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收回重新開放女生接受教育的決定 對她們的未來造成無法挽回的影響

阿富汗女學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塔利班收回重新開放女生接受教育的決定,讓她們「非常難過」且「受到創傷」。

3月23日,中學女學生在7個月後首次回到教室。在許多女生等待課程開始時,塔利班高層卻在9點宣布將繼續關閉女子學校,「直到所有學校的制服設計都符合阿富汗習俗、文化和伊斯蘭教法」,並要求這些女學生立即離開學校。

剝奪女生受教育的權利,將會對阿富汗重建社會和經濟成長的前景造成深遠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秘書長Yamini Mishra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秘書長Yamini Mishra表示:「塔利班引用伊斯蘭教法和阿富汗文化,是剝奪女性權利的老把戲。他們的決定發生180度大轉變,公然侵犯受教權,也替數百萬阿富汗女孩的未來蒙上一層陰影,這樣的理由完全無法接受。剝奪女生受教育的權利,將會對阿富汗重建社會和經濟成長的前景造成深遠影響。」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國際社會與實質當局塔利班協商時,將女性受教權定為不可讓步的條件。塔利班不得再拖延,必須允許所有年齡的女性上學,並停止使用損人利己的藉口達成歧視目的。」

「我們全部都非常難過」

阿富汗的學生、老師、校長和女性社運人士在抵達學校數小時內收到塔利班的新命令,再次面臨女性受教權被剝奪的現實,感到震驚且失落。

自從塔利班在2021年8月取得對阿富汗掌控,已經對尊重女性受教權做出許多承諾。3月20日,塔利班實質掌權的教育部發佈一項聲明,宣布所有學校將在寒假後於3月24日重新開放。然而,女中學依然保持關閉。赫拉特省(Herat)的中學只開放2天;在第3天,女學生得知她們仍被禁止上學。

17歲的娜蒂亞(Nadia)是巴達赫尚省(Badakshan)12年級的學生。3月24日,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我原本非常興奮,抱持滿滿的希望前往學校。我遇到同學和老師,每個人都很開心,大家都很期待課程開始。然而幾分鐘後,校長過來告訴我們必須離開。她收到命令,必須關閉女子學校。我們全部都非常難過。有些人開始哭泣,有些人靜靜地站著。儘管我不想離開學校,還是強迫自己走向大門。再次離開學校,不確定未來能不能被允許回來,讓我心碎。」

自3月23日起,喀布爾(Kabul)、楠格哈爾(Nangarhar)、巴達赫尚(Badakhshan)的居民、學生和女權社運人士已經舉行多起示威,要求塔利班立即開放女子中學。3月26日,喀布爾的一些年輕女性走上街頭。國際特赦組織取得已經證實的影片,片中可見女性社運人士警告當局若剝奪女性受教權,將會奪去導致女學生的失去天賦;將女性排除在教育體制外將造成創傷,也代表她們將沒有未來。

「我們向塔利班展示我們的筆,告訴他們受教育是我們的權利。我們重複喊著:我們想要學習。」

喀布爾市內有多所高中回報,女學生原已回到校園,但很快就被命令回家。16歲的娜凱薩(Nakisa)是喀布爾11年級的學生,她是在3月23日去上學的學生之一。她表示:「儘管帶著恐懼和不確定感,我還是去了學校。我原本希望得到允許能開始上課,但9點的時候,幾名男子進入我們學校,帶來教育部的信。以前,若沒有事先和管理單位協調,任何男性都不允許進入學校。但就在那天,塔利班未經允許就進入學校,要求校長叫所有女生回家並關閉學校。校長隨即哭了。」

娜凱薩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學生勇敢抗議這個180度的轉變,導致塔利班當局對她們施以肢體暴力。「我們開始抗議 [⋯⋯] 我們向塔利班展示我們的筆,告訴他們受教育是我們的權利。我們重複喊著:我們想要學習。他們開始辱罵推擠我們,要求我們停止抗議。他們也因為校長煽動我們抗議而威脅她。這些挑釁的男子對我們學校的高層領導人無禮,非常不尊重人且令人心碎。」

這些女性持續抗議、要求受教權和一個更好的未來,表現出的勇氣令人欽佩。她們為希望奮戰,國際社會不該在關鍵時刻丟下她們。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秘書長Yamini Mishra

「這些女性持續抗議、要求受教權和一個更好的未來,表現出的勇氣令人欽佩。她們為希望奮戰,國際社會不該在關鍵時刻丟下她們。」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秘書長Yamini Mishra表示。

女權社運人士娜薇達・寇拉薩尼(Nawida Khorasani)呼籲國際社會追究塔利班的責任,要求其遵守先前對女性權利做出的承諾:「塔利班的這些行為,明顯違反其對女性權利曾做出的保證,而國際社會必須追究其責任。」

塔利班似乎正逐漸走回頭路,恢復1990年代的壓迫性政策,當時所有女子學校皆被禁止,女性也不被允許出現在公共場所。

「受教權是人權,塔利班身為阿富汗的實質領導當局,有義務維護這項權利。塔利班目前推行的政策充滿歧視、不公,且違反國際法。」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