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方對東部各邦的攻擊構成連坐懲罰

  • 軍事政變後,對克倫(Kayin)和克耶邦(Kayah)的軍事攻擊包含戰爭罪、可能包含危害人類罪
  • 超過15萬人流離失所,有些村莊完全被淨空及燒毀
  •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近100人,並拜訪邊境區域

國際特赦組織6月發布新報告中,指出緬甸軍方近幾個月來一直系統性的廣泛實施殘暴行為,包含在兩個緬甸東部的邦進行非法殺害、恣意拘留和強迫平民離開居住地等行徑。

《「彈如雨下」:緬甸東部的戰爭罪和流離失所情形》這份報告,發現緬甸軍方透過大規模空中和地面攻擊、常導致酷刑或法外處決的恣意拘留以及系統性搶劫和燒毀村莊,來對克倫(Karen)和克倫尼(Karenni)平民實施連坐懲罰。

2021年軍事政變後重新引燃克倫和克耶邦的暴力行動,並於2021年12月至2022年3月之間升溫,造成數百位平民死亡、超過15萬人流離失所。

國際特赦組織資深危機顧問Rawya Rageh表示:「去年的政變之後,國際關注可能已經從緬甸移開,但平民仍在付出巨大的代價。軍方對緬甸東部平民的持續攻擊屬於大規模且系統性的攻擊,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

「警鈴應該已經響起:持續殺害、搶劫和焚燒等行為,具所有軍方連坐懲罰的特徵。而軍方不斷使用這個手段來針對緬甸全國的少數民族。」

政變後暴力事件遽增

數十年來,緬甸民族武裝組織,包含在克倫和克耶邦的組織,一直為爭取更多權利和自治權奮鬥。2021年2月政變之後,2012年以來兩個邦實施的脆弱停火協議破滅,新的武裝團體出現。軍方在行動中無情攻擊平民。

有些攻擊似乎直接針對平民,作為那些被認為支持武裝團體或政變後起義的人的連坐懲罰。在其他案例中,軍方向也有軍事目標的平民區無差別開火。直接攻擊平民、實施連坐懲罰,以及造成平民傷亡的無差別攻擊違反了國際人道法,構成戰爭罪。

針對平民人口的攻擊必須為大規模或系統性攻擊,才會構成危害人類罪。在克倫和克耶邦的攻擊皆符合上述兩項特徵,罪行包含謀殺、酷刑、強制轉送以及基於種族的迫害。

緬甸概觀地圖,特別標記克耶和克倫邦。底圖資料:ESRI, NIMU
緬甸概觀地圖,特別標記克耶和克倫邦。底圖資料:ESRI, NIMU
非法攻擊

緬甸軍方在持續的行動中,不斷發射衝擊範圍廣大的爆炸性武器至人口稠密的平民區。數十位目擊者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砲火一次連續發射好幾天。2021年12月至2022年3月期間,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24起大砲或迫擊砲攻擊,造成平民傷亡或破壞平民住宅、學校、醫療機構、教堂和修道院。

舉例而言,在2022年3月5日,許多家庭正在吃晚餐時,軍方轟炸克倫邦的格勞村(Ka Law Day village)和帕本鎮(Hpapun Township),造成7人死亡,包含一名懷孕8個月的女子。其中4名死者的家人表示,因為害怕在下一波轟炸中受傷,他必須整晚坐在房子裡看著家人的遺體,直到白天才埋葬他們。

很多人描述軍方使用戰鬥機和攻擊型直昇機,特別恐怖。目擊者表示因為害怕空襲,晚上無法入眠,或必須逃到地堡和洞穴尋求庇護。

在2022年的前3個月,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8起空襲,攻擊了村莊以及緬甸東部一處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這些攻擊造成9位平民死亡、至少9位平民受傷,也摧毀了平民住宅和宗教建築。在近乎所有有紀錄的攻擊中,在場的人似乎只有平民老百姓。

在2022年2月23日大約晚上6點發生的一起案例中,一架戰鬥機轟炸克耶邦的Dung Ka Mee村和代莫索鎮(Demoso Township),造成2位平民男子死亡、好幾位平民受傷。國際特赦組織訪問2名目擊者、1名死者的親戚以及1名在攻擊後前往支援的救援人員。他們說當天晚上並沒有戰鬥,而最近的武裝團體基地至少距離1英里。

1位住在當地的46歲農夫目擊這起攻擊,他表示軍機經過3次,開槍並發射一枚火箭彈。

「那架戰鬥機機鼻朝下向我們飛來時,我已經嚇癱了⋯⋯他們發射火箭炮時,我冷靜下來並意識到我必須跑 [到一座地堡] ⋯⋯我們很驚訝地發現灰塵和碎片朝我們飛來⋯⋯那邊有一棟2層樓的建築⋯⋯有一家人住在樓上、樓下是手機店。那棟建築倒塌而且起火了。」

另一位目擊者是40歲的農夫,他看到一位鄰居遺體的殘骸:

「我們甚至無法將遺體放進棺材,只能裝進塑膠袋埋葬。人們必須將遺體的碎塊撿起來放在袋子裡。」

在另一起事件中,2022年1月17日大約凌晨1點,軍方對Ree Khee Bu的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發動空襲,造成一名50多歲的男子以及一對分別為15歲和12歲的姊妹死亡。

「我們甚至無法將遺體放進棺材,只能裝進塑膠袋埋葬。人們必須將遺體的碎塊撿起來放在袋子裡。」

一位目睹空襲的40歲農夫

法外處決

報告記錄了緬甸軍方如何基於平民的種族,或因懷疑平民支持反政變運動而進行恣意拘留。受拘留者時常遭受酷刑、強迫失蹤或法外處決。

士兵對冒險離開流離失所者營地收集食物和所有物的平民實施法外處決,其中一起案例是來自克耶邦San Pya 6 Mile村的3名農夫,他們於2022年1月失蹤。大約兩週後,他們腐爛的屍體在一個茅坑裡被發現。

其中一位受害者的兄弟表示他透過服裝和牙齒的狀態認出他們。他們試著取回屍體的時候,士兵朝他們開槍。他們只能在1個月後回到現場完成埋葬。  

2021年12月24日,在一場罕見引起國際譴責的大屠殺中,克耶邦普盧索鎮(Hpruso Township)摩索村(Mo So village)附近的士兵據報攔下多台車輛,其中載有至少35名女性、男性和兒童,士兵殺害他們並燒毀遺體。據報,檢查遺體的醫生表示,許多受害者被綁起來、嘴巴被塞住,身上的傷勢顯示他們受槍傷或刀傷。

國際特赦組織堅決認為這起事件必須以法外處決案件來進行調查。在武裝衝突中,類似的殺人事件已構成戰爭罪。

目擊者也描述緬甸軍方朝平民開槍,包含那些試圖跨越緬甸/泰國的邊界河流來逃難的人。

搶劫和焚燒

和過去的軍事行動模式一樣,士兵系統性地搶劫和焚燒克倫和克耶邦內大範圍的村莊。來自6個村莊的目擊者回報,在住宅和其他建築被焚毀之前,珠寶、現金、車輛和牲畜等物品被偷。

逃離撣邦(Shan)和克耶邦邊界上Wari Suplai村的4名男子表示,2022年2月18日,在大部分村民逃走之後,他們從附近的農地看到房屋陷入火海。他們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焚燒持續了數天,摧毀當地超過三分之二的房屋。

一名擁有兩個年幼孩子的38歲農夫表示:「房子已經不是房子了。只剩下灰燼——黑色和深灰色的⋯⋯那是我畢生的積蓄。在幾分鐘內就全毀了。」

國際特赦組織分析火災數據和衛星影像,了解克耶邦不同地區的村莊是如何被燒毀的,且有些村莊被焚燒好幾次。燃燒的途徑完全符合2022年2月至3月期間,軍方從一個村莊到另一個村莊的軍事行動。

一名軍隊輕裝步兵第66團的逃兵曾參與克耶邦的軍事行動至2021年10月,他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曾目擊士兵搶劫和焚燒房屋:「他們 [燒掉特定房屋] 沒有特別的原因。他們只想要讓平民害怕,『如果你支持 [反抗軍],這就是我們會對你做的事。』另一個目的是切斷當地反抗部隊的補給和後勤⋯⋯[士兵從村莊] 拿走任何他們拿得走的東西,其他全部燒掉。」

© Free Burma Rangers
© Free Burma Rangers

暴力事件造成超過15萬人大規模流離失所,包含整個克耶邦三分之一至一半的人口。在某些案例中,整個村莊的居民被淨空;有些時候,平民在幾個月內必須不斷逃跑。

在糧食不安全、醫療照護稀缺——包含為了處理衝突之下的巨大社會心理影響——和軍方持續阻礙人道援助的情況下,流離失所的人必須忍受惡劣的環境。救援人員提到,因為持續的暴力事件和軍方實施的限制,人們營養不良的情況惡化,接觸流離失所的民眾也日益困難。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對專題副主任威爾斯(Matt Wells)表示:「贊助者和人道組織必須大幅提高對緬甸東部平民的援助,且軍方必須停止所有對提供人道援助的限制。」

「軍方在緬甸東部持續對平民犯下的罪行,反映出長達數十年的虐待模式和公然的有罪免責情形。國際社會——包含東南亞國家協會和聯合國——必須立即處理這個日益惡化的危機。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必須立即對緬甸實施全面武器禁運,並將當地情況送交國際刑事法院。」

研究方法

本報告奠基於2022年3月至4月進行的研究,其中2週在泰國和緬甸邊界進行。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99人,包含數十名攻擊的目擊者或倖存者,以及3名緬甸軍隊的逃兵。

國際特赦組織也分析了超過100張人權侵害的相關照片和影片——顯示傷勢、造成的破壞和武器的使用——以及衛星影像、火災數據和開源軍機飛行數據。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