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酷刑】全球倡議運動

  • 國際特赦組織於過去五年揭露了141個國家的酷刑及虐待事件。
  • 最近國際特赦組織在全球21個國家針對超過2萬1千人所作的調查顯示,所有國家的人民都對酷刑感到恐懼。
  • 近半數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擔心拘禁時遭受酷刑。
  • 超過80%的民眾希望能加強法律保障,保護他們免於遭受酷刑。
  • 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們認為酷刑有其正當性。

國際特赦組織自1984年聯合國通過反酷刑公約後,30年來持續譴責未遵守該公約的國家。

 

「各國政府對酷刑的態度經常表裏不一,它們雖然立法禁止,但實際上卻仍然容許酷刑的存在。」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在推動全球反酷刑及虐待的倡議運動時表示。

 

「酷刑不僅仍然存在,在全世界許多地方甚至非常普遍。  雖然我們這30年來一直持續努力,但許多政府仍以國家安全為由,試圖為酷刑尋求正當性,致使我們的進展非常有限。」

 

自1984年以來,已有155個國家通過聯合國的反酷刑公約。  國際特赦組織針對其中142個國家進行研究,發現直至2014年,仍至少有79個國家發生酷刑(在已通過反酷刑公約的國家中超過55%)。  另外,仍有32個聯合國會員尚未通過反酷刑公約,雖然國際法也禁止會員國使用酷刑。

 

過去五年來,國際特赦組織報導了全球141個國家的酷刑及虐待事件,這顯示酷刑幾乎發生在每個國家。加上各國政府通常都對酷刑事件隱匿不報,所以實際上的數字應該更高。

 

這次停止酷刑倡議發表的最新報告:〈2014年的酷刑:違反承諾的30年〉,該報告簡述了目前世界各地使用酷刑的概況。

 

這份簡報描述了各種酷刑方式,例如強迫身體維持高度壓力的姿勢、剝奪睡眠或電極生殖器。  這些方式被廣泛使用在犯罪嫌疑人、涉及國家安全嫌疑人、異議人士、政治對手及其他人身上。

 

在全球倡議開跑前,國際特赦組織也委託了Globescan調查公司進行全球調查,了解各國對酷刑的態度。令人憂心的是,這份橫跨五大洲共21個國家的調查發現,將近半數(44%) 的民眾表示,他們相當恐懼萬一被監禁時會遭受酷刑。

 

此外,絕大多數的人們(82%)認為需有更明確的法令來禁止酷刑。  然而其中仍有半數(36%)認為酷刑在某些情況下有其正當性。

 

GlobeScan的主任Caroline Holme 表示:「這次全球調查中得到的結果非常令人吃驚,近半數的人們對酷刑感到恐懼並難以接受,大多數人認為必須建立更完善的制度來防止酷刑,但仍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認為酷刑在某些情況是有其正當性。  不過我們可以發現,全球反對酷刑人越來越多了。」

 

反酷刑合約中的規範包括,各國應立法禁止酷刑、在監禁場所設立監視器、審問過程也應錄影存檔;我們相信,如果各國能夠確實遵守反酷刑合約,酷刑使用的比率應可被降低。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建立一套預防及懲處的機制,例如給予當事人適度的醫療檢查、讓他擁有儘速聯繫律師的權利、對監禁場所進行獨立檢查、並且對酷刑指控進行有效且獨立的調查,並給予受害人合理的賠償。

 

國際特赦組織反對酷刑的全球倡議仍會持續下去,並特別關注其中五個酷刑泛濫的國家,預期將會有顯著的成果。  本運動的目的包括針對這幾個國家建立詳實的報告及建議說明。

 

• 墨西哥政府聲稱酷刑在該國只是個案並非常態,但事實上,軍警人員的暴力虐待事件時有所聞,且都沒有受到合理制裁。

 

住在Ensenada,31 歲米莉安(Miriam López Vargas)是四個小孩的媽媽,被兩位便衣軍人劫持到軍營,她被監禁在該處達一星期,其間遭三次性侵,並遭受窒息及電極的酷刑,她被迫承認涉入毒品交易。三年過去了,加害者至今仍然逍遙法外。

 

• 在菲律賓,對大多數遭受酷刑之後的生還者而言,正義似乎遙不可及。從最近破獲的一個秘密拘禁場所發現,警察在此以酷刑對拘留者施以酷刑為樂,甚至發明 「酷刑轉盤」 來決定刑求方式。  媒體報導後,迫使內部調查並將部分員警去職。  但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應要進行更大規模的公開偵查,以便將涉案員警繩之以法。大多數的涉案員警都未被舉發,遭受酷刑的倖存者只能保持沉默,繼續忍受痛苦。

 

• 在摩洛哥以及西撒哈拉,當局對大多數的酷刑事件都未作處置。

西班牙當局僅管擔心阿里(Ali Aarrass)會遭到酷刑,仍將他引渡至摩洛哥。阿里被情報人員帶到一個秘密拘禁所,他聲稱在那裡遭到酷刑,他被電極睪丸、鞭打腳底、手腕被綁起懸吊數小時。  在脅迫之下,阿里承認參與協助一個恐佈組織,判刑12年監禁。他遭受酷刑的事件一直未被處置。

 

• 在奈及利亞,酷刑是軍警人員的日常工作。  摩西斯(Moses Akatugba)16歲時被軍方逮捕,他聲稱遭到鞭打及槍擊手部;他表示,被移送警方之後,他在警局四肢被吊起達數小時,被迫簽下承認涉及強盜案自白書,但他被酷刑逼供的事件從未被詳實調查。  經過8年的等待,摩西斯在2013年11月被判決死刑。

 

• 酷刑在烏茲別克幾乎無所不在,並且很少施刑者受到法律制裁。該國甚至禁止國際特赦組織進入。  狄洛魯(Dilorom Abdukadirova)參與的一場抗議行動中有維安人員在開火,後來她在外流亡了5年。  重返烏茲別克斯坦後,狄洛魯遭到拘留並禁止與家人會面,她被冠以企圖推翻政府的罪名。  在審判過程中,她臉上明顯有傷口並顯得憔悴,她的家人堅信她遭到酷刑。

 

國際秘書長薩里爾.謝蒂表示:「國際特赦組織30年前開始在全世界發起活動,最終促成聯合國通過反對酷刑公約。  我們的工作已有許多進展,但是仍然需要一個全球性的倡議,以確保我們所要求的都被確實執行。」

 

國際特赦組織也記錄了亞太地區不同國家所使用的各種酷刑和虐待方式,從北韓殘忍的勞動營到澳洲海外的難民庇護中心,以及日本對待死刑犯的方式:囚犯被拘禁在孤立的環境中,有時一關就是數十年。施刑者不但免責,且被害人也不得尋求正義和賠償,此在亞太地區已成常規。

 

• 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在中國是明令禁止的,但實際上毆打、電擊、強迫注射藥物和不給予醫療照顧固定用來恐嚇和懲罰異議份子或一般罪犯。  去年中國宣布關閉惡名昭彰的「勞動教養」營,但此一轉變只是為了美化門面,而當局繼續使用新的方式恣意拘禁並刑求異議份子。

 

• 在巴基斯坦,多半是警方、情報組織和軍隊在使用酷刑,特別是衝突不斷的部落地區或Balochistan省。國際特赦組織已接獲對人權工作者、律師以及記者施以酷刑的消息。  記者Ali Chishti即是一例,他在2013年8月30日被警方機動小組逮捕並帶往某間房子內反覆毆打,然後直接被扔到馬路上。  他向警方報案,但沒有任何人為他遭受綁架或酷刑負責。

 

 斯里蘭卡當局仍然照例對受拘押者施以酷刑。  在2012年期間,至少有五人死於酷刑求和警察暴力;僅在2013年的頭三個月,斯里蘭卡國家人權委員會就收到了86件酷刑案件的申訴。  政府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嚴厲的反恐法律長期拘禁人民。

 

國際特赦組織反酷刑回顧小短片(中文字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