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邱和順寫一封信給蔡英文總統】文/黃思語

文/黃思語

親愛的蔡英文總統

您好,我是現在就讀大三的學生,您一定看了很多請求您赦免邱和順的信件與連署吧,其實我今天的目的也是和他們一樣的,但是我想先跟您分享一個我今年心境上的轉折,我為什麼會下定決心開始寫這封信,我為什麼開始一無反顧地投身到這份實習中。

我今年因為一個意外的機會進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單位實習。在做這份實習前,我雖然是個有關注冤案議題的學生,但是我常常會有非常多的問題縈燒心頭, 我雖然很為這些備受冤枉的人們感到難過,也常常去參加各種講座、課程來更了解這樣的事情,甚至我因為想改變這樣的現狀,用盡全力考取了法律系希望可以投身這樣的工作來實際救援更多這樣的人。但是,在我做這份實習的工作前,我對於冤案有一點最不能理解的地方,或許也是社會大眾最不能理解的一點,那就是我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這些團體會用盡全力的救援這些所謂的"冤案",他們怎麼能確定這樣的案件真的是冤案。並且在我開始這份工作之前,這些冤案對我來說都是一些紙上看的到的案件,雖然對於這些案件的感觸會比其他課本上所寫道的殺人案、傷害罪等等更加地讓人氣憤,但是一樣的是,這股氣憤也是短短的圍繞在心頭,似乎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這麼久久無法散去,而是吃到一個好吃的食物、看到一個好笑的節目後,就煙消雲散了。

直到我從事了這份工作後,我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似乎有了變化,我接觸到了很多的當事人甚至去法庭上直接聽取法院的判決,以前的那些想法好像都變得不一樣了,即使他們已經被折磨的可以雲淡風輕的講出案件、已經可以笑笑地說著牢裡的生活跟心情的轉折,甚至可以坐在法庭上臉上的表情卻好像毫不在意地聽取檢察官的控訴,但是看著他們這樣,我的內心反而越是沒辦法風平浪靜的看著並聽著,我曾聽別人說過這句話:「你知道他們是經過多少次反覆的折磨,多少次的嚴刑逼問才能這樣麻木的講述過去嗎?」這時候對於我來說,好像之前可以馬上煙消雲散旳心情都不一樣了,眼前的食物就算再好吃、吃起來也都像咬紙板一樣沒有味道,看的綜藝節目就算再好看、心底還是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覺。看著他們堅強地笑著,但是誰又知道在笑容的背後隱藏的到底是什麼呢?為了一件他們從來都沒做過的事情走上贖罪的路,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贖罪的,到底是為了誰而贖罪?可能在監的過程中,他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丶 一切的病痛都找上他們,無論是生理或是心理上的病痛都毫不留情地攀上他們,但是他們原本可以像每個幸福的家庭一樣,早上去上班努力得帶給自己和家人幸福,晚上忙了一天後坐在餐桌旁和家人閒聊,但是這種平凡的幸福對他們來說可能比登天還難,他們真的錯了嗎?曾經我以為會發生這樣的冤案都是在那個科技還不發達的時代,沒有監視器、沒有指紋辨識、沒有DNA鑑定,但是又被迫於輿論的壓力導致他們不得不在威嚇下背上這條罪名走上一條不屬於他們的路,但是我發現我真的錯了。到了現在這個科技已經非常發達的年代,所有的技術都在無限的精進中,這樣子的冤案還每天每天得再發生,都用一種你想不到的方式在發生,曾經我以為只是電影演的誇張了一點的事情,原來都是現實世界的借鏡,原來我們的世界還是用一種不公平的方式運轉著。

回到邱和順的事件本身,當初他什麼也及做的就被冠上了兩起殺人案的罪名,從此殺人犯、死刑犯這種沉重的罪名背負在他的身上,他想逃但是他卻逃不了,每天在牢裡數著自己的日子,現在的他已經在裡面過了三十幾年了,他仍然不知道是死刑的槍聲會先找上他或者是病痛的惡魔會帶著他離開,在這三十幾年內,他的父母相繼去世、妻子與他離婚,輿論的壓力重重的壓在他的肩膀上,我是一個很迷信的人,我會強忍著斷掉的指甲不在半夜剪就是因為怕見不到自己父母的最後一面、我就算再愛漂亮我也不願意去打耳洞因為算命師說我將來會嫁不出去,我是這樣的害怕見不到父母的最後一面、這樣的害怕下半輩子我只能獨自度過,但是邱和順呢?或許他也曾經因為迷信不敢在半夜剪指甲不敢做很多的事情,但是在他入監的那一刻起,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他很堅強,他在這三十幾年內都很堅強地走過來了,但是這樣子的堅強真的太困難了;現在的他已經六十幾歲了,死刑犯是不可能可以假釋出獄的,或許他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過著正常人的生活,也沒有機會嗅著自由的微風的味道。但是他真的需要贖罪嗎?好幾百次的自白書丶不斷變換的證詞,他只希望司法的放大鏡可以在這個時候放大他的言行不一察覺到一絲得不對勁、察覺到他並不是自願自白的,但是結局依然是如此,即使當時的檢察官、 當時的法官都察覺了那又如何,他們還是起訴並且將毫不留情的將邱和順關進監獄三十個年頭。

我在法學院學到最有用的知識就是刑法的大原則《無罪推定原則》,曾經有一位律師這樣說道:「為什麼要有無罪推定原則,因為如果你原本就認定這個人有罪 ,你無論怎麼看他、他說出再合理的解釋,你都認為他就是有罪他只是在強詞奪理,但是如果你原本就認為他無罪,那麼你才會用心的客觀的分析一切的蛛絲馬跡。」所以或許我們現在再用無罪推定原則的心態再去看一次邱和順的案件,就會發現一切真的都很不一樣,那個未滿三十的少年被冠上罪名後的不明不白,那些他三十幾年間留下的淚水,都在等待我們去重新剖析還他一個機會。所以我真的發自內心的請求您,求求您給邱和順一個機會,他真的是大時代下的悲劇,他需要這個赦免的機會去挽回他的人生,並且這個機會也是為過去的錯誤畫下一個大大的修正。拜託您給邱和順一個機會,請您赦免他給他一個新的人生 。

謝謝您如此用心地讀完這一封信,祝福您未來一切順利。

黃思語 敬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