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同志運動者力抗恐同

國際特赦組織新聞稿20130626

151676_gay_and_lesbian_protest2.jpg
非洲各地的同運人士力抗恐同

簡介

  • 過去十年間,撒哈拉以南非洲區對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和雙性人(LGBTI)的歧視和暴力行為大幅攀升。
  • 在38個非洲國家中,同性戀仍屬違法。

「如果在學校公開同性戀傾向,你會被踢出校園,毫無疑問。他們會要你離開居住地。  在小型的健康中心,一旦被懷疑為同性戀,他們會把你趕出去。  你會被丟出去,或者被無視。即使你感染了瘧疾也一樣。每個人都要隱藏自己。」


──Dismus Aine Kevin, 烏干達 LGBTI 同運人士

「在某些地區,人們不會介意。你依然可以在餐廳和伴侶手牽手。  但在一些非正式住所,你不敢這麼做。我們看過有人因此被趕出家門、被攻擊。  我們見過有人恐嚇,但警方不知道該如何處置。」


──Jackson Otieno, 肯亞雙性戀運動人士

 

提到Dismus Aine Kevin,他的許多同胞會毫不遲疑地認為他是罪犯,即使他從來沒有犯過罪。烏干達政府譴責這位30歲同運人士,原因只是因為他們是同性戀 ── 在烏干達,愛上同性的人是非法的。

 

在當局眼中,他的性別認同非常危險。去年十月,烏干達警方搜索Dismus所組織的彩虹健康基金會(The Rainbow Health Foundation.)之辦公室。他們想知道這個團體在做什麼,並進一步調查。

 

不久之前,Dismus甚至被趕出租來的房子,只因為鄰居告訴房東他是同性戀。


「如果在學校公開同性戀傾向,你會被踢出校園,毫無疑問。他們會要你離開居住地。在小型的健康中心,一旦被懷疑為同性戀,他們會把你趕出去。你會被丟出去,或者被無視。即使你感染了瘧疾也一樣。每個人都要隱藏自己。」Dismus 如此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在烏干達,公開同性戀的身份異常危險。


今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區國家將再度推出反同性戀法案,該法案擴大對同性戀行為的懲罰,而同性戀在當地已屬非法行為。最新版本的法案對「重度同性戀」處以死刑。

 

該法案並對兩願性的同性性行為處以終身監禁,也視擁護同性戀的舉動為犯罪, 此舉直接攻擊人權運動者的言論自由。

 

「如果通過這個法案的話,烏干達需要蓋更大的監獄。這個法案意味者我的父母和兄弟是罪犯,僅因未向警方通報我是同性戀,他們將面臨長達7年的刑期」──烏干達同運人士 Jay Abang。

 

非法的愛

 

烏干達並非唯一。

 

事實上,目前在38個非洲國家中,同性戀是非法的。而且,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進一步推動LGBTI入罪化。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過去10年間,撒哈拉以南非洲區針對 LGBTI的歧視及暴力行為數量大幅攀升。

 

恐同的增加意味者 LGBTI者將面臨更多的騷擾、迫害和毀謗,而同運人士則飽受攻擊、任意逮捕、驅逐和勒索等威脅。

 

Dismus親眼看到歧視LGBTI人士的結果。

 

他親眼見到這些人因為被家人放棄而無法上學;也被醫院和醫療服務機構所排斥,僅因為他們是同性戀。

 

來自肯亞的29歲雙性戀運動人士Jackson Otieno表示該國排斥和騷擾的嚴重程度因所在地不同而異。

「在某些地區,人們不會介意。你依然可以在餐廳和伴侶手牽手。但在一些非正式住所,你不敢這麼做。我們看過有人因此被趕出家門、被攻擊。我們見過有人恐嚇,但警方不知道該如何處置。」

 

「有些女同性戀一剛過青少女的年齡,家人就強迫她們嫁人,不然就被關在家中,然後讓男人入內強制性交。在肯亞,矯正性強暴就是這樣發生的。」

 

在喀麥隆面對汙名

 

在喀麥隆,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因為兩願性同性戀關係是非法的。

 

「我去醫院檢驗,醫生說我染上性病,要求我帶我的伴侶一起來....我和我的女朋友一起去醫院...當我們才坐下時,醫生就叫我們離開。當我們離去時,醫生找來他的同事們,他們對著我們喊『女同性戀、女同性戀』。」──Jo Mandeng ,喀麥隆女同性戀運動人士

Jo表示在喀麥隆女同性戀遭遇到這樣的歧視和汙名化,許多人考慮訴諸絕對的手段。

 

「我有朋友(包括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嘗試自殺。  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我走不下去了』,我必須安慰他們。最危險的是家人的排斥。  當所有的財務支援都被切斷時,你會十分沮喪、會想自我了斷」Jo如此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人員。

 

出於對 LGBTI 者心理健康議題的關注,Jo於2009年加入「喀麥隆另類選擇」(Alternatives Cameroon),一個專為遭到社會排除者爭取平等、寬容和尊重的組織。

 

來自同性戀防衛協會(ADEFHO)的 Joseph Achilles Tiedjou表示,同性戀在喀麥隆的情況也很糟,當局可下令對特定對象加以逮捕和施以暴力,或是放過某些人。

 

他表示這類對同性戀的攻擊意味著,許多人很難找工作,而且法律讓他們不斷暴露在任意逮捕、告發、脅迫和勒索的風險中。

 

Joseph說「我們有數百個案例是有人因為他們的性別傾向而被趕出醫院。即使是違反保密原則,醫生仍會直接告訴助理,『你為什麼讓這個人進來,他是同性戀,我不想收這種人。』  或者,如果你和鄰居相處不睦,鄰居會要脅向警方告密,說你是同性戀。同性戀者自己必須小心。」

 

反擊

 

雖然非洲地區對LGBTI 的歧視和侮辱在升高中,許多人卻勇於回擊。

 

例如,Dismus的組織協助烏干達西部鄉村地區的 LGBTI人士,該地區歧視的情況特別嚴重。

 

彩虹健康基金會分享性病相關資訊、找出友善的醫護人員、提供小額創業貸款,並針對保安人員提供人權方面的教育訓練。2010年時這個組織只有7個人,現在已有300多個會員。

 

Dismus表示:「我們不會在媒體上公開。我們用口耳相傳的轉介方式運作。  我認識你,你認識你的朋友。我們的社群就是這樣運作的。  我們自稱為鄉村區LGBTI同運份子。我們的首要目標在協助住在服務難以企及之地區的人們。」

 

「LGBTI者也是人。  他們並非來自另外一個星球。  他們並不想被另眼相待...他們就在你的身旁,他們是你的兄弟姊妹,他們一心只想安全地居住在此。」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