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焦點】雙方砲火夾擊: 生存在政府軍和叛軍 夾縫之間的緬甸平民

緬甸撣邦北部平民在僧院中尋求庇護
 
緬甸撣邦與中國、泰國、寮國接壤,包含許多民族和宗教團體,約有580萬居民,是緬甸最大的邦和區域。緬甸撣邦北部長期以來衝突不斷,數支活躍的民族武裝團體在此活動,與緬甸軍方的矛盾以及民族武裝團體之間的衝突經常升級為軍事行動,造成當地平民生命、自由等權利的損害。自2018年以來,國際特赦組織針對緬甸軍方與各民族武裝團體在緬甸境內發動的攻擊展開調查,一共訪問了88位民眾,包含受害者、目擊證人、當地人權團體等,詳細紀錄了緬甸軍方以及民族武裝團體所犯下的人權侵害和違反國際人道法律行為的第一手資料。
 
 
撣邦北部衝突不斷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緬甸自大英帝國獨立。1948年獨立前一年,翁山將軍(General Aung an)所舉行的彬龍會議(1947 Panglong Conference)上,包含克欽邦、撣邦等少數民族地區代表同意加入獨立後的聯邦共和國。然而,緬甸最北部的撣邦卻因長期的經濟不振、政治高壓、民族文化差異、自然資源過度開發、土地過度使用、大型基礎建設爭議以及毒品交易等問題,加上民眾向中央政府進一步爭取自治權利,而導致許多武裝衝突。最近一波衝突已經延續了8年以上,緬甸軍方(當地稱之為「塔馬」)與南撣邦軍(SSA-S)組成了一個鬆散的聯盟,而若開軍(AA)、克欽獨立軍(KIA)、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德昂民族解放軍(TNLA)則與北撣邦軍(SSA-N)組成「緬北聯合陣線」,兩方衝突不斷,大小武裝暴力間歇性發生,造成嚴重的人權侵害,包括無差別攻擊平民、恣意逮捕、施以酷刑、不人道對待被拘留者、法外處決、強迫失蹤甚至種族滅絕等。國際特赦組織在此地區觀察數十年,詳細記錄撣邦嚴重的人權侵害狀況。
 
 
和平進程陷入僵局
 
然而,在撣邦北部長期對峙的雙方也曾經嘗試推動過和平進程。早在緬甸從軍政府轉型為人民領導的政府之前,2011年由總統登盛(Thein Sein)領導的政府就開啟了新的和平進程。直到2013年,共有14支在緬甸境內活動的武裝團體決定與政府簽訂雙邊停火協議,目標為終止境內眾多的武裝衝突。而當緬甸終在2016年政府轉型後,實際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更是將和解作為政府的首要任務之一。自2016年3月起,緬甸舉行過三次和平會議,可惜的是,這些努力並沒有顯著改善武裝衝突。
2018年12月,緬甸軍方發布了一份單方面停火聲明,目標是確保「永久和平」,並三次延長停火期限,希望能夠開展簽署全國停火協議(NCA)的進程。然而,長期缺乏信任、談判細節分歧以及各方不時無視停火聲明而單方面開火,都使真正的和平遙遙無期。2019年9月23日,緬甸軍方證實停火聲明失效,不再延長,並指控民族武裝團體根本缺乏簽署全國停火協議的意願。從此以後,情勢更加緊張,而撣邦北部的平民則被雙方炮火夾擊,生存在恐懼之中。
 
 
撣邦北部平民遭恣意逮捕與拘留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指出,不論是政府軍還是反叛軍,都有大量恣意逮捕平民的情形,尤其是成年男性與男孩。他們通常會被指控隸屬於敵對的民族武裝團體勢力,不經告知、查證、通知家人與律師,便將其逮捕,並強迫失蹤或拘留短則數天、長則數月的時間。他們有時會在長期非法拘留後,被轉移至當地警局或被控違反《緬甸非法組織法》;拘留期間通常都伴隨著酷刑及不人道對待,他們有時遭殺害或死於拘留期間。來自撣邦北部貴概鎮的一位35歲克欽族男人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被緬甸軍方第99輕步兵師拘留並虐待的經驗:「(有名士兵問我)『你是克欽獨立軍的嗎?』我說『不是。』但他們隨即對我拳打腳踢,強迫我脫掉衣服,拿刀抵著我的脖子…他們在我嘴巴塞了一顆手榴彈…我當時很害怕一動就會爆炸。」
 
一位33歲的撣族村民被德昂民族解放軍與北撣邦軍的士兵帶走。他的家人到處尋找他的下落,求助當地政府官員、德昂族與撣族團體。然而直到5月,他們才獲得消息:他的死訊。這位村民在試圖逃亡時被士兵射殺,北撣邦軍因此才通知其家人取回屍體。
 
這類因恣意拘留導致的悲劇並不鮮見。恣意拘留違反了國際法的規範,被拘留人理應擁有符合正當程序、免於酷刑及其他非人道對待、通知家人或其他第三方、獲得法律諮詢、獲得醫療協助並保持緘默的權利。同時,這類由雙方對峙所犯下的恣意逮捕與拘留更像是對敵對民族的恣意報復,不僅無助於解決問題,還會加劇族群之間的衝突。
 
2019年8月,在撣邦北部戈特橋(Gote Twin bridge)的緬甸士兵。
 
 
政府軍與反叛軍勒索平民
 
武裝對抗的雙方除了恣意逮捕平民外,其濫用武力的範圍還包括勒索平民財產、強制徵稅,加劇當地平民生活的壓力。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一位45歲的當地婦女,她指出相互敵對的北撣邦軍和南撣邦軍都會定期來到她的村莊,向村民索要食品和金錢:「每個武裝團體每個月都會來…他們會跟我們要6000緬元(約4美元),我們必須給他們提供食物和咖哩…家家戶戶還必須向他們繳稅。」
 
雙方武裝勢力還會強迫平民充當雜務工或強制徵兵,這使得尤其是當地農業生產主力的青壯年男性無法在耕種週期的重要時間點工作,嚴重影響了當地經濟,也使得大量年輕男性逃亡。許多受訪者告訴國際
特赦組織,士兵們會把學校和寺院當成作戰基地或軍營,拘留、審訊嫌疑犯,施以酷刑取得自白。
 
 
撣邦北部平民心驚膽顫地過活
 
不間斷的無差別攻擊使得撣邦北部的人民飽受戰火之苦,籠罩在隨時失去家園與生命的懼怕當中。例如,緬甸軍方因懷疑民族武裝團體混入平民居住區,而向平民區域開火、發射迫擊砲,造成無數無辜平民喪命,或者流離失所。緬甸本地人權組織向國際特赦組織指出了一起由緬甸軍方所犯下的無差別攻擊事件,當時一架軍方直升機直接向平民村落開火,造成一人受傷及約700人流離失所,國際特赦組織也收到好幾起類似案件的通報。
 
這類無差別攻擊並非針對軍事目標,同時也不符合比例原則。讓無辜平民的生命、財產權受到重大危害,嚴重違法了國際法。當地平民除了要躲避雙方武裝勢力無差別的攻擊,還要時刻小心飛來橫禍,因為雙方在數十年的對抗期間已在地底下埋下無數的爆炸裝置。充滿恐懼的平民不敢回家、從事生產活動,嚴重影響身心健康與日常生活。
2019年8月25日,貴概鎮平民遭疏散至寺院。
 
第三方組織應檢視暴行,推展和平進程
 
撣邦北部的戰爭帶來眾多人權侵害,包括恣意拘留、酷刑、無差別攻擊等非人道對待。緬甸軍方及各民族武裝團體應立即終止違反國際法的罪行,立即釋放被非法拘留的平民、停止強制勞動,並對侵犯人權的士兵與武裝團體究責。
 
國際社會和第三方團體也應擔負起責任,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尤其不應再對緬甸嚴重的人權侵害視而不見,而是立即訴諸國際刑事法院(ICC)給予侵犯人權者嚴正警告。目前在緬甸境內展開調查的國際刑事機構是新成立的「緬甸獨立調查機制」(IIMM)在8月才剛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呈交第一份報告;而聯合國真相調查小組呼籲,針對緬甸軍方大規模攻擊平民區域,造成74萬人流離失所的行為審判戰爭罪及種族滅絕罪,都是緬甸邁向真正和平、微小卻重要的第一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