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土耳其軍方及其同盟武裝團體戰爭罪行證據確鑿

國際特赦組織18日表示,土耳其軍方及其支持的敘利亞武裝團體進攻敘利亞東北部,蔑視平民性命,草率處決並非法攻擊殺害平民,犯下嚴重的人權侵害及戰爭罪行,十分可恥。

 

組織收集了10月12日到10月16日間共17位目擊者證詞,目擊者包含醫療人員、救難隊員、流亡平民、記者、當地及國際人道工作者等。組織也分析驗證了錄影資料,檢視了醫療報告及其他相關文件。

 

這些收集而來的資訊,顯示土耳其及其同盟敘利亞武裝團體在住宅區進行無差別攻擊,攻擊住家、麵包店及學校等,罪證確鑿。證據也顯示,武裝團體Ahrar Al-Sharqiya草率處決知名敘利亞庫爾德族政治家Hevrin Khalaf,過程冷血駭人。Ahrar Al-Sharqiya是敘利亞國家軍隊中,受土耳其資助及支持的武裝團體聯盟。

「土耳其軍隊進攻敘利亞東北部,摧殘敘利亞平民的生命,這些平民被迫再次逃離家園,活在無差別轟炸、綁架及草率處決的恐懼中。土耳其軍隊及其同盟蔑視平民性命,非法在住宅區發動攻擊,傷害並殘殺平民。」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庫米•奈杜(Kumi Naidoo)表示。

「這些敘利亞武裝團體由土耳其支持、提供武器及指導,因此土耳其必須為其行為負責。目前為止,土耳其放縱這些武裝團體在阿夫林(Afrin)等地侵害人權。我們再次要求土耳其停止人權侵害、對加害者究責,並保護轄下的平民生命。即使把戰爭罪行外包給這些武裝團體,土耳其也不能免責。」

 

敘利亞東北部、由庫爾德族領導的醫療權威10月17日表示,自土耳其軍隊進攻敘利亞以來,已有至少218名平民遭到殺害,其中包含18名孩童。

 

根據土耳其官方的數據,到10月15日為止,土耳其有18名平民死亡,150名受傷,當局將此歸咎於敘利亞庫爾德軍隊的迫擊砲攻擊。如果庫爾德軍隊向土耳其的平民區發射爆炸性武器,就違反了國際人道法,必須立即停止這種不合法的攻擊。

 

 

敘利亞東北部的平民遭到攻擊

 

庫爾德的一名紅新月會成員描述土耳其空襲後,他將屍體拉出建築物殘骸的情形。當時是10月12日約早上7點,兩枚炸彈降落在Salhiye的學校附近,那間學校是戰爭的難民們避難的地方,這是紀錄中最駭人的攻擊之一。

 

他說:「事情發生得很快。總共有6人受傷,4人死亡,死者中還有孩童。我看不出來他們是男孩還是女孩,因為他們的屍體完全是黑的,看起來就像木炭一樣。另外兩名死者是年長的男性,看起來超過50歲。老實說,我現在還在驚嚇中。」他也說,最近的戰爭前線距離有超過1公里遠,攻擊發生時附近也沒有任何戰士或軍事目標。

 

另一名庫爾德的紅新月會成員也向國際特赦組織敘述他救援一名11歲男孩及一名8歲女孩的情形。在卡米什利(Qamishli)的al-Salah清真寺附近,迫擊砲降落時,兩名孩童正在住家外面玩耍,因而受傷。他說,卡米什利自10月10日起受到嚴重的無差別攻擊,有住家、麵包店和餐廳受到攻擊。

 

「那名男孩的胸部受傷,傷勢十分嚴重。他身上有一個開放性創傷...他無法呼吸,似乎是砲彈碎片劃開了他的胸部。」

 

該名男孩隨後因為傷勢而死。男孩的妹妹也遭到砲彈碎片攻擊,醫生必須將她一條腿的膝蓋以下部分截肢。搜救隊員說,附近沒有任何軍事基地或檢查站。

 

獨立的國際監督人員表示,在10月13日的另一起事件中,土耳其軍方空襲一個市場,攻擊到一個平民的車隊,車中載有幾名記者,在蓋米什利和艾因角(Ras al-Ain)間行進。庫爾德紅新月會表示,包含一名記者在內,有6名平民死亡,另有59人受傷。一名目擊的記者說,這場攻擊「完全是大屠殺」。他說,該車隊由400台平民的車輛組成,現場並沒有戰士,只有幾名武裝保全在保護車隊。

 

「衝突的任何一方都必須遵守國際人道法,用所有可行的措施避免對平民的傷害,或至少將傷害降到最低。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合理化對平民車隊的攻擊。」庫米·奈杜表示。

 

「也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合理化軍方用迫擊砲等不精準的武器無差別砲擊平民區域。如此不合法的攻擊必須接受調查,讓該負責的人負起責任。」

美國是土耳其最大的武器供應方。其他的供應方有義大利、德國、巴西及印度等。國際特赦組織要求這些國家立即停止輸出武器給敘利亞內戰中,土耳其及庫爾德軍隊等各方,因為有可信的指控指出,他們嚴重違反了國際法,這些武器可以被用來犯下或促成人權侵害。

 

 

草率處決與綁架

 

國際特赦組織也有目擊者證詞、經查證屬實的錄影資料,及醫療報告可以證實,庫爾德女性政治家、未來敘利亞黨(Future Syria)秘書長Hevrin Khalaf於10月12日,在拉卡(Raqqa)到卡米什利的高速公路上遭到突襲。Ahrar al-Sharqiya的戰士將她拖出車外,冷血地毆打並槍殺了她。他們也草率處決了她的保鑣。

 

在同一天的同一個地方,Ahrar al-Sharqiya的戰士也捉捕並殺死了至少兩名庫爾德戰士。Ahrar al-Sharqiya還綁架了兩名平民男性,這兩名男性都在當地的醫療組織工作,被綁架的當下正在運送藥物。他們的家屬向國際特赦組織確認,他們的下落至今仍然不明。國際特赦組織驗證了10月12日下午,Ahrar al-Sharqiya將人草率處決並綁架兩名平民的影片,其日期和時間皆相符。

 

一名與Hervin Khalaf親近的朋友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試著打給Hevrin時,一位自稱是敵對敘利亞武裝戰士的男子接起電話。那名男子用阿拉伯語告訴她:「你們庫爾德人都是叛徒,你們庫爾德工人黨的都是間諜。」並告訴她Hevrin已經被殺死了。

 

國際特赦組織所檢閱的醫療報告列出了Hevrin Khalaf受到的傷,包含頭部、臉部及背部的多個槍傷,以及腿部、臉部及頭顱的骨折,還有因為被拉扯頭髮拖行所造成的頭皮及頭髮剝落。

 

庫米•奈杜說:「冷血殺害沒有防禦能力的人是公然的戰爭罪行,應該受到譴責。Ahrar al-Sharqiya殺害Hevrin Khalaf及其他人的行為應受獨立調查,加害者應該被繩之以法。土耳其有責任阻止其轄下的軍隊犯下戰爭罪行及人權侵害。如果土耳其不控制委託的軍隊,並對人權侵害者究責,就是在鼓勵更多暴行。」

 

 

惡化的人道救援情形

 

當地和國際救援工作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美國撤出敘利亞東北部、土耳其軍隊入侵,加上敘利亞政府加入衝突,可以說是所有最差的情形同時發生。

 

他們很擔心被戰爭影響的100,000名難民能否得到充足的食物、飲水和醫療照護,還有這些需要幫助的人能否得到長期的協助。在收容境內難民的al-Hol等營地,難民們完全依賴人道救援生存。10月10日,14個人道救援組織警告,土耳其進攻敘利亞東北部,可能切斷人道救援。幾天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也警告,戰爭情勢可能會造成300,000人流離失所,飲水的供應也堪憂。

 

許多難民沒有地方可去,只能睡在外面,像是庭院或街道等地。有些難民到學校避難。

 

在Derbassiya市境內,90%的人口都是被迫離開家園,搬到那裡的難民。Derbassiya的一名男性和家人一起逃到那裡,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大約有一半的人住在南方的親戚家裡,其他的則是到學校或清真寺尋求庇護。

 

他說:「Derbassiye南部沒有人道救援組織,我們沒有看到他們提供任何幫助。我們需要基本的飲水、食物、衣服、被子和床墊等物資,我們也需要醫療照護...冬天就快來了,我們需要解決這些問題,尤其對那些露宿的家庭來說更是如此。」

 

一位人道救援工作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那些已經有慢性病的人處在極大的風險中。他們能否生存,取決於這場戰爭會持續多久,還有我們能否繼續人道救援。」

 

許多人擔心,當地的安全狀況會讓國際人道工作者撤退,敘利亞政府的軍隊會對當地的阿拉伯及庫爾德族工作者,還有逃到敘利亞其他地區的難民造成風險。也有人擔心,救援組織執行重要跨國救援的能力會被限制。

 

庫米•奈杜說:「參與衝突的各方,包括土耳其、土耳其同盟武裝團體、敘利亞政府及庫爾德軍隊,都不能干擾當地和國際人道組織進入救援。」

 

「土耳其持續進攻,讓數千名難民必須離開原本安全的地方。土耳其的行動會妨礙救援物資和醫藥的運送,在一個已經被戰爭摧殘的國家裡,造成完全的人道災難。」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