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為家鄉奮戰的人權運動者:我們永遠不會停

 
 
脫北者Ji Cheol-ho(以下簡稱Ji)跟Kim Keon-woo(以下簡稱Kim)為了逃離北韓嚴酷的生活,踏上驚險路途以求更好的未來。
 
2011年,Ji當時34歲、Kim當時32歲,兩人於首爾初次會面。他們有共同的目標,想幫助那些在家鄉受苦的人,以及其他跟他們一樣在海外尋求庇護的人們。
 
兩人目前投身於脫北者救援組織Now Action for Unity and Human Rights(NAUH),該非政府組織位於首爾,從事捍衛北韓人權行動並幫助脫北者。
 
過去兩年來,國際特赦組織持續和NAUH合作,這段合作關係在今年達到巔峰。3月,他們於位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檢閱北韓悲慘的人權紀錄,兩人在眾外交官面前發表演說。以下為他們分享的故事:
 
Ji:「2006年,當時我22歲,我跟著我母親及兄弟先逃離了北韓。我父親本來晚點要跟我們碰面,但後來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聽說政府抓到了他,他被施以酷刑,最後命喪北韓。
 
今年稍早,我終於能在聯合國述說我的故事,呼籲北韓政權承擔其人權侵害行為,為人民及那些尋求更好生活的人們負起責任。這個機會對我來說無比重要。」
 
 
自由之路
 
Kim:「在北韓,雖然我的家境比較富裕,但1990年代的大饑荒仍使我們生活很艱苦。當時整整半年都沒有供應糧食,於是我們家決定離開。我記得那年我11歲,母親跟我說:「走吧!我們去更好的地方生活,吃更好的東西。」
 
我們打算投靠住在中國丹東市的親戚,因為那裏距離邊界較近。我們涉水越過了圖們江。據說當時很多脫北者都在這條路上喪命。那時候是8月,下著大雨,我母親差點溺水,但這還不是最艱辛的時刻,我們抵達中國後還有更糟的事。
 
因為沒有相關的合法文件,我們時時刻刻都處在被送回北韓的險境中;如果回去的話,很可能會被送到勞改營,甚至被處死。逃往中國之後,我們幾乎都躲在家,也因為這樣,我在那裡學會了中文。那時如果警察來視察的話,我們都得躲起來。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去南韓,我們就這樣在中國躲了7年。後來終於在2005年,透過上海南韓領事館的協助,我們到了首爾,找到自由。
 
 
我畢業並找到了工作,但生活依然過得又貧又飢。因為營養不良,17歲的我只有110-120公分高。我餓到飢不擇食,連樹皮都吃。我開始懷疑這個國家的生活真的有比較好嗎?
 
我跟我兄弟逃到中國後,決定分開行動,這樣比較不容易被抓。我們盼望著能在南韓重聚,但彼此都不確定這是不是最後一面。我花了15天搭了一班又一班的公車,經過東南亞,越過整片森林,只為能抵達南韓。每次在路上碰到說中文的人,我只能無言答以微笑,希望不要發生壞事。
 
在首爾下飛機後,好多事情衝擊著我的大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天氣很涼,空氣沁人。然後我終於跟我的母親與兄弟團聚,原來他們早就到了南韓,見到他們我實在激動不已。
 
我獲得了自由,但在首爾的第一個星期,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始新生活。所以那幾天我幾乎都窩在床上睡覺。我竟然用昏睡度過我自由的新生!於是我決定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我想讀書,知識帶給我自由。」
 
 
Ji Cheol-ho及Kim Keon-woo與國際特赦組織分享他們對北韓的人權觀點
 
 
Kim:「生活在首爾最棒的事情就是我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在中國我總是活在被遣返的恐懼中。
 
2011年,我在大學見到創立NAUH的Ji Seong-ho。這說來可能有些奇怪,不過我原本其實不太了解發生在北韓的人權侵害。當時在北韓生活,我曾目睹兩起公開處決,但我年紀很小就離開了,根本不知道那代表什麼。出於好奇,我參加了NAUH其中一場會議,我才認知到北韓政權的惡行,要不是幸運逃出,我和我的家庭都可能會是受害者。」
 
 
 
勇敢之行
 
 
 
Ji:在首爾我的人生徹底轉變,但我知道家鄉仍有許多人在受苦,於是在2010年,我幫忙創立了NAUH。我們先是在首爾街頭宣傳,倡議北韓人權;隨著更多資源及支持者的加入,組織逐漸茁壯。一年後,我們開始了北韓緊急救援行動,幫助躲在中國的脫北者,尤其是女性,支援他們逃往南韓,並協助他們適應新生活。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域研究員Arnold Fang(圖左)、Ji Cheol-ho(圖中),及譯者Park Sung Geun,日內瓦聯合國NAHU成果發表現場。
Ji:每當我碰到那些北韓人民,我總看見他們滿滿的勇氣。在家鄉,大家都說女性脫北者是最糟糕的,但我現在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我想幫助那些女性。我用北韓當地方言跟他們談話,試著讓他們感覺身處家鄉。我想這就是我該做的。這對我來說是最珍貴的工作,能夠幫助他們我也感到非常高興。我們的成果在2019年3月達到高峰。在聯合國的活動中我們與許多外交官碰面,談論人權。我們發表了誓詞及研究,有助於聯合國在北韓的普遍定期審查(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UPR)。我們在聯合國的報告主要談論北韓的街童,他們時常遭受最殘忍的虐待,卻沒有機會捍衛自己的權利。因此作為人權運動者,我想為他們盡一份心力。
Ji:雖然北韓人權侵害依然猖獗,我們會持續努力提醒人們周遭發生的事。我們永遠不會停止讓北韓的人權意識抬頭。
 
Kim:我們需要更多政府對北韓施壓,以促成正面的改變。人民的意見能使政府有所畏懼,有朝一日北韓人民終能齊心發聲,所以請繼續出聲譴責人權侵害暴行,直到北韓政府不得不聽進你們的聲音。
 
Ji: 謝謝所有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者,謝謝你們重視北韓人權。我希望我們能為全人類的人權共盡心力。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