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我們不應該看的見空氣

文/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倡議專員Rimmel Mohydin
 
我的家鄉拉哈爾(Lahore)正漸漸消失。
 
這句話不是比喻,而是真的。從窗外看出去,真的看不到我的家鄉,天際線全是一片朦朧;走到戶外,我的眼睛馬上就會感到刺痛,這樣當然更看不清楚了。
 
通常你應該要看得到眼前的城市,你不應該看得見空氣。但這兩件事在拉哈爾卻完全相反。
 
這座巴基斯坦第二大的城市已經越來越不對勁。自從2019年11月以來,住在拉哈爾近1000萬的人都呼吸著「非常不健康」甚至是「危險的」空氣。呼吸變成了一種負擔;數十年來毫無管制地排放廢氣、提供劣質燃料、任意燃燒作物、氣候變遷,都是空氣汙染的罪魁禍首。
 
學生不得不吸著有毒的空氣冒險上學,不然就得待在家,放棄上課的機會。有越來越多因呼吸道疾病而送醫的小孩,而販賣口罩的攤販則藉機賺了大筆大筆的鈔票。
 
我們的政府覺得人民太大驚小怪了,覺得有人在藉著民眾恐慌的心理,趁機兜售空氣清淨機。人民只是想要有乾淨的空氣,政府卻覺得要求太多。形成霧霾的主要成分是懸浮微粒,它的大小約為人類毛髮的二十分之一,聽起來微小到可以忽略它,那我們何必在意呢?
 
大概五年前,中國許多城市湧出一批批有關毒性空氣汙染的報告。當時的北京看起來就像世界末日來臨前的樣子,許許多多北京霾害的照片在網路上瘋傳。我記得我當時盯著那些照片,覺得只是出個門就要戴緊口罩,心情非常震驚。過沒多久,加拿大開始出現一堆瓶瓶罐罐,標著「加拿大純淨空氣」打廣告。
 
中國的人民瘋狂大批購買,我們當時還覺得非常驚人,完全不曉得他們面臨什麼樣的情況。
 
然而就像悲劇的情節一般,從沒想過事情也發生在我們身上,現在聽到罐裝的新鮮空氣讓我們眼睛為之一亮。
 
將近一年多前,我搬到了可倫坡(Colombo),別人告訴我這個城市位在熱帶,只有三種天氣:熱、很熱、跟非常熱。相較之下拉哈爾似乎比較特別,因為我們有四種季節。但現在我們多了第五種天氣──「霧霾」季。
 
我們把它歸類為季節是有原因的。它來的時候總是伴隨警訊,如果以前有過霧霾,再過不久明年又會來了。大家常說拉哈爾人很好客。而我們把這種天氣歸類為季節的舉動,也好像主人接待客人一般,我們幫霧霾找到了歸屬。
 
知道霾害情況的人也開始有了新的熱門話題。手機的應用程式會告訴我們,這個空氣品質等於抽了幾根菸,儘管我們實際上一根也沒碰。我們的談話離不開空氣品質指數(Air Quality Index,AQI),它是用來表示空氣品質好壞的指數。我們已經很熟悉它的每個級別,還有每一級代表的危險程度,我們也已經知道一般的衛生口罩或N97口罩沒什麼用了。要戴上笨重的濾氣面罩才有用。
 
但是很不幸地,那些最需要這些東西的人,往往後知後覺,甚至知道了也沒有能力保護自己。
拉哈爾是歷史上有名的城市,富含歷史文化與文學,孕育了許多藝術家,也是很多藝術家的靈感之地。但它也是社會嚴重不平等的大城市之一。如果你是勞工、農工、建築工,你很可能是最先被毒死的人,因為工作的地點幾乎都在戶外,但你卻沒有辦法為了身體健康休假,因為必須工作掙錢度日。事實就是這麼令人反感,但若只是沉默以對,你受到的傷害將越來越嚴重。
 
這就是為什麼國際特赦組織要發起緊急救援行動(Urgent Action),為拉哈爾人的健康跟生命受到危害而發聲。這對整座城市的人來說史無前例,但拉哈爾的每個人都處在人權被侵犯的極大風險之中,勢必要有所行動。世界各地的數千封信將會送到掌權者的手中。若你看不見前方,團結的聲響能引領你穿越灰暗。
 
我們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擔心各種威脅,不論這是場衝突還是戰爭,先前的我們總看不清敵人就在眼前。我們無處可逃。在我們之中有能力的人可以做出一些行動,像是戴口罩或買空氣清淨機,讓我們覺得自己已經做的夠多了。雖然政府也有部分作為,發表了一些含糊的聲明,跟指派相關職務給委員會,但最少也該先執行霧霾委員會(Court-appointed Smog Commission,法院指派的委員會)所要求的計畫。
 
別人叫你冷靜的時候,通常要先深呼吸。但對拉哈爾人來說,這是不可能的事。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