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進犯敘利亞之際,土耳其提高國內鎮壓程度

 
文/ 國際特赦組織歐洲和土耳其區域媒體經理 Stefan Simanowitz
 
有一種笑話在土耳其廣為流傳。兩個人在交談,一位向另一位詢問在土耳其的生活如何:「我們不怎麼能抱怨,」男子答道。「那很好啊!」問的人說。「不,講認真的,」回答的男子接著往下,「我們是真的不能抱怨」。
 
對土耳其的人而言,這已非新聞,但自從上個月土耳其對敘利亞東北部武力侵犯後,情況愈演愈烈。任何人——包含記者、社群媒體使用者、或示威人士——任何言行悖離政府走向的人,都可能惹上麻煩。
 
隨著坦克車於上個月越過敘利亞邊境,土耳其的新聞媒體及社群媒體平台成為國內的第二戰場。進犯期間,所有語言都被嚴加控管,政府利用軍事行動為掩護,發起國內行動消除媒體、社群網路、和街頭的異議言論。
 
人們更難發表有關庫德族權利及政治的批評言論,數百人僅僅因為回應或報導進犯的相關訊息便遭到拘留。他們正面臨荒唐的犯罪指控,指控多半以反恐怖主義法為依據,並且倘若起訴成功,這些人遭到定罪,則可能面對非常長的刑期。
 
10月10日,土耳其的廣播管制機構RTÜK在侵犯行動開始隔一日警告媒體,政府將零容忍「任何影響軍方士氣或意志的播放內容,或任何以散布恐慌為目的,會誤導大眾的片面及不實言論」。
 
同樣於10月10日,一位記者以Hakan Demir以Birgün日報的身分在推特發表:「土耳其戰機開始在市區展開空襲」。他的推特內容是根據國家廣播公司(NBC)的報導發布。隔日(11日)一早,警方突襲Hakan Demir的住所並將他強行帶離,以「引起憎恨或敵意」為由對他訊問。他隨後被釋放,判處海外旅遊禁令,並聽候犯罪調查結果。
 
Hakan Demir只是遭到拘禁的眾多記者其中之一,且土耳其記者並非唯一被鎖定的對象。上週,土耳其總理厄多安的律師發布消息,表示他們對法國雜誌Le Point的編輯提出刑事告訴。該雜誌於10月24日出版的刊物以「種族清洗:厄多安式辦法」作為軍事進犯的新聞頭條。律師團表示,這則頭條在土耳其法律規範之下是對總理的侮辱。
 
社群媒體使用者也同樣成為鎖定目標。軍事行動第一週便有839個社群媒體帳號因「散布犯罪內容」而接受調查。根據官方數據資料,186人經回報遭到拘留,24人遭到審判前監禁。
 
某位社群媒體使用者遭到監禁並以「為恐怖組織宣傳」為由遭起訴。他轉推3則推文,其中一則寫道:「羅賈瓦(Rojava,位於北敘利亞,庫德族所在的自治地區)終將勝利。拒絕戰爭」。如同其他推特貼文,這些貼文與國際認知的犯罪構成證據相去甚遠。
 
當局對他發出海外旅遊禁令並要求他每個月到當地警局報到2次。一位律師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使用『戰爭』、『佔領』、『羅賈瓦』等字眼已經形同犯罪。司法部表示『你不能向戰爭說不』」。
 
12月12日,星期六母親(Saturday Mothers,一個由受害者母親組成的團體)於伊斯坦堡正在為她們失蹤的摯愛和平守夜,警方警告他們不得使用「戰爭」等字眼。在發表一份抨擊軍事行動的聲明後,星期六母親的和平守夜隨即遭警方暴力破壞。
 
土耳其政府也以「和平之泉」為說詞,更進一步鎮壓反對黨及社運人士。數名國會議員近期遭受犯罪調查,包含Sezgin Tanrıkulu,他因為在媒體上發表的言論而受到盤問,他另有一則推特貼文寫著:「政府必須了解這件事,這場戰爭極不合理且與庫德人為敵」。
 
最近一次的鎮壓深化土耳其原本就已經根深柢固的審查氛圍,也加深了2016年政變失敗後蔓延的恐懼。
 
在土耳其為期兩年的緊急狀態下,土耳其當局刻意且有計畫地分化整個公民社會。儘管緊急狀態已經解除,情況卻並未改善,而使用非常手段也逐漸成為常態。
 
土耳其已經連續三年成為看守記者最嚴之地,成千上百個人遭司法部關押,司法部無法獨立,同時監禁對政府做出事實批判的人,或在言論無法合理構成犯罪時,便將其認定為對政府進行批判。
 
兩週前,一位記者Nurcan Baysal,同時也是位人權捍衛者,在家中遭襲擊的隔一日早晨說道:「我的住處遭到30位全身武裝、戴著面具的警察突襲,我的孩子嚇壞了。而這只是因為幾則在社群媒體上呼籲和平的貼文。這顯示土耳其壓抑意見表達自由的程度。」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