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證詞:人道走廊必須保障逃離俄羅斯攻擊的平民們安全

國際特赦組織3月10日表示,家園被毀的平民以及因俄羅斯轟炸而被迫逃亡的人們,必須得以進入安全的人道走廊。

迄今,烏克蘭仍有數千人身處非法轟炸之下,數百萬平民在為期兩週的衝突之中被迫流離失所。俄羅斯軍隊攻擊平民、大肆毀壞日常基礎設施,已經違反《日內瓦公約》與國際人權法,俄羅斯軍隊必須立即停止這樣的行動。

真正的人道走廊必須快速、有效和安全地建立起來。人民試圖逃離衝突時不應再面對更多危險。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

至少必須提供安全的撤離路線給平民,但迄今許多證據都顯示這些路線既不可靠又危險。烏克蘭與俄羅斯首先在3月3日同意設立人道走廊讓平民撤離並運送人道救援物資,但人道走廊的設置至今依然緩慢又充滿限制。提供安全通道給逃離轟炸、家園被毀的平民是當務之急;他們也不該被強迫送至俄羅斯控制的區域。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表示:「真正的人道走廊必須快速、有效和安全地建立起來。人民試圖逃離衝突時不應再面對更多危險。」

「國際法禁止蓄意以平民和民用物體為目標,也禁止無差別攻擊。所有非法攻擊都必須停止。目前對人道走廊的迫切需求就是因為俄羅斯背棄其法律義務。遺憾的是,現在急切需要建置人道走廊。」

「衝突各方必須優先考慮讓平民安全離開衝突地區並進入安全避難所,同時不能將平民送至俄羅斯控制的區域。俄羅斯軍隊也必須立即讓人道救援物資能送達仍待在家中的平民。」

烏克蘭當局要求人道走廊必須讓嚴重轟炸的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安赫德(Enerhodar)、蘇梅(Sumy)、伊久姆(Izyum)和沃爾諾瓦哈(Volnovakha)的平民能夠逃離,靠近基輔的居民也應得以前往基輔,包含布查(Bucha)、伊爾平(Irpin)與戈斯托梅利(Hostomel)等城市。國際特赦組織蒐集多位平民的證詞,證實上述地區的平民因俄羅斯不斷轟炸而無法離開。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方同意設置完善且安全的人道走廊,並竭誠尊重協議條款,提供平民有交通管道及充裕時間得以安全離開,並允許國際觀察員進入以監測他們的安全通行的狀況。

醫療院所、學校和平民基礎設施都必須受到保護。即便是戰爭也受到法律的規範。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

「平民隨時隨地都必須受到保護。設置安全的人道走廊是必要之舉,而讓平民死傷無數的非法攻擊必須全面、立刻停止。」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表示。

「國際人道法禁止攻擊平民和民用物體,也禁止無差別攻擊和不符比例的攻擊。醫療院所、學校和平民基礎設施都必須受到保護。即便是戰爭也受到法律的規範。」

衝突各方務必讓公眾的人道救援機構得以觸及所有有需求的平民,包含撤離行動後仍留下的平民。俄羅斯軍隊不得採用類似在格羅茲尼(Gronzy)和敘利亞對平民實施的非法圍攻、無差別轟炸、毀壞基礎設施、逼迫平民只能選擇投降或挨餓。國際特赦組織也反對要求平民遷移到當事人認為不安全的地區,包含克里米亞半島、東烏克蘭頓巴斯地區(Donbass),甚至是俄羅斯等。 

伊爾平的攻擊情形

3月6日,俄羅斯軍隊在基輔近郊城鎮伊爾平(Irpin)開火,砲火擊中撤離過境點,造成幾名試圖逃離的平民死亡。

一名女性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當時在12輛平民汽車組成的車隊中離開伊爾平,車上還標示著「兒童」,卻遭到俄羅斯士兵的攻擊。

她說:「在(經過一輛毀壞的坦克)兩、三分鐘之後,他們就開火了。我們確定有一名30歲的女性身亡,(還有某個親人的)母親過世,她已經60歲了,當時和我一起在車裡。」

「不知是碎片還是子彈擊中我姊夫,距離眼睛只有2毫米,他的手臂也斷了。我們的司機肋骨也受傷。我沒事,只有靠近頭部有個小傷,流了點血⋯⋯但大致上都還好。另一位女性也沒什麼大礙,但她失去了她的母親⋯⋯」

記者在伊爾平拍攝到另一起俄羅斯軍隊的攻擊事件。當時平民正在穿越路口,包含一名婦女和她的兩個孩子在內總共四人遭到殺害。媒體也報導該地多起射擊與轟炸的事件,令人擔憂這些攻擊是無差別攻擊或不符比例的攻擊,已經違反國際人道法。

「根本無法逃離」

國際特赦組織擔心某些族群在逃離衝突時會面臨特殊挑戰。訪問烏克蘭受威脅地區的居民時,我們得知有身心障礙人士、年長者,以及有健康狀況的人,無法輕易從住家撤離、在攻擊期間尋求安全或取得醫療照護。

一名住在切爾尼戈夫(Chernihiv)的38歲女性艾蓮娜(Elena Kozachenko)罹患乳癌,目前正在進行化療。她表示:「我有癌症,需要藥物治療。我上一輪化療是在2月23日,下次應該在4月16日開始。我需要健康檢查,但癌症醫院的周邊地區持續遭到轟炸,要過去那裡太令人害怕了」。

「我想離開,因為 [現在] 罹患癌症的人待在烏克蘭等同自殺。[但] 根本無法逃離⋯⋯我很害怕撤離,因為我根本是個活生生的標靶。」

許多受衝突影響的年長者在試圖逃離或在攻擊中尋求安全時遇到重重阻礙;他們也較不願意離開住處,因為那是他們住了數十載、甚至是一輩子的地方。

一名住在基輔的64歲家庭醫師瑞塔(Rita)表示:「基輔是個老城市,所有年長者、行動不便的人都無法從公寓移動到地下室。他們 [晚上] 想關掉公寓的電源,這樣才不會引來轟炸⋯⋯我們說這對年長者而言簡直是死刑,如果無法使用電梯,他們根本無法離開公寓。」

一名基輔議會的成員(他代表伊爾平、布查和其他受到俄羅斯攻擊的社區)補充:「留下來的幾乎都是年長者⋯⋯對他們來說,留下來比身無分文又沒有食物的離開還來得安全,因為這是他們土生土長的地方,鄰居彼此都認識。如果離開,他們不確定是否有人會幫助他們,他們也沒有錢能夠離開。」

一名住在基輔的70歲女性塔雅娜(Tatyana Sobko)告訴國際特赦組織:「我們不想離開。我們的孩子已經多次想帶我們走⋯⋯但這是我們的家,你怎麼能捨棄家園去別的地方?怎麼可能?⋯⋯這是我們的土地,我們是不會逃的。」

根據國際人道法,年長者、身心障礙人士以及其他可能在逃難時面臨特定風險與挑戰的族群,必須成為優先撤離對象。此外,還必須以包容的方式進行撤離和安全人道走廊的規劃和溝通,包括確保人們能取得資訊、交通和相關服務。

許多烏克蘭受訪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的生活環境擁擠,嚴重缺乏食物、水和藥物。有些人因為俄羅斯持續轟炸,接連數日無法離開地下室。此外,他們也面臨缺電、加熱和通訊設備的情形。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