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在這裡,你必須冒險才能說出真相

文/ 新任國際特赦組織歐洲秘書長 穆茲尼耶克(Nils Muižnieks)
「打從一開始,這就是出於政治動機的審判,目的是要讓被告噤聲,並且對社會大眾傳達一個訊息:為人權而戰或說出真相,就是冒著生命危險。」
此為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前秘書長艾德爾・伊瑟(Idil Eser)之語,他也是對抗捏造罪名將近三年的11位人權捍衛者之一。漫長的等待在7月3日結束,他們會在根本不該出現的審判中得知判決。若其中任何一位被判有罪,可能面臨最高15年的牢獄之災。
 
約三年前的事發之日,在離伊斯坦堡不遠、風景如畫的比於卡達島(Büyükada),數十名警察突擊島上的一座飯店,11位遭起訴的人權捍衛者中有10位參與在此舉辦的人權工作坊。
 
他們的電腦與手機被奪走,被捕後被塞進一輛警方貨車中。與上個月遭拘留的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前理事長泰納・齊李克(Taner Kılıç)相同,他們皆被控「恐怖主義」的罪行。
 
此次起訴聲稱,他們於被捕的飯店中舉辦的工作坊是「為策劃像是佔領蓋齊公園運動的起義所召開的秘密會議」,目的為挑起國內「動亂」。
 
過去11場聽證會上,11位被告參與或協助恐怖組織的指控再三且無異議地遭到推翻,甚至國家自己的證據也推翻指控。檢方企圖將合法人權運動控為非法行為,此一目的徹底失敗。
 
在獄中度過超過14個月後,齊李克終於在2018年8月獲釋。其他8位則在獄中度過將近4個月的時間。然而,數千名異議人士在土耳其政府的大規模打壓中仍身陷囹圄。
 
被稱為比於於卡達事件的審判著實代表了籠罩土耳其四年的鎮壓風波。本月稍晚,知名公民社會人士奧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將因他自己稱為(而也確實是這樣)的「毫無根據的指控」度過獄中的第1,000天。作家與前報紙編輯阿梅特・阿爾丹(Ahmet Altan)即將在9月度過第四個年頭。兩位都因被視為政府批評人士而遭到針對。
 
自政變失敗而導致的鎮壓已過四年,卻仍沒有緩和的跡象。
 
許多土耳其監獄擁擠不堪,數以萬計的人遭到羈押或因恐怖主義相關指控被判有罪。同樣地,法院也被案件淹沒,恐懼成為新的社會常態。
「在土耳其,捍衛他人的自由可能使你自己喪失自由。」
國際特赦組織歐洲秘書長穆茲尼耶克
2016年7月的血腥政變落幕後,政府以兩年的緊急狀態作為掩飾,展開對公民社會的長期打壓。13萬名公共服務人員極驚人地遭恣意解雇,而超過1,300個非政府組織與180個新聞媒體遭強制關閉。獨立新聞蕩然無存。
 
在這樣的情況下,人權運動者的工作變得比以往更重要,同時也更加危險。
 
這個判決不僅對站在被告席的人們及其家屬很重要,對重視人權的人也非常重要。
 
人權捍衛者在全球越發地遭到針對。光是新冠病毒(Covid-19)危機,就讓全世界出現令人擔憂的人權倒退現象,超過80個國家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許多國家也採取衝擊人權的特別措施,例如壓迫表達自由與言論自由。
 
在土耳其成為被告的人權運動者了解自己面臨的風險。他們知道支持人權已逐漸被視為犯罪,也明白在土耳其捍衛他人自由可能會使自己喪失自由。
 
難過的是,由於封城的旅遊禁令,我無法成為伊斯坦堡的勇敢人權運動者。但是我的心——以及全球成千上萬人的支持——將與他們同在。
「這是漫長的苦難。我們盼望最好的結果,也準備面對最壞的情況。」
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前秘書長艾德爾・伊瑟。
本篇文章由EURONEWS首次刊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