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別再因難民問題而蒙羞

 

這一刻沉靜而莊嚴。在世界各處,我們一貫以沉默弔唁遭悲劇截短的生命。

但沉默同時也成了對上千名死於歐洲和地中海的難民和移民一貫的回答。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歐洲區域副主任Gauri van Gulik(@GaurivanGulik

最後更新:2015年9月3日

 

 

這些移民跟難民們並非死於敘利亞的炸彈,而是為了尋求更安全美好的生活,在極度危險的旅程中身亡。

 

 

但其規模之大,加上一連串的悲劇,讓當局不得再默不作聲

 

短短5週內,和全世界其他人一樣,三起新增的悲劇使我感到驚恐不已,這些悲劇在原本已創下紀錄的難民移民死亡人數再添一筆。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統計,自2015年年初以來,已有2,500人在前往歐洲的路上罹難。

 

8月26日,在駛離敘利亞的船艙內找到52具遺體,當時位置距離利比亞沿岸僅30海哩。

 

8月27日,奧地利警方在布達佩斯與維也納之間的高速公路主幹道旁,一輛廢棄的貨車內發現裡面堆滿了71具屍體,其中包括兒童。警方告訴媒體,這些應為敘利亞人,明顯因窒息而死。

 

同一天晚上傳來另一件悲劇,利比亞的海岸城市祖瓦拉附近發生一樁海難,高達200多名難民恐怕已經葬身大海。

 

而昨天,一張令人震驚的照片:一名敘利亞小男孩的遺體沖上土耳其岸邊,這張照片席捲全球新聞頭條,讓這場危機更清晰。他和他的哥哥據信來自敘利亞艾因阿拉伯(Kobane),兩人搭乘一艘載有11人的船,在試圖前往希臘科斯島(Kos)的途中遇難。

 

悲劇的本質是它們通常罕見而無法預料,平凡人被捲入意料不到的情境。然而過去幾週令人震驚的事件可以預料,也非單一事件。

 

 

人們成群成群地死去,無論是擠在一輛卡車或是一艘船,或其他尋求安全或更好的生活路途中死去,都是對歐洲領導失靈,無法提供安全管道抵達歐洲的悲劇性控訴。現在歐洲每天都在發生的悲劇,讓歐洲集體蒙羞。

 


在刑警發現難民慘案不久後,,歐盟的領袖上週在維也納召集關鍵會員國和西巴爾幹國家進行商討。儘管沒有被列在最初的議程上,歐洲地區的難民因應議題已經迅速獲得大家重視

 

而這當然有其必要。本周稍早,據國際特赦組織報導,馬其頓共和國關閉邊界,造成4000名難民被困住。武裝警察以刺鐵絲網封鎖疆界,並朝這些剛逃離敘利亞戰爭、飽受驚嚇的難民投擲閃光彈。

 

我的同事遇到一位來自大馬士革,育有四子的母親,在閃光彈爆炸的不遠處,她緊緊抱著最小的兒子。她說:「這讓我想起敘利亞,也嚇到了孩子。我從沒想過來歐洲會遇到這一切,從來沒有、從來沒有。」

 

另一條在巴爾幹半島往匈牙利的移民路線上,警方這週在擠滿人的接待中心裡投擲催淚瓦斯。匈牙利當局正在與塞爾維亞鄰接的疆界上施工設置刺鐵絲網,防堵更多的敘利亞難民進入。


國際特赦組織最近剛拜訪科斯島(Kos)和列斯伏斯島(Lesvos),均屬於歐洲難民危機的前線。負擔過重、缺乏資源的希臘當局無力解決驟然飆升的難民湧入島上,光是從8月初起就有33,000人,在這種情況下數千人其中包含來自敘利亞的難民,目前生活水深火熱之中。

 

 

然而這一切危機都指向同一個原因,那就是歐洲不願意扛起責任,處理這前所未見的全球難民問題。

 

他們沒有為難民提供安全的路徑、提供難民需要的保護並尊重人們應得的權利與尊嚴。

 

所以,現在可以做什麼?別再保持沉默,我們受夠沉默了,現在應該要發揮領導能力。

 

歐洲領袖們,至少有一部分,已經開始理解這件事。

 

在維也納高峰會,人們較少呼籲建築歐洲堡壘和阻擋難民,而是著重團結和責任。

 

歐盟委員會副主席Federica Mogherini在會議結束時發表評論,她清楚地表達立場,說歐洲應肩負起「道德和法律義務」保護尋求庇護的人們

 

說得很對,但是現在他們需要說到做到。

 

國際特赦組織多年來一直呼籲全歐洲範圍承擔責任,但最近的事件顯示事情已經來到最緊急的時刻,我們能否扭轉一切?

 

歐洲的各個層級的領導人都必須採取行動保護更多人、分擔責任並與其他國家和最需要的人們團結一致。

 

最起碼,歐洲的方案應含有大幅度地增加難民安置這一點,現行的方案和土耳其收容180萬敘利亞難民相比都顯得微不足道。核發更多人道主義簽證,讓更多家庭再度團聚。

 

若是沒有至少做到這些,在道德或是人權層面來說都是無比的失敗,對於這些我們是不可能輕易保持沉默的。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