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軍隊對卡科夫卡水壩被毀的回應是「草菅人命」

國際特赦組織於6月15日表示,卡科夫卡水壩(Kakhovka dam)被破壞的後果陸續出現,然而俄羅斯佔領軍卻一直在危害洪水災區的人命,上游水資源短缺和生計動盪造成的生態和經濟災難也迫在眉睫。

在俄羅斯控制區域內,佔領當局未疏散平民

國際特赦組織與來自洪水災區的志工、撤離者和他們的親屬進行談話,他們的證詞一致表明,俄羅斯佔領軍未能執行有組織的疏散行動,或向受困在洪水氾濫的城鎮與村莊的平民提供重要人道支援。洪水災區的平民指出,那些沒有俄羅斯護照的人被迫接受具有侮辱性和侵擾性的「過濾」篩選程序。

已展開的救援行動主要由志工進行,其中一些人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俄羅斯佔領軍阻止他們進入洪水災區,嚴重阻礙他們援助受洪水影響的平民。

這樣規模的災難需要強而有力的緊急應對,但俄羅斯佔領軍表現出對人命和尊嚴的冷酷無情,在眾目睽睽之下幾乎只關注自己的安全需求。

國際特赦組織區域研究員Anna Wright

「俄羅斯佔領軍未能執行有組織的疏散行動,阻止志工為洪水災情影響的平民提供支持,並以『過濾』篩選程序接收沒有俄羅斯護照的被疏散者,這樣的做法危害生命,更違反了他們作為佔領國的義務。」國際特赦組織區域研究員Anna Wright表示。

Oleshky鎮的一位消息來源指出,當地人民將幾個家庭移動到地勢較高的地方之後,被留在那邊至少兩天的時間;而俄羅斯人並沒有協助疏散他們,反而在這個臨時島嶼的外圍部署了武裝人員。

「俄羅斯佔領軍必須緊急履行其國際法義務,讓俄軍控制區域內受洪災影響的平民能安全和有尊嚴地撤離。俄羅斯佔領軍也必須允許志工和國際救援團隊提供人道援助,以及讓他們從洪水災區疏散平民。」

被佔領區的平民無法與親人聯繫

來自俄羅斯佔領區的報導很少。對於那些與人權組織和國際媒體分享資訊的人來說,與受影響社區直接聯繫的管道仍然非常有限,也很危險。

自從入侵開始以來,俄羅斯軍隊在佔領的地區更換了烏克蘭的行動網路。被困在手機訊號差、電池耗盡且沒有電的洪水災區的人們,一直在努力與親人聯繫。對通訊安全的擔憂,以及對外提供佔領區資訊的人所面臨的風險,使情況更加複雜。

「這些俄羅斯佔領的村莊和城鎮中的人們被洪災困住,嘗試與他們接觸是很令人不安的。」

透過俄羅斯的網路來談話很有風險,我們的消息來源都非常清楚他們可能會因與我們聯繫而面臨報復。

國際特赦組織區域研究員Anna Wright

嚴重的人道和生態危機

水壩下游地區的洪水使得俄羅斯全面入侵以來的烏克蘭人道危機嚴重惡化,同時也對上游造成了直接和災難性的影響,許多社區迫切需要水和極為關鍵的援助。

第聶伯羅河(Dnipro)右岸地區的消息來源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卡科夫卡水壩的爆炸造成了兩場災難:下游地區的洪水和上游地區的乾旱。」

「第聶伯羅河的河濱社區已經5天沒有水了。志工每個人發了5公升的水,但問題是:這5公升的水應該要撐多久的時間?一天、一週、還是一個月?⋯⋯大家都動員起來支持被洪水淹沒的社區,但因口渴而掙扎求生的人處境也同樣可怕。」消息來源表示。

事實證明,洪水對受災地區的農業已經造成災難性影響,下游和上游皆然。對於那些靠務農謀生的人來說,水壩被毀導致了經濟危機和生態破壞。

在第聶伯羅區域的Grushivka村,葡萄藤正在枯死,因為沒有水可以灌溉。自從俄羅斯入侵開始,該地區的小型農業企業就已經面臨嚴重的經濟困難,如今他們更將完全失去生計,因為他們現在面臨缺水而無法種植和銷售農產品。

尼古拉耶夫(Mykolaiv)和赫爾松(Kherson)區域的洪水也讓清除地雷的工作變得極為複雜。許多地方被淹沒的地形仍然無法進入,人們擔心地雷和其他未爆彈已經被洪水帶到以前安全的地區;而沉積物層層掩蓋住地雷,使地雷更難被找到。

在這場災難之前,讓烏克蘭擺脫地雷的這項挑戰就已經十分艱鉅。國際社會必須竭盡全力來協助清除洪水災區的地雷。

國際特赦組織區域研究員Anna Wright

「在這場災難之前,讓烏克蘭擺脫地雷的這項挑戰就已經十分艱鉅。國際社會必須竭盡全力來協助清除洪水災區的地雷。這是讓該區域的農田可供農民安全使用的漫長過程中,關鍵的一步。」

「讓卡科夫卡水壩被毀的人必須被繩之以法,在烏克蘭犯下國際法罪行的所有人也必須被追究責任。與此同時,拯救人們的生命和生計、防止更多的死亡和災難,絕對是當務之急。」

*為保護身份,皆已被改名

自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以來,國際特赦組織一直在記錄戰爭罪和其他違反國際人道法的行為。國際特赦組織迄今為止發布的所有成果均可在此處閱讀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