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罪犯!呼籲愛爾蘭廢除人工流產法令!(已截止)

Submissions for this form are closed.

 

 

她懷孕了,醫生診斷胎兒無法存活,但依據愛爾蘭法律,她必須繼續懷孕至足月生產。

 

她因性侵而懷孕,懷孕使她每天都想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恐怖經歷,然而愛爾蘭法律仍迫使她繼續懷孕。

 

她需要人工流產,但並不被愛爾蘭法律允許。如果她能遠行,將被迫離開愛爾蘭進行手術,否則她若留在愛爾蘭境內試圖進行人工流產,將可能面對14年有期徒刑。

 

她並不是罪犯,她擁有人工流產的權利。

 

請採取行動加入我們的連署,告訴愛爾蘭應修正人工流產法令。

 

愛爾蘭總理閣下您好

 

愛爾蘭是世界上擁有最嚴苛人工流產法令的國家之一,這項法令以憲法為根基,認為胎兒與婦女擁有平等的生命權。

 

只有在危及婦女與女孩生命的情況下,愛爾蘭政府才允許她們進行人工流產。除此之外,人工流產是一項可判處高達14年有期徒刑的罪行。

 

醫療人員被禁止給予人工流產完整資訊,深怕被指控「推廣」或是「鼓吹」人工流產,這些將可被處以高達4,000歐元的罰款。

 

在性侵、亂倫、危害健康、嚴重及致命的胎兒先天異常情形下,愛爾蘭政府仍不允許婦女與女孩進行人工流產,這違反了她們的人權。

 

每年有將近4,000名婦女與女孩被迫離開愛爾蘭,前往其他國家進行人工流產手術,有些人因此冒著健康風險,而她們所有人都因此感到羞愧、並覺得自己像罪犯一樣。

 

親愛的愛爾蘭總理,您可以採取行動,阻止愛爾蘭對待婦女和女孩如同罪犯一般。

 

我們敦促您:

  • 廢除愛爾蘭憲法(第八修正案)第40條第3項第3款,使人工流產手術及資訊相關法規,不論在法律或施行層面皆符合人權框架。
  • 不以刑法處罰人工流產(人工流產除罪化)。
  • 廢除「2013年妊娠期間生命保護法案」,以確保婦女得以安全、合法接受人工流產的新法取而代之,至少保障婦女在性侵、亂倫、危害健康、嚴重或及致命的胎兒先天異常等情況下,可合法接受人工流產。
  • 廢除「1995年(海外中止懷孕)資訊法案」與任何相關的審查法令。

 

下面是我們訪問到一些真實的女人心聲:

「在那一刻就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法,事實上,這是個偷偷摸摸的手術,航班、相關時程,你能告訴誰?又能信任誰?想到兒童照護和飛往海外的費用,你會覺得自己像是個罪犯。我是個守法的公民,但當時卻覺得自己違法犯罪,像在走私毒品,那感覺糟透了。」

~瑟瑞(Cerys) 得知胎兒被診斷為先天異常無法存活後,前往英國進行人工流產,2014年10月。

「這真的讓我覺得自己是被社會遺棄的人,像是我們犯了大錯,然而在如此糟糕的情況下,我們已經為女兒盡心盡力了。教會將會恨我,而國家對我視而不見。」

~歐拉(Orla)陪同她15歲的女兒到英國進行人工流產。

「大約在七年前有個案例,一名曾在英國接受人工流產的婦女來到我們診所,在診所開始大量出血。我們叫了救護車,確保她被送到醫院。但當她被抬出診所時,她揮之不去的擔憂是:『請不要向警察通報我,請不要通報我。』」

~艾利森.貝佳斯(Alison Begas),都柏林健康女性(Dublin Well Woman)執行長,2014年10月。

「那段過程花了我好幾天,週五我撥了電話,他們說會回電幫我預約,接著他們隔週一回電,告訴我能否週四過去一趟。在這麼痛苦悲傷的時刻,你必須四處張羅費用、航班、兒童照護並整頓好自己,然而這明明應該是去醫院一趟那麼簡單而已。

最糟的是,當你如此痛苦時,還必須自己安排一切,你知道醫院不會幫你忙。」

~艾娃(Ava)得知胎兒被診斷為先天異常無法存活後,前往英國進行人工流產,2014年9月。

 


將問題出口到國外

 

「每個人都必須為了自己和家庭做出最好的決定,但我們必須認清正在發生的事,而不是輸出問題,鴕鳥心態地想著只要英國的醫院繼續接受我們就沒有關係,然後自欺欺人地說在愛爾蘭無法進行人工流產。」

~2014年10月,莉莉(Lily)。她得知胎兒被診斷為先天異常無法存活後,於2012年前往英國終止懷孕。

「如果你要到愛爾蘭的醫院進行終止懷孕手術,在搭車前往醫院的路上,你可能會哭腫雙眼,你可以處理所有的情緒。但當我坐在滿載乘客的飛機上、在擠滿人的機場裡,我真的無法處理當時的情緒,因為我覺得我不應該那麼做⋯我們應該要有愛爾蘭醫療體系的支持,支持我們度過這一切,但政府只將問題輸出到英國,然後關於你的一切就被忘得一乾二淨。」

~2014年12月,艾瑪(Emma Kitson),她的胎兒也被診斷為致命性的先天異常。

 

「我覺得我對每個人都很失望,尤其是這個國家。對我來說,人工流產關乎心理健康與人們術後如何應對,他們難道沒有意識到他們讓人們經歷了什麼過程嗎?我知道你永遠不會忘記經歷過流產,但背負這麼巨大又骯髒的秘密讓一切變得更糟。我為我自己、為我的女兒做出了最好的決定,因為我們如果沒有這麼做,就會產下一名根本無法存活的嬰兒;為了讓政府感覺良好,認為愛爾蘭沒有人工流產,而延後痛失幼子的過程。

~2014年9月,艾娃(Ava),她得知胎兒無法存活後即前往英國進行人工流產。

 

 

更多愛爾蘭女性真實的遭遇請見:【愛爾蘭】她不是罪犯:人工流產六大真相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