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人權捍衛者日】從誹謗到性暴力 全球女性人權捍衛者遭受攻擊

 

國際特赦組織在11月29日最新女性人權捍衛者日的報告指出,世界各地的政府無法保護女性人權捍衛者(wome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WHRDs)。女性人權捍衛者宣揚女性、性別平等和性的權利,因此面對許多針對性別的攻擊,例如強暴。

 

這份報告《挑戰權力,對抗歧視:認同並保護女性人權捍衛者》( "Challenging power, fighting discrimination: A call to action to recognize and protect wome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揭露社會運動者是如何因他們的倡議行動,而持續被攻擊、威脅、恐嚇、被視為罪犯、甚至遭殺害。即使有了六年前的聯合國決議及數個加強保護的承諾,他們還是持續遭受攻擊。

 

「女性人權捍衛者因為他們的身分和行動遭受攻擊。對於面對各種歧視的族群而言,風險更大。如果你是少數族裔、原住民、窮人、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或性工作者,你會需要更用力地去爭取、奮鬥,掌權者才會聽見你的聲音。」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庫米.奈杜(Kumi Naidoo)

 

「在世界各地,女性人權捍衛者發聲對抗不公不義、人權侵害和歧視,原因常常是他們自己也曾深受其害。他們對人類的進步至關重要:他們為人權而戰,對抗父權和種族主義,在許多運動前線推動突破性的改革。政府必須遵守承諾,確保這些社會運動者能自由且安全地工作。」

 

 

妖魔化的政治

 

正當保護女性、LGBTI和其他邊緣族群權利的人權運動蓬勃發展之際,這些運動近年來面臨愈來愈多政治人物、宗教領袖和暴力團體的的壓力、被他們妖魔化。女性人權捍衛者常在進步的最前線奮戰,因此在反對更包容、更公平世界的人眼中,常常成為第一個被攻擊的目標。

 

舉例來說,在波蘭曾領導大型街頭示威、反對限制墮胎的女性人權捍衛者,就面臨攻擊;在種族主義、反移民情感高漲之際,她們也記錄到其他對女性及LGBTI族群的人權侵害。

 

 

性暴力

 

包含性暴力在內的暴力等酷刑手段,常用來對付女性人權捍衛者,使她們噤聲。

 

巴林的埃比迪森·薩格(Ebtisam El-Saegh)是一位女性人權捍衛者,她為民主與人權組織SALAM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工作。她在2017年遭受拘留,在訊問過程中遭受性侵害、毒打、腹部遭踹、且被強迫站立近七小時。

 

「他們威脅要傷害我的家人,還說要把我丈夫抓來刑求並電擊他。他們跟我說:『沒有人能保護你。』」

埃比迪森·薩格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在埃及,馬拉克·卡什夫(Malak al-Kashef)作為一名19歲的跨性別女性人權捍衛者,2019年3月在參與開羅的一場和平示威後被捕。她面臨捏造的指控,罪名是「協助恐怖組織」和「濫用社群媒體犯罪」。

 

在拘留期間,她遭受強迫肛門檢查和其他形式的性侵害。即使馬拉克正在接受性別轉換療法,她還是被關在全是男性的拘留設施中,這使她面臨更多性暴力的風險。直到2019年7月,她才被釋放。

 

和其他人權捍衛者不同的是,女性人權捍衛者更容易遭受來自伴侶或家族成員的暴力或其他形式的壓力。基於文化中對「榮譽」的觀念,她們可能面臨家暴或人權侵害,也可能被威脅離婚,或是被強迫與子女分離。

 

 

抹黑策略

 

女性社會運動者常遭受抹黑攻擊,攻擊者對她們的「偏差行為」進行誹謗,以引起社會對她們的敵意。

 

卡蘿拉.拉奎特(Carola Rackete)是海上觀察3號(Sea-Watch 3)的船長。2019年6月,她在地中海中部救援移民之後,就反覆被義大利的內政部長攻擊,說她是海盜和罪犯。隨之而來的還有他人的惡意言語攻擊,煽動人們對她進行性暴力,並針對她的性別和外表辱罵。
 
茅利塔尼亞的梅克福拉·卜拉欣(Mekfoula Brahim)是一名女性人權捍衛者,提倡終止女陰切除手術(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2016年她幫一位因批評宗教歧視少數族群而被判死刑的部落客說話,之後她便在臉書上被貼上叛教者的標籤。這些誹謗讓她暴露於被起訴和判處死刑的風險。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調查對女性人權捍衛者的攻擊,並對攻擊者究責。國家必須教育大眾,讓大眾了解捍衛人權的權利,並針對女性人權捍衛者的需求,提供資金和保護機制。
 
「關鍵的是,掌權者必須認知到:女性人權捍衛者在改變中扮演重要角色;他們追求正義、平等、和平和永續發展。這些女性必須被表揚並保護,因為她們勇敢的作為改善了所有人的生命,尤其幫助了那些最邊緣的族群。」
庫米.奈杜表示。

 

 背景資訊|女性人權捍衛者 

 

女性人權捍衛者(Wome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WHRDs)一詞代表的是任何捍衛人權的女性,以及不分性別、所有捍衛女權、或為性別議題工作的人。他們面臨特殊的挑戰,而且更難得到認同。
 
國際特赦組織長期以來與女性人權捍衛者一起工作,也是女性人權捍衛者國際聯盟(Wome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International Coalition)的成員。這份報告在11月29日發表,紀念國際女性人權捍衛者日,內容來自國際特赦組織和其他同盟的分析調查。另外,這份報告包含了2019年2月到4月間,與來自21國、23位運動者的訪談內容。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