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5年度人權報告:緬甸

相關文章

 

國家及政府元首:登盛(Thein Sein

 

儘管持續推動政治、法律和經濟改革,人權方面的進展卻仍然停滯,甚至在某些關鍵領域退步。Rohingya邦的狀況持續惡化,不平等的法律更使惡劣的人權狀況雪上加霜。在執政當局無法將兇嫌繩之以法的狀況下,反對穆斯林的暴力事件持續發生。武裝衝突區域中違反國際人權和人道法之案例仍時有所聞。政府仍嚴厲限制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人權工作者、記者和政治積極份子被逮捕與拘禁,許多罪行仍然免責

 

背景

2014年1月,緬甸成為東協的主席國,同年3月宣布將在年底舉行國會補選,但隨後取消,另外也宣布了2015的普選。儘管翁山蘇姬所代表的反對黨國家民主聯盟(NLD)帶領的運動,要求修正2008年通過的憲法,但直至2014年底,翁山蘇姬仍在憲法上不具有總統候選人資格,而軍政府仍擁有對任何憲法修正的否決權。

 

良心犯

儘管該國總統在2013年12月30日曾宣布一項效力廣泛的總統大赦,曾保證在2013年年底前釋放所有良心犯,但仍無法信守承諾。穆斯林領袖Dr. Tun-Aung也不在總統大赦的名單上。2014年,當局在該國即將舉辦一項重大國際會議前幾周,宣布一項赦免案,但目前據信只有一名囚犯獲釋。

 

緬甸當局在2013年2月成立的剩餘良心犯審議委員會並未有效實際運作,且不清楚此審議委員會在2014年過後是否會繼續持續運作。

 

酷刑與其他虐待

當局未認定酷刑為犯罪,緬甸外交部副部長於1月代表簽署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當局卻無法遵守公約,軍隊與警察不斷被指控以酷刑虐待衝突與刑事嫌疑犯。對於這些指控,當局卻極少進行調查,違法者亦極少被定罪。受害者及其家屬沒有尋求救濟的管道。

 

10月時,自由記者Aung Kyaw Naing(亦稱Par Gyi)在被軍方拘禁期間遇害。Aung Kyaw Naing九月時,在Mon邦針對緬甸軍隊和該區域的武裝部隊之間復發的衝突進行報導時被逮捕。緬甸軍方聲稱他是該地區某異議團體的「意見領袖」,且他在試圖逃脫軍隊拘留時中槍。在國內外雙重的壓力之下,警方與緬甸國家人權委員會(MNHRC)於11月展開調查。但直到年底,對於誰該負起Aung Kyaw Naing死亡的法律責任,仍未有結果。

 

8月,在Chin State的Kone Pyin村,緬甸職業軍人拘留並毆打7名農民。這些農民遭指控與武裝反對組織Chin National Army有關。在4到9天拘禁期中,6名農民遭到虐待,有些遭施酷刑。年底,對於此案仍未進行司法獨立調查或是將相關嫌疑犯繩之以法。

 

有罪免責
緬甸2008年通過憲法第445條規定,國家安全部隊與政府官員得免於司法調查或究責。過往人權遭受侵犯的受害者與其家屬仍無法得到司法正義、真相、補償或其他的救濟。

 

Sumlut Roi Ja已經被軍隊監禁超過三年,她的命運與下落仍不明。2011年10月,Sumlut Roi Ja、她的丈夫和公公在克欽邦遭到緬甸軍方逮捕,自此後她便下落不明。她的丈夫帶著父親成功逃脫,並於2012年1月,將此案告到緬甸最高法院。

 

緬甸國家人權委員會(MNHRC)並未發揮在回應侵犯人權事件方面應有的積極作用。3月,國會通過法律建立緬甸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法源基礎,並在9月成立新的委員會。大多數的成為與政府有關,且遴選、指派過程並不透明,使該委員會的獨立性與效力遭受質疑。

 

國際監督

新的聯合國人權特別報告員在7月造訪緬甸,在10月時,她遞交報告給聯合國大會,針對該國潛在人權退步狀況提出警告。緬甸當局拒絕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簽訂設置辦事處之協議,遵守基本國際人權協約。11月,由於即將於首都內比多舉行東協與東亞高峰會,緬甸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關注。美國總統歐巴馬也二度到訪緬甸。
 

 

*台灣分會僅翻譯部分內容,全文請參照底下英文年度人權報告檔案。

 

附加檔案: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