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烏克蘭的行動是侵略和人權的大災難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明顯違反《聯合國憲章》,這種侵略行動根據國際法屬於犯罪,因此國際特赦組織要求追究所有相關人士的責任。由於上述行為,加上他們入侵烏克蘭至今所犯下的諸多罪行,必須援引他們的私人、個人和集體責任。

國際特赦組織為強調烏克蘭危機的嚴重性,呼籲聯合國成員國維護並捍衛《聯合國憲章》——該憲章禁止使用武力侵犯任何國家的領土完整性或政治獨立性。國際特赦組織理解此禁令的唯一例外,是自我防衛以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授權的武力使用——此次危機皆不屬於以上情形。

國際特赦組織進一步強調,所有國家都有義務以和平的方式解決國際紛爭,避免國際和平、安全和正義受到危害。

這次入侵引發嚴重人權、人道和流離失所的危機,有可能成為歐洲近代史上最嚴重的災難。俄羅斯正在侵犯烏克蘭主權,同時挑戰全球安全架構。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es Callamard)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情形相當嚴重,且只能被一個特徵詮釋:侵略。俄羅斯正在入侵烏克蘭的中心,試圖推翻合法選出的政府,可能對平民的性命、安全和健康造成嚴重影響。俄羅斯所提供的任何理由,都無法合理化自身的行為。犯下這些惡行的國家,甚至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常任理事國。」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es Callamard)表示。

「俄羅斯明顯違反自身的國際義務,其行為公然違反聯合國創立時訂下的規定和準則。所有聯合國會員國都必須明確譴責俄羅斯的行為。俄羅斯明目張膽地漠視規定,絕不能用來鼓勵其他國家仿效,也不能損害聯合國制止類似行為的能力。」

自俄羅斯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以來,國際特赦組織一直記錄到違反人道法和人權法的情況,並且越演越烈,包含無差別攻擊平民區和基礎設施造成平民死亡。攻擊醫院和學校等受保護的場所、使用彈道飛彈等無差別攻擊的武器,以及使用集束彈藥等違禁武器,皆可構成戰爭罪。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聯合國會員國共同譴責俄羅斯的侵略罪行,同時向逃離衝突的烏克蘭國民提供救濟和援助,並確保俄羅斯進行侵略造成的後果,不會將世界推向暴力、侵害和不安全的深淵。

我們必須確保在烏克蘭大量增加的戰爭罪受害者,有聽到國際社會下定決心補償他們所受之苦的這個訊息。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

「在一週內,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嚴重的人權、人道和流離失所的危機,有可能成為歐洲近代史上最嚴重的災難。俄羅斯不僅是在侵犯鄰國及其人民的主權,同時也在挑戰全球安全架構並利用其弱點,包含運作失常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這起事件對所有人都有長遠的影響。我們不能讓進行侵略和違反國際法的俄羅斯成為這些國際安全架構的建造者。」阿格妮斯・卡拉馬爾表示。

2月28日,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辦公室宣布,將在烏克蘭展開調查,並通知所有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的人——包含擔任高階職位、責任最大的人——將個別追究他們的責任。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所有國際刑事法院會員國和整個國際社會配合國際刑事法院的調查。國際刑事法院不能獨自進行調查。若要所有在烏克蘭犯罪的人負起責任,需要聯合國及其附屬機構共同努力、採用創新手法,以及根據普遍管轄權原則,在國家層級採取相關措施。」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表示。

「現在仍屬事件的早期階段,收集和保存證據對未來調查成功與否至關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確保在烏克蘭大量增加的戰爭罪受害者,有聽到國際社會下定決心補償他們所受之苦的這個訊息。」

背景資訊

嚴重違反衝突相關規定的行為構成戰爭罪,有些類似的行為編纂在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中。國際刑事法院擁有烏克蘭戰爭罪的管轄權,而烏克蘭已在2015年宣布接受國際刑事法院自2014年2月20日起對其領土內發生的犯罪行為實施管轄權。俄羅斯在2000年簽署《羅馬規約》,但在2016年退出。

這起軍事干預看似符合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對侵略的定義。《羅馬規約》第8條之二(1)的相關部分,將「侵略罪」定義為「侵略行為的特徵、嚴重性和規模,明顯符合《聯合國憲章》規範的入侵」。除非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轉介,否則國際刑事法院沒有這起侵略罪事件的管轄權,但轉介不太可能發生。然而包括烏克蘭在內的許多國家,國內都有相關法律能起訴應對此罪行負責的人。

此次入侵烏克蘭已經造成住宅區、醫療機構、社會基礎建設,以及其他民用物體和基礎建設遭受無差別攻擊,導致平民傷亡。此次侵略行動也造成平民住宅遭受破壞,大量民眾流離失所。在頓內次克(Donetsk)和盧甘斯克(Luhansk)的戰鬥中,曾發生法外處決、酷刑和其他不當對待、強迫失蹤,以及非法剝奪自由,在2014年到2015年之間尤其嚴重。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