這些人完全不會管我死活,正如他們對待薩維塔一樣。」

圖說:露貝(化名)和其家人。她被迫身懷死胎好幾週,由於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她便在2013年離開了愛爾蘭。

 

16小時的旅程

 

露貝決定自己掌握命運,回到家鄉西班牙接受治療。然而她卻在出發前夕自然流產了。

 

「我們起程前往西班牙,旅程共計16小時,一路搭乘了汽車、飛機、火車和計程車,」她說,「我一路上都在出血,正當我們要休息睡覺時,我開始感覺到子宮在收縮。」最後露貝在當地一家醫院結束小產。

 

「這就是我的夢魘,」她說,「我那幾週以來過得生不如死。」

 

「現在我相信,婦女在愛爾蘭懷有身孕的同時就喪失了人權。那裡的醫生不懂得如何監督懷孕過程,」她說,「我現在才發現,第一次去看醫生確認懷孕地當時,也就是他恭喜我懷孕的那天,我體內的胚胎早已死亡1個月了。」

 

(摘自2015年WIRE7-9中文版,頁10-13,電子版即將上線。線上閱讀更多WIRE:https://www.facebook.com/AITW0528/app/123743911011091/

 

露貝#不是罪犯,請立即加入線上連署,要求愛爾蘭修正嚴苛的人工流產法:https://www.amnesty.tw/petition/1860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