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美國】朱利安.阿桑奇引渡聽審會:資訊發佈者遭懲罰

文/ Julia Hall,國際特赦組織歐洲人權專家
 
上次我見到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時候,他看起來既疲憊又虛弱。
 
相連著貝爾馬什監獄(Belmarsh Prison)的法庭中,維基解密(Wikileaks)的創辦人朱利安.阿桑奇穿著一身乾淨俐落的休閒西裝,坐在後方以玻璃圍起來的被告席,身旁站著兩名獄警。
 
我從美國遠道而來參與聽審,而朱利安.阿桑奇則是從連接牢房和法庭的通道走出來。
 
我坐在距離他約6公尺的地方,驚訝他已變得如此消瘦。
 
近期朱利安.阿桑奇將會再次現身法庭,而法庭會展開原先的訴訟程序,針對川普政權提出引渡朱利安到美國的要求做出判決。
 
但受審的不只有朱利安.阿桑奇。承載著表達自由和大眾資訊獲取權的媒體自由,其基本原則也將面臨審判。今天若否定了朱利安.阿桑奇的表達自由,則美國和同一陣線的國家也將接連堵住其他人的口,在已遭受美國和其他各國攻擊的全球媒體社群之中,散佈面臨迫害和起訴的層層恐懼。
 
這樣的風險非常高。如果英國引渡阿桑奇至美國的話,他將在美國依間諜罪起訴,可能面臨數十年的刑期——而且可能會被關在最高戒備的監獄,每天受到最嚴苛的約束,包含長期單獨監禁。然而他做的是全世界新聞編輯都會做的事——發佈消息來源提供、與大眾利益相關的資訊。
 
美國總統川普確實稱維基解密「可恥」,還說該單位發佈機密資訊應被判死刑。
 
但這對資訊發佈者、調查記者、和任何敢於發佈政府不法行為的機密資訊的人來說,將造成立即、嚴重的寒蟬效應。而美國政府大膽把魔爪伸向非美國公民的人,就如來自澳洲的阿桑奇。
 
連不是引渡法專家的一般人都知道,這些針對阿桑奇的控訴是由政治動機引起。
 
美國政府堅持不懈地想抓到阿桑奇,而英國政府則樂於參與這樣的獵捕行動,造成阿桑奇落入專門關押老練罪犯的監獄之中。這讓他的身心狀態消退許多,幾乎造成定向力障礙。把他從家人、朋友、法律團隊身邊隔絕來擊潰他,這似乎是美國一慣的手法,而且似乎也奏效了。
 
不用對引渡法瞭若指掌也會知道,這些控訴不單只是典型的「政治罪行」(因此為引渡法所禁止),更關鍵的是,這些控訴都是由政治動機引起的。
 
美國政府根據《間諜法》起訴阿桑奇的罪名多達17項,刑期可高達175年;若再加上電腦詐欺罪(據說是為因應電腦時代而新增至《間諜法》的罪),則又會多5年刑期。阿桑奇是目前唯一被以間諜罪名針對的資訊發佈者。
 
這些罪名無庸置疑是美國政權底下以政治動機為由發起的控訴,幾乎把阿桑奇帶到公領域定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聲稱維基解密是「敵對的情報機關」,因此該單位的活動必須被「限縮和管理」。美國不法起訴阿桑奇,如此惡名昭彰的手段正好顯示了美國如何「管理」政府不法行為的資訊流通,藉此削弱大眾「知」的權利。
 
歐巴馬政府也曾鎖定阿桑奇,但後來沒有起訴他。然而自2019年起,美國現任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就已遞出兩份起訴書,其中第二份在6月底遞出。不只阿桑奇的辯護團隊,就連檢察官和審案法官也都沒料到會再出現第二份起訴書。
 
今年稍早,我坐在距離朱利安.阿桑奇約6公尺的地方,驚訝他已變得如此消瘦。在那週的聽審會中,他曾數度站起來向法官陳述。他跟法官說他很困惑。他說他沒有辦法適當聆聽訴訟程序。他提到監獄和法庭豎起的隔閡讓他無法諮詢律師。基本上他是不能直接向法官說話的,但他依然一直這麼做,可以看到他一如往常地為自己和信奉的原則辯護。
 
若朱利安.阿桑奇被引渡,那麼人權將受到重大影響,對於發佈有關公共利益、洩密文件或機密資訊的人來說,這也將是令人戰慄的先例。
 
發佈資訊是媒體自由和大眾獲取資訊的基石。它必須受到保護,而不是被定罪。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