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邱和順寫一封信給蔡英文總統】文/陳曉椿

文/陳曉椿

蔡總統您好,

首先,很感謝蔡總統願意花5分鐘的時間讀這封信。今天寫這封信給您,是希望您能立即無條件特赦邱和順,一位台灣史上被羈押最久的死刑犯。他因為一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 正在等待死刑的到來。今天讓我來為您講講他的故事,一起走入這段受不公司法審判所苦的血淚故事。

在1988年,邱和順等人因為涉嫌柯洪玉蘭案及陸正案而遭到逮捕。偵查期間,邱和順等人曾受到多次不人道的酷刑待遇,而具體是如何實施酷刑,您可以想像您因為「一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 而遭到警官的輪番毆打,甚至是強灌辣椒水到鼻子,那辛辣的感覺流竄至肺腑有苦說不出,使用酷刑只是為了得到一份符合「長官」期待的自白, 好讓他們能順利破案,而這已明顯違反了合理正當程序,有侵害人權之虞。在刑求逼迫之下 ,邱和順等人共寫出了288份自白,而一件簡單的撕票案為什麼需要這麼多的自白?這顯然裡面有一些不合情理的地方。除了這些刑求得來的自白外,本案並無其他實質證據指出為邱和順等人犯案,且蒐集到的聲紋、指紋也全與被告不符。最終經過11次的司法審判,法官僅以這些自白為證據, 做了一件荒謬的決定-給邱和順判處死刑。目前的他已窮盡所有司法救濟管道,只剩下了「特赦」這一條路。而在33年漫長的等待中,正茂的少年轉眼已成為髮禿齒豁的老人 ,且隨時面臨著槍決的可能。

聽完了邱和順的故事,您是否也和我一樣感到難以置信,我們總以台灣身在「民主列車車頭」而自豪,刑求逼供這種事似乎離我們很遙遠 ,但如今在台灣卻容許著不人道的酷刑在偵查的過程中發生……。邱和順的案件面臨的問題不僅是司法審判有誤,牽扯到的更是死刑存廢的問題。聊到廢死,之前的我會認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死刑必須存在在台灣。但現在,我意識到了可能有像邱和順案這樣的冤案發生,雖然比例可能不多,但死刑是一種不可逆的懲罰, 如果濫用的話將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沒有人有權利剝奪一個「無辜的人」的生命。

或許聽到這您可能會好奇邱和順如今過的怎麼樣,我只能很難過地告訴您,邱和順已61歲了,他的牙齦佈滿了膿包,雙腳長滿了黑瘤,心臟病不時地發作。在這33年漫長的歲月裡,伴隨著他的只有一身的疾病及沉重的腳鐐。而更折磨人的是那忽閃忽滅的希望,他總心想著:「或許再撐一天,就一天,就能結束痛苦黑暗的生活,呼吸自由的空氣。」但殘酷的事實是邱和順終將被人們遺忘,被黑暗所吞噬。他正在等待希望,我們也是。而現在,這點燃希望的火柴就握在您的手上。

人權,是所有人與生俱來擁有的權利,這並不是一種特權,而是身而為人的基本權利,即便是一個「罪無可赦」的人都應該擁有,更何況是一個「無辜的邱和順」。現在,我懇請呼籲蔡總統須保障人民不被任何形式的酷刑脅迫,以及將廢死納入考量,以防止造成不可逆的侵害。更呼籲蔡總統能特赦邱和順,還給他遲來33年的自由與正義,希望未來的每一天,在台灣生活的人們再也不會因「沒有做過的事」受到懲罰。

陳曉椿 敬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