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反同性戀法案的沉重代價

 

「在烏干達的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跨性別者(LGBTI)回報,自2013年12月20日通過反同性戀法案後,侵犯人權的事件不斷發生並急速增長。」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和國際特赦組織於今日表示。

 

在一個對LGBTI充滿敵視及歧視氛圍的國家,LGBTI社群面臨恣意逮捕、警察虐待及勒索、失業、驅離出境和無家可歸的情形正日益增加中,許多人因此逃出了這個國家。當法案簽署通過時,至少有一名跨性別者被殺害,且顯然是仇恨犯罪的結果。醫護人員停止提供LGBTI基本所需的醫療照護,LGBTI本身也害怕尋求醫療照護時被騷擾或遭受逮捕。這項歧視法案的通過在烏干達不僅大開侵犯LGBTI人權的方便之門,也使這些權利被侵犯的受害者無法獲得任何補救措施。烏干達性少數(SMUG),一個位於坎帕拉的組織,在最近一份報告中表示:「國家的全副氣力,特別是立法和行政機構,都用來追捕、揭露、貶低和打壓烏干達的LGBTI。」

 

「反同性戀法案導致人們無家可歸、失業,限制救助HIV感染者性命的相關工作,也使貪汙警員中飽私囊,靠著勒索這些被逮捕的人們受益,」人權觀察組織的資深LGBT人權研究員Neela Ghoshal表示:「一定要廢止這項法律,確保烏干達人民不必活在暴力和騷擾的恐懼中。」

 

人權觀察組織及國際特赦組織於2014年4月在坎帕拉及其他烏干達城鎮進行一項研究,訪問了38名直接受到反同性戀法案影響的人們,包括4名律師及律師助理,4個提供LGBTI社群醫療照護的組織。人權觀察組織也訪問了8名LGBT人士,現居於肯亞首都奈洛比,他們分別於2014年1月至3月期間逃離烏干達。

 

烏干達總統Yoweri Museveni於2014年2月24日簽署反同性戀法案,並且在3月10日正式生效。該法的刑罰包括對兩名成年人之間自願的性行為判決無期徒刑,也將缺乏明確定義的「提倡」同性戀入罪化,;此條款不僅讓人權倡議工作受到威脅,並促使警方搜查一項由美國與Makerere大學合作的HIV研究和干預計畫。這項法律同時將以下情形視為罪行:「任何人擁有房子、單間或一組房間、或任何地方並用來從事同性性行為。」此條款被用來合法化驅離LGBTI租客。這些新的條款強化了早就存在於該國刑法之中、用於罪罰化成年人之間自願的男男同性性行為的刑法。

 

自從法案於2013年12月通過後,人權觀察組織與國際特赦組織便得知到至少有17名人士因為被指稱與其他成年人發生自願性行為而遭受逮捕,或僅是被懷疑具有LGBTI的身分。

 

相反地,專門追蹤這類案件並提供合法保護的一個烏干達團體,人權促進與覺醒論壇組織(Human Rights Promotion and Awareness Forum),回報共有23人因同性性行為遭到逮捕,但沒有一人遭到起訴。逮捕人數的增長不只影響了被拘禁者羈,也影響了更廣泛的LGBTI人口,許多人現正活在可能被逮捕的恐懼中,並且避免與當局有任何接觸。遭受暴力或歧視的LGBTI社群表示害怕向警察報案,擔心自己因此反被逮捕。

 

該法最顯而易見的影響為造成將LGBTI社群的流離失所:許多人逃離了這個國家,有的則無家可歸或躲藏在烏干達境內。人權觀察組織訪問了10名被驅離的LGBTI房客,因為房東似乎認為根據反同性戀法,租屋給LGBTI者為是違法行為。Hanifa Q(她與許多人基於安全考量而易名),一名居住於烏干達坎帕拉的女同性戀者,向人權觀察組織出示一封驅離房客的信件,是3月3日當天房東給她,要她在一個月內的時間搬離,信裡說:

 

妳對我一直都很好,並且也按時繳費,但基於國家的現狀,以及妳與妳與朋友們之間的行為,請原諒我懷疑妳行為舉止不當,無法允許妳繼續承租我的房子,我沒有能力對抗政府。

 

幾乎每一個受訪者都必須搬去新家以躲避威脅、或鄰居們的審視。有些案例是在被小報或電視報導「強迫出櫃」後,不得不如此。自2014年起,至少有100名LGBTI人士逃離烏干達。

 

這項法律也導致LGBTI社群取得健康服務管道與 HIV預防資訊的權益減少。4月4日,警方搜查Makerere 大學的Walter Reed計畫, 一個由美國資助並提供LGBTI社群資訊與服務的HIV研究與治療中心。警方宣稱該中心「招募」民眾使他們成為同性戀者。在法案正式通過成為法律後,兩個社區性組織暫停為當地發生男男性關係者提供HIV檢測、保險套與潤滑液的服務。他們已經重新開始提供部分服務,但是不能再服務未預約到訪的民眾。烏干達最大的HIV/AIDS 組織TASO,已經暫停「月光診所(Moonlight Clinics)」的運作,過去TASO透過它提供HIV檢測與教育,並推廣至發生男男性關係者與其他弱勢族群。

 

在法案簽署後不久,衛生署長Ruhakana Rugunda博士公開保證將以不歧視的方式提供健康服務給LGBTI民眾。但鑒於署長無法控制警方行動,人權觀察組織與國際特赦組織仍對具體要如何實施有很大的疑慮。

 

LGBTI社群的受訪過程指出健康照護工作人員侵犯病患隱私的風險。Jay M.一位跨性別男性說,在法案正式簽署成為法律之後,他因為發燒尋求治療:

 

醫生問我:「但你是女性還是男性?」我說:「這不重要,但我可以告訴你,我是一位跨性別男性。」他說:「什麼是跨性別男性?你知道我們這裡不提供服務給同性戀。你們不該出現在我們社區,我甚至可以打電話給警察舉報你…你甚至不該在我們國家裡。」最後, Jay付給醫生五萬烏干達先令的賄賂費用並逃離了他的辦公室。

 

「只要反同性戀法案依然有效,衛生部長不能有效保證健康照護能無歧視地提供給LGTBI者,」國際特赦組織東非副區域主任Michelle Kagari說。「對許多LGBTI者來說,尋求服務的風險高於所得到的福利,有些醫療體系中的『壞人』可能將同性戀或雙性戀者送進監牢終生囚禁。」

 

受害者與律師在受訪時說,大多數因法案通過而遭受逮捕的人們已被無罪釋放。在七件人權觀察組織與國際特赦組織紀錄的案例當中,受訪者表示警方要求的賄賂金額介於三萬先令(約12元美金) 到一千五百萬元先令(約634美金)。其他受害者透過律師協助而被釋放。三位跨性別者說他們在被警方拘留時超遭到性侵害,警方碰觸他們的胸部與性器官。一位HIV感染者的跨性別女性說,她使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治療(ART)的權利被拒絕。至少在一件案例中,警方強迫因被控同性戀遭受逮捕的男性進行肛門檢驗;該檢驗是一種令人詬病、也是酷刑的方式之一,用來搜查同性戀行為的「證據」。

 

在2月4日與警察總長Kale Kayihura會面時,人權觀察組織提出對警方外科醫生使用肛門檢測的擔憂,Kayihura同意將會調查此事,並發行指導原則給工作人員參考。儘管仍有所疑慮,但就人權觀察組織目前為止的判斷,該指導原則並尚未傳達至警方。

 

人觀察組織和國際特赦組織說,遭受逮捕的威脅存在,意味LGBTI者可能在無罪下被攻擊。 在Museveni簽署法案使其成為法律的一周後,坎帕拉的一位跨性別性工作者「Queen」,遭到在酒吧遇到的一名男子暴力攻擊並且殺害。三名受害者的朋友受訪時告訴人權觀察組織,她們非常害怕自己身為跨性別女性而可能遭受逮捕,所以不敢向警方報案。3月時,三位跨性別者被引誘到一名在社交場合認識的男子的住處,這名男子虐待並以污辱同性戀的字眼謾罵她們。其中兩位受害人逃走並向警方報案,然而警方的恐同回應,讓受害人身心懼怕,不敢繼續進一步申訴。

 

反同性戀法也直接影響了LGBTI社群的生活。六位受訪者告訴人權觀察組織與國際特赦組織,自從法案通過後,他們因為性傾向或性別身分而被開除;其他人經營小生意或在非正式部門販售貨物的人說,客戶與其他生意人告訴他們,因為害怕跟他們有所連結,之後不再與他們有生意往來。

 

「反同性戀法案在僅僅五個月內於議會通過後,我們看到LGBTI者的健康與福利受到巨大的衝擊,」人權觀察組織的資深LGBT人權研究員Ghoshal表示。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