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方在北部撣邦的殘酷暴行

國際特赦組織已蒐集最新證據,顯示緬甸軍方在境內北部持續對少數民族施以暴行,許多平民同時面臨武裝部隊猛烈攻勢的衝擊。衝突目前絲毫未減,並可能越演越烈。
 
在新發表的報告《「進退兩難」:緬甸平民在北方撣邦衝突中面臨的侵犯》,詳細記錄平民遭軍隊恣意逮捕、拘留、酷刑的慘況。報告中也強調當地民族武裝團體為了控制該地區,與軍方和其他武裝團體對峙所實施的侵犯手段。
 
「緬軍一如既往的無情殘忍,對北方撣邦的平民犯下戰爭罪行卻全然享有免責性。」「許多士兵,甚至是指揮官,迫使平民忍受軍方標誌性的殘酷對待,卻不須負任何責任。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及東南亞區域秘書長尼可拉斯(Nicholas Bequelin)表示。
國際特赦組織於2019年3月至8月期間,在該區進行兩次實地考察,並記錄了部分戰爭罪行及其他軍方針對克欽族、傈僳族、撣族、德昂族的種種侵略。
 
平民多次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第99輕步兵師(99th Light Infantry Division)涉入多項侵犯。始於2017年8月在若開邦針對羅興亞人的暴行,以及其他戰爭罪行,與2016年至2017年初在緬甸北部發生的嚴重侵略,第99輕步兵師的部隊皆牽涉其中。
 
「不管第99輕步兵師在哪裡展開行動,我們看到類似的侵犯手法層出不窮,可怕的犯罪行為一一被揭露。這顯示出國際展開行動的急迫性,須讓緬甸軍方,特別是高階軍官,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自2018年12月,軍方單方面宣布停戰,卻未有實質效力,侵略依然發生。近期該區衝突擴大,出現新的侵犯相關報告,政府將衝突原因歸咎於非法販運毒品,然而民族武裝團體則認為是軍隊侵襲不斷。與此同時,各方為2020普選加緊腳步,國內情勢現階段難獲平靜。
 
 
 
軍方虐行眾所皆知
 
緬甸軍隊在去年犯下多起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與人道法的罪行,尤其在撣邦最北部的城鎮。即使於2018年12月21日軍方單方面宣布在該區停火,侵犯卻依然未息。
 
軍方拘留許多平民,其中大多數是男人與男孩,並對他們施以酷刑,或迫使他們遭受其他形式的虐待。許多人單純因為種族身分被控與特定武裝團體有關聯,這顯示在緬甸軍方的控制下,克欽族、撣族、德昂族及其他少數民族面臨不信任、歧視與恣意懲罰。軍方也在平民區無差別開火,殺害、傷及許多平民,也毀了他們的家園跟財產。
 
2019年3月11日,第99輕步兵師的士兵在貴概鎮(Kutkai Township)拘留並虐待兩名克欽族居民。該兩名男子外出捕魚,卻碰上軍方與克欽獨立軍(Kachin Independence Army,KIA)爆發衝突。其中一名男子現年35歲,回憶當時碰上軍隊時的情況時這麼說:
「(有名士兵問我)『你是克欽獨立軍的嗎?』我說『不是。』但他們隨即對我拳打腳踢,強迫我脫掉衣服,拿刀抵著我的脖子…然後他們強迫我蹲在地上,把手放在膝蓋…他們跟我說如果我亂動的話,就砍掉我的手指…他們在我嘴巴塞了一顆手榴彈…我當時很害怕一動就會爆炸。」
 
在部分情況裡,遭拘留者會被帶到軍事基地,禁止他們與外界接觸,時間最長可達三個月,也一律拒絕家屬或律師跟他們聯繫。國際特赦組織紀錄的一起案件中,一名18歲男子與一名14歲男孩遭強迫勞動,包含挖壕溝,並被迫待在位於貴概鎮的軍事基地。
 
在被帶去基地之前,該名18歲男子先被毆打,後又遭受酷刑。他說:「他們問我是不是(克欽獨立軍)士兵…我一直說我不是,然後他們就用塑膠袋套住我的頭,往後越拉越緊。他們當時問我認不認識村裡的士兵。他們那樣做了6、7次,每次2到3分鐘。我根本無法呼吸。」
 
 
 
民族武裝團體同樣犯下虐行
 
越來越多平民遭到民族武裝團體綁架、拘留,男人或男孩有時甚至遭到酷刑,並被指控支持敵人的武裝團體。國際特赦組織的記錄中,克欽獨立軍(Kachin Independence Army)、北撣邦軍(Shan State Army-North)、南撣邦軍(Shan State Army-South )、以及德昂民族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皆犯下這樣的暴行。
 
武裝團體也對平民進行強迫勞動。國際特赦組織記錄許多平民被迫成為搬運工,在戰火不斷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搬運士兵的物品,並帶領他們前往其他村莊。平民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武裝團體常常向他們勒索食物跟金錢,用暴力威脅他們服從。
「武裝團體必須為這些令人髮指、針對平民的虐行負責,包含綁架、強迫勞動,以及毆打。我們呼籲各方停止針對平民,並盡所有可能不讓戰火波及人口密集的區域。」 尼可拉斯(Nicholas Bequelin)表示。
 
平民付出代價
 
因戰火延燒村莊,去年有數千人被迫逃離家園,其中許多人已不是第一次被迫遷離。一名女性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在2019年3月中,她被迫逃離家園多達4次。
 
村民通常逃往教堂或是修道院當作臨時避難所,等到砲火遠離才離開。然而對人道工作者而言,這種短期的避難讓他們很難聯繫需要幫助的人,政府與軍隊的限制更讓情況雪上加霜。
 
平民即使逃走了也不保證能安全。從2018年起,越來越多的人遭地雷或簡易爆炸裝置殺害及受傷,數目持續攀升令人驚惶。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方尊重國際人道法與人權法,保護平民並確保人道救援管道。武裝團體必須停止對平民施以暴力與脅迫,並應盡可能遠離人口聚集的區域。
 
「該為這些戰爭罪行負責的人必須受正義制裁,連緬甸軍總司令將軍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也不例外。」「民族武裝團體的士兵跟指揮官也應接受調查,並為戰爭罪行負起責任。」尼可拉斯表示。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一直以來袖手旁觀,平民被棄於無止盡的暴力中。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該停止拖延,盡速把緬甸情勢交由國際刑事法院審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