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寫信馬拉松】全球最大人權盛會聚焦人權侵害事件

國際特赦組織於今日展開全球最大的人權盛事,並指出人民出言反抗國家領導者被追訴或處罰的風險與日俱增。
 
12月4日至17日是寫信馬拉松年度盛會,成千上萬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者與社運人士將透過寄信、電子郵件、簡訊、傳真和推特等方式,呼籲各國釋放因和平抗爭入獄的運動者、支持酷刑受害者、以及關注其他人權侵害事件。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說:「我們的活動將落實振奮、團結且有效的行動主義,使各行各業的人連結在一起。」
 
「當成千上萬人同時支持一名人權捍衛者時,影響力是很龐大的。這樣的支持將帶給人權捍衛者堅持下去的力量,並向壓迫者傳達了他們無法隱蔽罪行的訊息,全世界都在看他們下一步如何行動。當局收到的每一封信、電子郵件和請願連署,都將削弱人權侵犯者的勢力,對貌似無堅不摧的盔甲施與一次又一次的重擊。
 
2014年是寫信馬拉松締造紀錄的一年,來自200多個國家及地區、成千上萬人共寄出3,245,565封訊息,向12名遭受人權侵害的個人與團體表示支持並訴求行動。自從活動發起拉伊夫‧巴達威(Raif Badawi)的個案救援後,已有超過一百萬封訊息聲援這名受監禁的沙烏地阿拉伯部落客。
 
團結倡議行動令囚犯獲釋與赦免
 
一年一度的寫信馬拉松於2015年5月28日斬獲重大勝利,當天尼日河三角洲州長Emmanuel Uduaghan在收到來自800,000位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請求赦免酷刑倖存者摩西斯(Moses Akatugba)的呼籲後,赦免並釋放了摩西斯。摩西斯遭控武裝強盜三支手機等財物而遭判處死刑,然而他表示從未犯下此一罪行,判決係依據刑求逼供的「自白」。
 
「我被逮捕、遭酷刑折磨與監禁時,年僅16歲。我被判了死刑。」摩西斯在一封寫給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的信裡這麼說。「如果沒有上千封支持我的案子的信,我可能永遠無法重獲自由。」
 
2013年寫信馬拉松令3名良心犯獲釋:柬埔寨居住權運動者Yorm Bopha、緬甸社群領袖敦昂醫師(Dr Tun Aung)、以及俄羅斯的和平示威者Vladimir Akimenkov。各政府當局收到了成千上萬來自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的信和請願書。
 
言論自由面臨威脅
 
2015年寫信馬拉松敘述了言論自由面臨與日俱增的壓迫,呼籲各國釋放數名因和平異議運動而遭監禁或面臨審判的人:
 
  • 烏茲別克:全球監禁最久的記者Muhammad Bekzhanov(連同同報社的Yusuf Ruzimuradov,兩人於1999年同時遭監禁)。

 

  • 馬來西亞:政治漫畫家Zulkiflee Anwar Ulhaque(或稱祖拿“Zunar”),因為在推特上批評國家司法制度,遭以《煽動法(Sedition Act)》判處長期監禁。

 

  • 緬甸:緬甸最大學生會之一的領導人翁斐斐(Phyoe Phyoe Aung),和其他53名學生及抗議者於2015年3月10日的抗議行動後被監禁。

 

  • 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平的青年運動者Yves Makwambala與Fred Bauma在一次記者會上被逮捕,他們遭控組織犯罪幫派並推翻政府而面臨審判。

 

  • 沙烏地阿拉伯:律師瓦利德(Waleed Abu al-Khair)因和平運動而面臨15年有期徒刑、15年限制住居與罰金等處罰。入獄前,他曾為許多沙烏地阿拉伯人權受侵害者辯護,包括去年寫信馬拉松所聲援的拉伊夫‧巴達威(Raif Badawi)。
 
薩里爾‧謝蒂說:「我們看到各地對異議人士的打壓日益增加,且政府對發言者的逮捕和審判也傳遞了一項冷酷訊息:出言反抗將付出極高的代價。許多政府害怕人民的力量,總對其加以限制。」
 
「我們需比以往更與不計風險、為人權挺身而出的勇敢人們團結一致。人權捍衛者或許是壓迫下的即刻受害者,但若生活在一個人民害怕出聲的社會,我們都將為此付出代價。」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2014年的年度人權報告,去年有將近四分之三的國家恣意限制言論自由(報告中160個國家中有119個如此),其中包括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如迫使報紙停刊,以及對記者的威脅與攻擊。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