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調查:俄羅斯強烈轟炸卡爾可夫造成數百人死亡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表示,俄羅斯使用普遍禁止的集束彈藥和原本就不準確的火箭彈,無差別轟炸烏克蘭城市卡爾可夫,造成數百位平民死亡。
 
《「任何人隨時都可能死去」: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卡爾可夫的無差別攻擊》Anyone can die at any time’: Indiscriminate attacks by Russian forces in Kharkiv, Ukraine)這篇新報告,記錄自2月底入侵開始以來,俄羅斯軍隊如何連續強烈轟炸卡爾可夫住宅社區,造成大規模死亡和破壞。
 
國際特赦組織在全面的調查中,發現俄羅斯軍隊多次使用9N210/9N235集束彈藥以及散佈地雷,二者都因其無差別攻擊的效果受國際條約禁止。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卡爾可夫人民近幾個月來已經面臨接二連三的強烈無差別攻擊,造成數百位平民傷亡。

國際特赦組織資深危機處理顧問Donatella Rovera

「人們在自己家裡、在街上、在遊樂場、在墓地,排隊等待人道援助,或購買食物和藥物時被殺。」
 
「俄軍多次使用普遍禁止的集束彈藥令人震驚,這進一步指出俄軍完全漠視平民性命。負責這些駭人攻擊的俄羅斯軍隊必須為其行為被追究責任,而受害者及其家屬必須得到完整賠償。」
 
卡爾可夫地區軍事管理局醫療部主任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自衝突開始,卡爾可夫地區已經有606位平民死亡、1248位平民受傷。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的多數攻擊在大範圍區域造成多人傷亡。
 
雖然俄羅斯皆非《集束彈藥公約》《殺傷人員地雷公約》的締約國,但國際人道法禁止無差別攻擊以及使用帶有無差別攻擊效果的武器。發動無差別攻擊造成平民傷亡或民用物品損壞構成戰爭罪。

遊樂場攻擊

卡爾可夫是150萬人的家,轟炸卡爾可夫始於2月24日俄羅斯開始入侵烏克蘭當天。城市北部和東部的住宅社區是被轟炸破壞最嚴重的區域。
 
4月15日下午,俄羅斯軍隊朝工業區的麥魯街(Myru Street)及其周圍發射集束彈藥。至少9位平民死亡、超過35人受傷,包含幾名兒童。卡爾可夫市第25臨床醫院的醫生,向國際特赦組織展示他們從傷患身上移除的金屬碎片,包含9N210/9N235集束彈藥的獨特鋼棒。
 
53歲的護理師塔緹亞娜・艾哈耶娃(Tatiana Ahayeva)在數個集束彈藥爆炸的時候站在住家建築門口。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突然之間到處都有鞭炮聲,聲音很多,到處都是。我看到發生爆炸的地方冒出黑煙。我們趴到地上試著找掩護。我們鄰居的兒子是名叫艾爾坦姆・舍甫琴科(Artem Shevchenko)的16歲男孩,他當場死亡⋯⋯他父親的髖骨碎裂,腿上有彈片造成的傷口。我很難說爆炸持續多久,一分鐘感覺就像永遠一樣久。」
 
在附近的遊樂場,41歲的奧克薩娜・利特維年科(Oksana Litvynyenko)在數個集束彈藥的爆炸中受重傷,當時她正和丈夫伊凡(Ivan)和他們的4歲女兒走在一起。彈片刺進她的背部、胸部和下腹部,刺穿她的肺部和脊椎。她在6月11日過世。攻擊發生在下午,當時很多家庭帶著孩子在遊樂場玩。
 

麥魯街附近的遊樂場。© Amnesty International
麥魯街附近的遊樂場。© Amnesty International

 
伊凡在4月26日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突然間,我看到一道閃光⋯⋯我抓住女兒,把她推到樹旁邊然後抱住樹,這樣她能被樹和我的身體保護。煙很濃,我什麼都看不到⋯⋯煙逐漸散去之後,我看到人們倒在地上⋯⋯我的妻子奧克薩娜倒在地上。女兒看到她媽媽倒在地上的血泊中,她跟我說:『媽媽死了,其他人也死了。我們回家。』她很震驚,我也是。我還不知道我的妻子能不能康復,醫生還無法確定她能不能再次說話或走路。我們的世界已經徹底改變。」
 
在加護病房超過一個月後,奧克薩娜的情況稍微好轉,但她在6月11日時仍因傷勢而死亡。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員在遊樂場找到9N210/9N235集束彈藥獨特的葉片、金屬子彈和其他碎片。水泥地上也看得到一些小洞,符合這種彈藥爆炸後可能造成的破壞。

人道隊伍攻擊

3月24日上午,集束彈藥擊中Akademika Pavlova地鐵站附近的停車場,那裡當時有數百人排隊等待人道援助,造成至少6人死亡、15人受傷。
 
攻擊現場附近的寵物店銷售助理瓦萊莉雅・柯利須金納(Valeriia Kolyshkina)表示,爆炸破壞附近一間商店的玻璃門面,造成一名男子死亡。
 

人們在Akademika Pavlova地鐵站尋求保護。© Amnesty International
人們在Akademika Pavlova地鐵站尋求保護。© Amnesty International

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一名男子就在店外死亡。他站在外面抽菸,他的妻子去買寵物的食物⋯⋯我站在櫃檯後面,金屬彈片從前面的窗戶飛進來,飛過我的頭頂。然後又有好幾次爆炸。大家都非常恐慌。店裡都是人。我們跑到店後方的儲藏室尋求保護。當時的情況非常恐怖⋯⋯我以為我會死掉。」
 
目擊攻擊的當地警察路斯蘭表示:「情況非常糟糕,彈片像下雨一樣落下。」
 
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員找到220毫米自推式多管火箭彈的殘骸,帶有30枚子彈,埋在柏油碎石地面一個洞裡。在那周圍,他們也找到9N210/9N235集束彈藥的葉片、碎片以及其他坑洞。
 
另外2枚集束彈藥擊中聖三一教堂的屋頂,距離火箭彈擊中的地點約500公尺。此教堂是人道中心,志工在那裡準備食物和援助包分發給難以抵達人道援助發放地點的人,例如老人、身心障礙者和行動不便的人。佩特羅・羅伯伊科(Petro Loboiko)牧師和謝爾伊・安德列伊維奇(Serhii Andreiivich)牧師,向國際特赦組織展示2枚集束彈藥在屋頂爆炸後射穿教堂圍牆和門的彈片。

失去四肢

3月12日下午,30歲的物流經理、同時也是母親的薇洛妮卡・切雷維奇科( Veronica Cherevychko),在一枚冰雹火箭砲擊中她家前面的薩爾提夫卡(Saltivka)社區遊樂場時失去右腿。
 
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爆炸發生時我坐在長椅上。我記得就在爆炸前我聽到一個像哨子的聲音。然後我在醫院醒來,少了一條腿。我的右腿不見了。我的生命現在分成3月12日之前,以及3月12日之後。我之後會習慣的。我現在還沒習慣,常常會試著摸我的腿、抓我的腳⋯⋯我不知道要怎麼說那些做出這件事的人。我永遠無法理解他們。」
 

預設圖片
薇洛妮卡・切雷維奇科( Veronica Cherevychko)© Amnesty International

4月26日上午,同一個社區有多枚集束彈藥爆炸,造成3人死亡、6人受傷。57歲的癌症倖存者歐萊娜・索洛金納(Olena Sorokina)在爆炸中失去雙腿。她當時正坐在住家建築外面等待人道援助送達,卻聽到砲彈飛近的聲音,便跑向建築物的入口。
 
歐萊娜失去知覺,在救護車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失去了一條腿;被送到醫院後,另一條腿也必須截肢。現在她在烏克蘭西部,希望自己能被轉送到歐洲其他地區的復健機構。歐萊娜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抗癌之後,現在我必須面對另一場戰鬥,學習怎麼在沒有雙腿的情況下生活。」 
 
非導引火箭彈——例如俄羅斯軍隊長期使用的冰雹(Grad)和自推式多管火箭彈(Uragan)——原本就不準確,在人口密集的區域使用時等於無差別攻擊的武器。非導引砲彈的誤差超過100公尺。在建築之間的距離僅有幾公尺的住宅區,這種誤差幾乎可以確定會導致平民身亡以及對民用基礎建設造成大規模破壞。
 
至於烏克蘭軍隊,常常從住宅社區發動攻擊,讓這些區域的平民處於危險之中。這種做法違反國際人道法,但絕對不能以此合理化俄羅斯軍隊多次發動無差別攻擊的行為。

研究方法

4月和5月的14天內,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員調查41起攻擊(造成至少62人死亡、至少196人受傷),並在卡爾可夫訪問了160人,包含攻擊的倖存者、受害者親屬、目擊者和治療傷患的醫生。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員收集並分析攻擊現場的物證,特別是彈藥碎片,以及一系列數位材料。
 
可在此取得國際特赦組織烏克蘭戰爭期間所有進行中的侵犯人權和違反國際人道法行為紀錄。


終止侵略,保護烏克蘭平民

現在,烏克蘭的人們正面臨災難性的人權危機。包含兒童在內,人們正因此死亡,數千條生命危在旦夕。現在就採取行動,要求俄羅斯當局停止侵略行為、保護平民。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