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報告:因俄羅斯入侵而流離失所,年長者無法得到住處,面臨更高的風險

  • 年長者的傷亡比例比其他年齡層高
  • 年長者居住在毀損的房屋和危險的環境
  • 俄羅斯入侵導致成千上萬流離失所的年長者居住在資源匱乏的國家機構中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於新報告中表示,俄羅斯入侵期間,烏克蘭年長者傷亡慘重,且於流離失所後,無法在與其他年齡層平等的條件下得到住處。

本報告《「我曾經有個家」:烏克蘭年長者的戰爭、流離失所和取得住處經驗》,記錄下年長者時常留在受衝突影響的地區或無法逃離,導致他們容易受傷且須居住在嚴重破損房屋的危險環境下。設法逃離的年長者時常無法負擔房屋租金,同時亦有成千上萬人必須住進資源匱乏的國家機構,機構內的員工人數不足,無法提供年長者所需的照顧。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對各年齡層的平民都造成毀滅性的影響,威脅年長者的人身安全,也導致數百萬人被迫離開家園。保障烏克蘭年長平民權利最適切的辦法,終究是讓俄羅斯終止這場非法戰爭。

俄羅斯的毀滅性入侵,對烏克蘭年長者造成嚴重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專題研究員蘿菈・米爾(Laura Mills)

國際特赦組織年長者與身心障礙者研究員蘿菈・米爾表示:「俄羅斯的毀滅性入侵,對烏克蘭年長者造成嚴重影響。許多人留在地面攻擊和空襲頻繁的地區,非常容易遭受波及。」

「年長者時常留在危險的住家,或是在得以逃離時,只能前往資源不足以應付他們需求的收容中心,若他們有身心障礙的話更是如此。在那裡,他們就有被安置在國家機構的風險。嚴冬來臨之際,國際社會必須緊急採取行動,加強對年長者的支持。」

行動不便的年長女性從烏克蘭的卡爾可夫地區(Kharkiv)撤離;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行動不便的年長女性從烏克蘭的卡爾可夫地區(Kharkiv)撤離;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烏克蘭政府為了將民眾從受衝突影響的區域撤離已做出重大努力,包含7月宣布強制撤離頓內次克地區(Donetsk)約20萬人。

然而,為了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年長者提供住處的成本和後勤工作,不應僅由烏克蘭負擔。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其他國家協助年長者撤離,並特別照顧年長的身心障礙者,前往國外的無障礙住處。

國際組織必須為年長者提供更多財務援助,讓他們得以負擔房屋租金,並與烏克蘭當局共同合作,將年長者納入新建住所的優先安置名單。

不符比例的風險

在烏克蘭,超過60歲的人佔了將近四分之一人口。年長者在攻擊之下特別脆弱——根據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的烏克蘭平民傷亡數據,2022年2月至9月,有記錄到年紀的平民罹難者中,超過60歲的人就佔了34%。

年長者有健康問題的比例較高,在被佔領區面臨的風險也較高。俄羅斯部隊嚴重限制這些地區的人道援助,已公然違反國際法。

在烏克蘭的切爾尼戈夫(Chernihiv),澳哈・科特(Olha Kot)站在她被攻擊嚴重破壞的住家前;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烏克蘭的切爾尼戈夫(Chernihiv),澳哈・科特(Olha Kot)站在她被攻擊嚴重破壞的住家前;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64歲的史薇拉娜*住在卡爾可夫附近一個被俄羅斯佔領的村莊,她表示自己61歲的弟弟在2022年4月中風,隨後住院接受治療,但醫院沒有電和自來水,他在隔天就得出院。

史薇拉娜表示:「他們什麼事都沒辦法做,不能照心電圖、也不能照腦電圖,連藥物都沒有。」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檢視過的死亡證明,不到一週後,她的弟弟就因二次中風過世。

流離失所和收容機構人數增加

許多流離失所的年長者難以找到合適的住所。由於房屋租金上漲,加上退休金遠低於能維持基本生活水準的金額,年長者無法進入私人市場,他們完全失去住處的風險因而上升。

73歲的妮娜・史拉科瓦(Nina Silakova)在流離失所之前住在盧甘斯克地區(Luhansk),先前被迫退租2次:一次在8月,當時她心臟病發作,她的房東擔心自己必須照顧她,另一次則是在10月。妮娜擔心自己無法找到第3間公寓:「市內已經沒有同樣價格的住房,因為 [流離失所的人] 太多⋯⋯我不知道能去哪裡⋯⋯我該去街上詢問路人嗎?他們不會理我,只會把我當成生病的老奶奶。」

在烏克蘭的卡爾可夫地區,一名年長男子在沒電、沒瓦斯的情況下,用瓦斯罐燒水;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烏克蘭的卡爾可夫地區,一名年長男子在沒電、沒瓦斯的情況下,用瓦斯罐燒水;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國際特赦組織發現對於身心障礙的年長者來說,收容所的無障礙設施不足,也沒有足夠的員工照顧他們。因此,身心障礙的年長者別無選擇,只能住在國家機構。

根據烏克蘭社會政策部發布的聲明,在2022年2月至7月期間,就有至少4,000名在衝突中失去家園的年長者被安置在國家機構。

他們無法負擔房租和水電費,也沒有錢吃飯,所以我們必須將他們送到安養中心。

 

在第聶伯羅經營流離失所的身心障礙年長者收容所的澳哈・沃柯瓦

在第聶伯羅(Dnipro)經營流離失所的身心障礙年長者收容所的澳哈・沃柯瓦(Olha Volkova)表示:「大約有60%的人 [被送到機構內]。他們無法負擔房租和水電費,也沒有錢吃飯,所以我們必須將他們送到安養中心。」

國際特赦組織拜訪了烏克蘭7所為年長者和身心障礙者設置的機構,發現這些機構無法提供這些民眾所需的照顧,尤其是行動不便的年長者,而員工人數不足是原因之一。烏克蘭獨立觀察員表示,這個情況在俄羅斯入侵之前就很常見,而戰爭加劇了人手不足的問題。

我們被拋棄在這裡。

76歲的卡爾可夫地區的機構住民柳德米拉(Liudmyla)

76歲的卡爾可夫機構住民柳德米拉表示:「他們只會在早上和傍晚幫我換尿布時幫我翻身⋯⋯我們被拋棄在這裡。」

澳哈・沃柯瓦表示:「在安養中心裡面,基本上沒辦法復健。進來的人就會躺著直到過世。」

由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仍然持續,民用基礎設施和服務都處於巨大壓力之下。然而,烏克蘭政府必須竭盡所能,確保監察人員能夠進入國家機構,政府也必須確保國家機構內的年長者被列入替代住宅完工後的優先入住名單。

危險住宅

有些年長者選擇留在家中,其他年長者則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由於他們較難得到撤離的資訊,因此難以逃離。

烏克蘭的卡爾可夫地區,一名年長者在他被攻擊破壞的住宅;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烏克蘭的卡爾可夫地區,一名年長者在他被攻擊破壞的住宅;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61歲的柳德米拉・澤諾賽克(Liudmyla Zhernosek)與坐輪椅的66歲丈夫同住在切爾尼戈夫。她表示:「我每天看到年輕人背著背包經過我住的大樓。後來我才在樓梯間,聽到別人說他們要去市中心,還可以從那邊撤離。但去那邊需要走路40分鐘,我沒辦法和丈夫一起過去。沒有人跟我們說撤離的資訊,我都是在結束後才發現有這些事。」

沒有人跟我們說撤離的資訊,我都是在結束後才發現有這些事。

61歲的柳德米拉・澤諾賽克,住在切爾尼戈夫

國際特赦組織也記錄到年長者住在沒有電、瓦斯或自來水的房屋。武裝衝突造成窗戶或屋頂毀損,已無法保護室內不受降雨、降雪或低溫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在切爾尼戈夫訪問76歲的漢娜・賽利文(Hanna Selivon)時,只有廁所上方有遮蔽物,志工在浴缸裡放了床墊讓她睡覺。

漢娜・賽利文在她位於切爾尼戈夫被毀壞的住家;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漢娜・賽利文在她位於切爾尼戈夫被毀壞的住家;2022年10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漢娜表示:「住在我那條街上的人都離開了。只剩下我和另外兩位年長女性⋯⋯其中一人行動不便。我們無處可去。我會躲在地窖的洞裡面⋯⋯3月29日那天發生非常多次砲擊,我 [從地窖] 出來的時候,到處都是火光⋯⋯[我的房子] 燒起來了。我的腿沒辦法移動。」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透過協助年長者自願撤離到國外、確保年長者列入現金援助的優先對象,以及支持為身心障礙年長者建造無障礙住宅,加強對烏克蘭年長者的支持。

年長者必須被撤離到無障礙收容所,且必須優先修復他們的住宅。

 

蘿菈・米爾

蘿菈・米爾表示:「寒冬已經到來,年長者必須被撤離到無障礙收容所,且必須優先修復他們的住宅。」

研究方法

國際特赦組織在本報告中共訪問226人,包含親自拜訪7個國家機構。本研究於2022年3月至10月進行,其中包含於2022年6月至7月參訪烏克蘭4週。

戰爭罪究責

國際特赦組織一直在記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期間,所犯下的戰爭罪和其他違反國際人道法罪行。可在此閱讀國際特赦組織發表的所有內容。

國際特赦組織早已不斷呼籲,對於應該為入侵烏克蘭和違反國際法負責的俄羅斯部隊成員及官員,須追究其責任;我們也樂見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於烏克蘭進行中的調查。要全面追究在烏克蘭犯下罪行的責任,需要聯合國及其機構的共同努力,國家也需要依照普遍管轄權採取新措施。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