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酷刑】亞太地區酷刑蔓延

  • 國際特赦組織於過去五年揭露了141個國家的酷刑及虐待事件。
  • 最近國際特赦組織在全球21個國家針對超過2萬1千人所作的調查顯示,所有國家的人民都對酷刑感到恐懼。
  • 近半數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擔心拘禁時遭受酷刑。
  • 超過80%的民眾希望能加強法律保障,保護他們免於遭受酷刑。
  • 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們認為酷刑能被正當化。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發起最新的全球倡議運動「停止酷刑」。亞太地區酷刑蔓延,其中最嚴重的是中國和北韓,另外還有許多政府違背杜絕酷刑的承諾。

 

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地區主任Richard Bennet 表示:「亞洲存在酷刑是既存的現實,這不僅存在於幾個流氓國家,而是盛行於整個區域。」

 

「亞洲國家必須停止一再說空話要終止酷刑,簽署國際條約很重要但還不夠,他們必須要有實際行動。」

 

這個全球倡議「停止酷刑」為期兩年,日前在一個媒體發表會「2014年的酷刑:違反承諾的30年」中展開,該報告簡述了目前世界各地使用酷刑的概況。。

 

過去五年來,國際特赦組織報導了全球141個國家的酷刑及虐待事件,這顯示酷刑幾乎發生在每個國家。

 

亞太地區許多國家經常使用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羞辱性的虐待,並普遍被接受作為對付嚴重罪行的正當手段。

 

自1984年以來,已有155個國家通過聯合國的反酷刑公約。國際特赦組織針對其中142個國家進行研究,發現直至2014年,至少仍有23個亞太國家在實行酷刑及虐待。加上各國政府通常都對酷刑事件隱匿不報,所以實際上的數字應該更高。

 

在亞太地區,政府使用酷刑對付許多不同的人。在中國、印度、印尼、馬亞西來、巴基斯坦、斯里蘭卡、越南,酷刑被用以逼供及壓制運動人士。在緬甸和尼波爾,酷刑則被來敲詐勒索,窮人和生活在社會邊緣的民眾往往因無法負擔賄賂若而難逃酷刑。

 

在全球倡議開跑前,國際特赦組織也委託了Globescan調查公司進行全球調查。這份橫跨五大洲共21個國家的調查發現,將近半數(44%)的民眾表示,他們相當恐懼萬一被監禁時會遭受酷刑。

 

亞太地區絕大多數人民認為需有更明確的法令來禁止酷刑,  然而在中國與印度仍有三分之二(74%)受訪者認為酷刑在某些情況下有其正當性,這是所有調查國家中最高的。在印尼、巴基斯坦和南韓,多數受訪者表是害怕被監禁時會遭受酷刑。

 

Richard Bennett表示:「這次全球調查中得到的結果非常令人吃驚,如此多人對酷刑感到恐懼,尤其是某些調查國家恐懼酷刑的民眾幾乎佔大多數。應該促使亞太地區各國政府採取實際行動來根除此嚴重侵害人權的行為。」

 

措施包括立法禁止酷刑、在監禁場所設立監視器、審問過程也應錄影存檔,這些皆有助於減少國家使用酷刑,確實遵守反酷刑公約。

 

然而亞太地區只有少數國家建立預防酷刑的機制,其他國家並沒有有效建立良好機制預防酷刑。

 

國際特赦組織的這份報告描述了亞太地區各國的各種酷刑與其他虐待,從北韓殘酷的勞改營到澳洲的離岸難民庇護中心,以及日本的死囚牢:死囚被單獨隔離監禁,有時長達數十年。施加酷刑者不但免責,被害人也無法尋求正義和獲得賠償,這在亞太地區已成常規。

  • 菲律賓,對大多數遭受酷刑之後的生還者而言,正義似乎遙不可及。從最近破獲的一個秘密拘禁場所發現,警察在此以酷刑對拘留者施以酷刑為樂,甚至發明 「酷刑轉盤」 來決定刑求方式。媒體報導後,迫使內部調查並將部分員警去職。但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應要進行更大規模的公開偵查,以便將涉案員警繩之以法。大多數的涉案員警都未被舉發,遭受酷刑的倖存者只能保持沉默,繼續忍受痛苦。
  • 中國政府明令禁止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但實際上毆打、電擊、強迫注射藥物和不給予醫療照顧固定用來恐嚇和懲罰異議份子或一般罪犯。去年中國宣布關閉惡名昭彰的「勞動再教育」營,但此一轉變只是為了美化門面,而當局繼續使用新的方式恣意拘禁並刑求異議份子。
  • 巴基斯坦,多半是警方、情報組織和軍隊在使用酷刑,特別是衝突不斷的部落地區或Balochistan省。國際特赦組織已接獲對人權工作者、律師以及記者施以酷刑的消息。記者Ali Chishti即是一例,他在2013年8月30日被警方機動小組逮捕並帶往某間房子內反覆毆打,然後直接被扔到馬路上。他向警方報案,但沒有任何人為他遭受綁架或酷刑負責。
  • 斯里蘭卡當局仍然照例對受拘押者施以酷刑。在2012年期間,至少有五人死於酷刑和警察暴力;僅在2013年的頭三個月,斯里蘭卡國家人權委員會就收到了86件酷刑案件的申訴。政府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嚴厲的反恐法律長期拘禁人民。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建立一套預防及懲處的機制,例如給予當事人適度的醫療檢查、讓他擁有儘速聯繫律師的權利、對監禁場所進行獨立檢查、並且對酷刑指控進行有效且獨立的調查,並給予受害人合理的賠償。

 

Richard Bennett說:「聯合國通過反酷刑公約已過了30年,亞太各國政府應該早已履行停止酷刑責任,亞太地區國家必須建立預防並懲處機制,包括法律系統和防衛機制,並持續遵守執行反酷刑公約。」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