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方在克耶邦使用國際禁止的地雷,已構成戰爭罪

  • 地雷等無差別攻擊武器造成平民傷亡
  • 軍隊將地雷設置於住家、農地與教堂庭院
  • 緬甸持續使用反步兵地雷,與全球背道而馳

國際特赦組織在克耶邦(克倫尼邦)受衝突影響區進行實地調查後,於7月20日表示緬甸軍方在村莊內與周圍大規模設置地雷,已經犯下戰爭罪。

反步兵地雷屬於無差別攻擊武器,在國際上已被禁止使用。緬甸軍隊埋下的地雷已造成平民嚴重傷亡,更將帶來長期影響,包含讓人民無法重返家園或到田地農耕。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變副秘書長邁特.威爾斯(Matt Wells)表示:「緬甸軍隊使用地雷的行徑既可惡又殘忍。全球已經大量禁止這類無差別攻擊的武器,緬甸軍隊卻將其設置在人們的庭院、家園,甚至是樓梯廊道和教堂週遭。」

緬甸軍隊使用地雷的行徑既可惡又殘忍。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變副秘書長邁特.威爾斯

「世界必須立即回應緬甸軍隊對全國平民犯下的暴行。全球各國必須停止供應緬甸軍武,並傾盡全力確保犯下戰爭罪的人將被追究責任究責。」

從2022年6月25日至7月8日,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訪問了43名克耶邦代莫索鎮(Demoso)、普盧索鎮(Hpruso)與壘固鎮(Loikaw)等城鎮的的居民。克耶邦的衝突自軍事政變後又重新爆發,而上述城鎮自2021年5月開始便一直處在緬甸軍隊與克倫尼武裝部隊的戰火中心。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地雷爆炸的倖存者、目擊者,以及曾治療過地雷受害者的醫療專業人員和曾在村莊發現或解除地雷的人。國際特赦組織也到數個於近期排雷的村莊訪視。

緬甸軍隊埋下多種能自行引爆的地雷,包含M-14地雷,通常在受害者的腳踝處爆炸;以及威力更強的MM-2地雷,通常會在膝蓋高度爆炸,造成傷者其他身體部位受傷,因此面臨失血過多而死亡的風險。

反步兵地雷(包含M-14地雷與MM-2地雷在內)均屬無差攻擊武器,在國際人道習慣法以及1997年通過的《地雷禁止條約》(關於禁止使用、儲存、生產和轉讓殺傷人員地雷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1997 Mine Ban Treaty)中皆受到禁止,全球有164個締約國。根據地雷監控(Landmine Monitor)的報告,緬甸軍隊是唯一一個在2020年至2021年仍在使用反步兵地雷的國家軍隊。

死傷的平民

2022年2月,緬甸軍在代莫索鎮的的Daw Thea村發動空襲,造成鄰村2人死亡,也讓62歲的Lu Reh與家人流離失所。6月10日,他與其他人一同返回家中收拾東西。

Lu Reh行經一條髒亂的小路打算撿拾水果時,意外踏中地雷,導致右腿膝蓋以下撕裂脫落,小腿處的骨頭赤裸可見。根據目擊者與其他知道事發經過的人表示,Lu Reh的左腿與右手同樣受了傷,造成他大量失血,並在送醫途中身亡。

緬甸軍隊自2022年2月開始控制了當地整個區域,第66輕步兵師(66th Light Infantry Division)的士兵則駐紮在幾個鄰近的村莊。

克倫尼人權組織(Karenni Human Rights Group)發現自2021年6月以來,克耶邦至少有20位平民因地雷身亡或身受重傷。社運人士、當地救援人員與未經正規訓練但試圖排雷的人員表示,軍隊在過去數個月內的地雷使用量急遽上升,尤其是當軍隊要從某個地方撤退的時候。

2022年4月上旬,52歲的Rosie和17歲的女兒Ma Thein Yar Lin試圖回到位於壘固鎮的家,他們自1月開始便因為衝突而流離失所。Rosie將摩托車停在石子路附近,而Ma Thein Yar Lin則徒步走了一小段距離要去上廁所。

我聽到爆炸聲,接著看到陣陣濃煙。
我聽見女兒大叫:「媽媽!媽媽!」接著看見她倒臥在地⋯⋯我的女兒就這樣失去了她的腿。

Rosie,女兒在地雷意外中受傷

Rosie回憶:「我聽到爆炸聲,接著看到陣陣濃煙。我聽見女兒大叫:『媽媽!媽媽!』接著看見她倒臥在地。」

「我的女兒就這樣失去了她的腿⋯⋯我去找 [她的腿],但當時 [剛好路過而停下來] 幫助我們的男子說:『不要動!會有別的地雷。現在最重要的是止血。』」

Ma Thein Yar Lin失去了右小腿中段以下的部位,且整條左腿都卡了地雷的碎片。她現在必須使用朋友捐贈的輪椅。她和母親無法回到家中,部分原因就是房子和廁所並非無障礙設計。

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她想繼續完成學業。在Covid-19疫情之前,她已經讀到11年級,但學業因政變而暫停。她說她也想確保自己的腿康復,這樣才能安裝品質優良的義肢。

攻擊教堂

2022年6月27日,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拜訪了普盧索鎮Daw Ngay Khu村的聖馬太教堂。6月中該區域發生衝突時,軍方在教堂庭院埋下了至少8枚地雷。

國際特赦組織拍下已排雷的地點,包含大門入口前方的小路和教堂後方。參與教堂排雷的人員認為,教堂還有更多尚未發現的地雷。

2022年6月15日,緬甸士兵在庭院埋下地雷後將聖馬太教堂燒毀。©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22年6月15日,緬甸士兵在庭院埋下地雷後將聖馬太教堂燒毀。© Amnesty International

6月15日下午,士兵也燒毀了教堂和隔壁牧師的房子。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於事發12天後拜訪時,儲放在牧師家裡的穀物還在持續悶燒。

一名來自Daw Ngay Khu村的41歲女子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那座教堂是我們村子的中心。[軍隊來臨時] 我們擔心自己的財物安全,所以把財物拿到教堂寄放。因為教堂是神聖的地方,我們以為緬甸軍方不會攻擊那裡。」

研究員在教堂庭院看到一件被丟棄的第66輕步兵師制服,以及一些彈殼和一發40毫米榴彈發射器用過的子彈。

國際特赦組織先前於2022年6月發表的報告中指出第66輕步兵師在克耶邦犯下戰爭罪以及可能犯下危害人類罪。

6位居民和一些參與村莊排雷的人員表示,除了教堂以外,緬甸士兵也在Daw Ngay Khu村的住家內和附近設置地雷。Daw Ngay Khu村其他區域也可能仍受地雷污染。

大規模流離失所和蔓延的恐懼

國際特赦組織得到的可信資訊指出,緬甸軍方近幾個月已經在普盧索鎮、代莫索鎮與壘固鎮至少20個村莊設置地雷。在克耶邦和撣邦南部,可能還有更多已經受到地雷污染的村莊。

緬甸軍方似乎系統性的在駐紮基地附近和撤退區域設置地雷。撣邦南部的Moe Bye和克耶邦普盧索鎮之間的主要道路周邊區域受地雷污染的情況特別嚴重。如國際特赦組織先前的報告指出,2022年2月至4月之間,軍方系統性的在前述區域燒毀房屋。

士兵在住宅的庭院、門口和廁所外面設置地雷。在至少一起有紀錄的案例中,士兵在房子的樓梯廊道設置帶有絆網的簡易爆炸裝置(IED)作為陷阱。他們也在通往稻田的路徑上設置地雷;可信證據指出,近期至少有一位平民在前往田地時,因踩到地雷而受重傷。

克耶邦這些地區的流離失所平民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少數民族武裝團體的戰鬥員曾警告他們,緬甸軍隊在他們的村莊使用地雷,並表示他們不應該回去。到目前為止,這些警告有助於限制平民傷亡的人數,但許多人迫切希望能在種植季節見到他們的土地並在田裡工作。

克耶邦的流離失所者營地。© Amnesty International
克耶邦的流離失所者營地。©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歲的Paulina是Daw Ngay Khu村的一名教師,她說她的房子在戰鬥中被軍用迫擊砲炸毀,士兵們隨後駐紮在村裡。她說:

「去年我們可以來回移動,從村裡拿東西。但今年我們不敢回去了⋯⋯我們擔心地雷,因為他們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埋有地雷。」

有限的排雷工作絕大多數是由武裝團體成員進行的,他們只用基本的設備手動排雷,沒有經過任何專業培訓。而地雷污染仍然廣泛存在。

在緬甸軍隊與武裝團體發生衝突的其他地區,地雷污染對生命和生計構成的威脅仍然是一個問題。2017年,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在緬甸若開邦和孟加拉邊境發生的多起地雷傷害羅興亞男女和兒童的事件。

未來幾年,軍方在家庭和村莊中濫用地雷的行為將繼續對克耶邦的平民造成毀滅性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資深危機顧問Rawya Rageh

國際特赦組織資深危機顧問Rawya Rageh表示:「未來幾年,軍方在家庭和村莊中濫用地雷的行為將繼續對克耶邦的平民造成毀滅性影響。我們從痛苦的經歷中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平民的傷亡會不斷增加,而大範圍的地雷污染將持續阻止人們返回家園和農田。」

「緬甸軍方領導階層應立即停止使用地雷,並與世界大多數國家一同支持《地雷禁止條約》,其中包含排雷和受害者援助的條款。緬甸人民迫切需要更大規模的人道行動,以解決日益嚴重的糧食不安全問題,並確保為地雷爆炸的倖存者提供適當的康復、心理社會和其他所需的照護支持,並為衝突後的排雷行動進行充分的規劃和資源配置,以清除受到地雷污染的領域。」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