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燃燒」: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月後

文/ 瑪莉亞・顧利耶娃(Maria Guryeva),國際特赦組織烏克蘭分會

2月24日晚上,我睡不著,不停的查看推特,想找到俄羅斯侵略不會發生的跡象。對很多身在烏克蘭的人來說,那是個無眠的夜晚。

我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整理動態消息頁面,讀到的消息愈來愈令人擔憂:「烏克蘭東部邊界區域所有領空已經關閉」、「俄羅斯外交人員匆忙離開駐烏克蘭大使館」。幾個小時過去。再次重新整理動態消息頁面後,出現閉路電視影像片段,影片中坦克通過其中一個邊界檢查哨進入烏克蘭。「戰爭開始了」——類似訊息接二連三的出現。

就在我看到消息不久後,有東西爆炸了,聲音很大。我全家人都被嚇醒,極為震驚並感到難以置信。幾分鐘內,我們拿了幾週前「以防萬一」準備好的兩個後背包、替睡眼惺忪的女兒在睡衣外穿上冬季大衣,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我們的小窩。那天早晨天色昏暗,還起了霧。我清晨泡好的茶還放在桌上,一口也沒喝。

雖然俄羅斯有可能入侵的討論已經持續好幾個月,身在烏克蘭的人依然相信類似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很低。不在烏克蘭的人也覺得不太可能發生。入侵造成的嚴重後果不僅會影響我的國家,也會影響俄羅斯以及世界各地許多國家。想當然爾,沒有人會讓這種事發生吧。

雖然俄羅斯有可能入侵的討論已經持續好幾個月,身在烏克蘭的人依然相信類似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很低。不在烏克蘭的人也覺得不太可能發生。

幾個月以來,雖然新聞令人擔憂,身在烏克蘭的人還是試著過正常生活。然而,現在回過頭來看,入侵即將發生的跡象,確實在當時快速的出現。

2022年1月,俄羅斯在烏克蘭邊界附近部署了大約10萬人的部隊和軍事裝備。據稱這些部隊當時在進行軍事演習,不久後就會離開,回到他們的基地。

2月15日,俄羅斯國家杜馬(下議院)要求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承認烏克蘭東部由俄羅斯支持的武裝團體控制的領土——所謂「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獨立。

在那之後不到一週,普丁召集並主持一場電視轉播的俄羅斯安全理事會會議。那場會議要求理事會成員一一表達他們對承認「共和國」的意見。結果不出所料,儘管有些人顯得很緊張,所有成員皆表達強烈支持。

2月21日當天,普丁在電視轉播的演講中表示,烏克蘭從來不是真正的國家,是在20世紀時「人工」創造出來的。那場演講很長,普丁在演講中否定烏克蘭的國家地位、指責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並承諾恢復俄羅斯的「歷史正義」。

「他是在宣戰嗎?」——有些外國記者聽完他的演講後在推特上發問。問題很快就有了清楚的答案。

2月24日,俄羅斯開始侵略行動,砲擊烏克蘭多處軍事設施;俄羅斯部隊從烏克蘭北部、東部及其佔領的南部克里米亞跨越邊界;俄羅斯船艦封鎖了黑海。

過去一個月內,俄羅斯部隊一再違反《國際人道法》(戰爭法),系統性發動無差別攻擊導致平民傷亡,也摧毀住家、醫院、學校和其他平民基礎設施。

歐洲這場戰爭的規模和影響,是二戰以來最嚴重的。數百名、甚至高達數千名的平民在俄羅斯軍隊發動的攻擊中傷亡。超過1000萬人流離失所,且有超過300萬人從烏克蘭逃往其他國家。

歐洲這場戰爭的規模和影響,是二戰以來最嚴重的。數百名、甚至高達數千名的平民在俄羅斯軍隊發動的攻擊中傷亡。

雖然在侵略初期,普丁宣稱俄羅斯軍隊僅會攻擊軍事基礎設施,然而這從來都不是事實。

入侵開始的幾小時內,國際特赦組織便證實烏克蘭境內發生無差別攻擊的報導和影片。針對醫院和學校的多起攻擊留下紀錄。俄羅斯部隊使用彈道飛彈等不精確的爆炸性武器和集束彈藥等違禁武器。俄羅斯軍隊發動的攻擊摧毀了住宅、學校、幼稚園、醫療設施和食品商店。

愈來愈多報導指出,俄羅斯部隊犯下越來越嚴重的戰爭罪。

若你有在看新聞,就會知道烏克蘭的卡爾可夫(Kharkiv)、基輔(Kyiv)和馬里烏波爾(Mariupol)等大城市,以及數十個小鎮和村莊遭受無情的攻擊。當地絕望的居民遭受戰火波及,或被攻擊他們的俄羅斯軍隊圍困。

烏克蘭第二大城卡爾可夫距離俄羅斯邊界大約30公里,不斷遭受轟炸、有數十人傷亡,平民基礎設施遭到嚴重破壞或完全摧毀,民眾在惡劣的條件下掙扎生存。

伊爾平(Irpin)和布查(Bucha)等鄰近基輔的城鎮,原本是風景明媚且安靜的社區,廣受年輕家庭歡迎。但城鎮現在多處遭到破壞、瀕臨全毀邊緣,數百人死亡、數千人流離失所。平靜的郊區現在成為人道災難的現場。

烏克蘭東部的伊久姆(Izyum),原本是擁有超過4萬人口的城鎮。現在已經遭到大規模破壞。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得到的證詞,身在伊久姆的人無法取得電力、瓦斯或暖氣。所有的通訊管道都被切斷,也因缺乏衛生設施和乾淨的水而受苦。

好不容易逃離城鎮的人們分享了他們的故事。

塔蒂亞娜和她5個月大的孩子一起躲在城鎮內的收容所,她表示:「我們離開 [撤離] 的時候,只剩下3桶5公升(水)讓55個人使用。我不知道他們要怎麼活下來。」

私人住宅居民娜塔莉雅(Natalia)表示:「我們在地窖裡待了6天。空間很小,我們只能站在裡面,很難有位置躺下。每次 [攻擊之間] 只要有空檔,我們就會快速地跑出去,從母雞那裡拿一些雞蛋⋯⋯我們幾乎沒辦法吃東西,孩子肚子很餓。我們的食物僅有剩下的乾麵包、地窖裡的蘋果、醃黃瓜罐頭和果醬⋯⋯我們無法從任何地方得到食物,也沒辦法離開家。所有東西都遭受砲火攻擊。」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摧毀了生命、城市、家庭,以及許多人的希望和夢想。

然而,普丁下令的破壞行動不僅對烏克蘭及其人民造成傷害,也摧毀了許多俄羅斯人的希望和抱負。

由於戰爭導致糧食危機加劇也破壞環境,這場戰爭傷害的不僅只有這兩國的人民。愈來愈多人被迫離開家園尋求更安全的生活。

然而,和廣場革命(Maidan revolution)期間一樣,烏克蘭社會展現出高度韌性,以及在最黑暗的時刻團結起來、散播希望的能力。

公民社會團體一直是烏克蘭社會多年來的支柱,現在專注於幫助平民——他們在不斷的轟炸之下,冒著生命危險組織撤離行動、從其他國家運送人道救援物資,並試圖將物資分配到受影響的區域。

在烏克蘭東部運作的一個草根性非政府組織負責人,正和她的同事一起協助平民從受影響最嚴重的區域撤離。她每天都在臉書發表一篇貼文,寫著:「我們還活著,正在工作。」

雖然在這場戰爭中失去的眾多生命,對烏克蘭人和其他人來說都是未來數十年的傷痛,但只要社運人士、志工和公民社會組織還活者且仍在運作,烏克蘭、和平與人權就有可能恢復。

我仍然抱持希望能夠回家,看到桌上那杯冷掉的茶。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