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聯合國調查菲律賓「毒品戰爭」 終止人權侵害的第一步

7月11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表決通過冰島之提案,要求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提供菲律賓人權狀況的詳細報告,同時將報告提交至人權理事會第44屆大會上進行討論。該議案獲18張贊成票、14張反對票及15張棄權票。
 
 
該議案提出前,國內外的公民社會團體—包含國際特赦組織在內,多年來持續致力於改善菲律賓人權狀況。就在投票前夕,國際特赦組織發布了一份新報告,記錄菲律賓在「毒品戰爭」中持續違反國際法規範下的違法和犯罪行為。
 
「殺人無數──菲律賓毒品戰爭:法外處決及人權侵害」(They just kill’: Ongoing extrajudicial executions and other viol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 ‘war on drugs,’) 報告顯示,警察在殺害貧民區的人民時完全免責,這些受害者的名字都出現在一份未符任何法律程序的「毒品監控」名單上。這份最新的報告以國際特赦組織於2017年1月發布的調查結果為基礎,指出警方如何有系統地鎖定貧困而手無寸鐵的民眾,製造「證據」栽贓、招募職業殺手、偷竊死者財物,再偽造官方的案件報告。而菲律賓政府已經承認警方至少殺害了6,000人。此外,證據顯示還有上千人遭身分不明的武裝人士殺害,疑與警方有關。
 
調查行動中,國際特赦組織查出20起案件,當中有27人遭殺害,許多案件明顯屬於法外處決。這些案件發生於2018年5月到2019年4月之間,遍及布拉幹省(Bulacan)全境。國際特赦組織採訪58位民眾,包含目睹法外處決的人民、受害者家屬、地方官員及人權倡議者等等。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不斷為毒品戰爭辯護,聲稱涉及案件者均為「罪犯」,並說殺害他們是「合理行為」。
 
「三年過去,杜特蒂總統所謂的『毒品戰爭』仍是一台運轉中的大型殺戮機器,不斷有窮困的人為此付出最高的代價。」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及東南亞區域秘書長尼可拉斯(Nicholas Bequelin)表示。
 
「在有杜特蒂的菲律賓,窮困是很危險的事。只要遭指控使用、購買、或販賣毒品,就算舉報未經證實,就會惹上殺身之禍。每一個我們調查毒品殺害案件的地方,人民都害怕極了。恐懼現在已經蔓延至社會各個層面。」
 
在數名高階警官自「死亡之都」馬尼拉大都會區調任至呂宋島中部的布拉干省(Bulacan)之後,該地區成為全國最血腥的殺戮戰場。
 
 
 
死亡無數,手法如出一轍
 
每個國際特赦組織深入調查的案件中,警方對死因均採用同樣的解釋:「在祕密緝毒行動中,因該嫌持有武器且意圖反擊,『迫使』警方採用致命武器。」
 
受害家庭和目擊者不斷反駁警方的說詞。某些案件的受害者家屬表示,他們的家人從未擁有過槍枝,或者根本太窮買不起。其他案件裡,毒品殺害案件系統性地以「失蹤」的名目登記在案,在屍體被發現後才「突然」被歸類為「緝毒行動造成的死亡案件」。
 
國際特赦組織採訪的一位菲律賓法醫專家表示,她所查驗的警方報告並未符合最低的合理標準:「每份報告都非常一致,像照抄的一樣。事實上,當你看到報告書會覺得它看起來像模板。」
 
有三個小孩的30歲父親Jovan Magtanong在「緝毒行動」中遭殺害,警方聲稱Jovan向他們開槍,並從案發現場回收了一把0.38口徑的槍枝和幾包非法毒品。目擊者稱,警方敲門問另一位男子的下落時Jovan正睡在孩子身旁。Jovan的家人說他並未擁有槍枝,也已經超過一年未使用毒品:「他們殺了他,像屠宰動物一樣。」
 
 
 
當「毒品監控名單」成為謀殺名單
 
在大部分國際特赦組織審查的案件裡,遇害者都曾在所謂的「毒品監控名單」上,該名單則由當局在未經任何法律程序下編製。
 
這些名單成為警方逮捕或殺害民眾的有用依據。小至社區層級(barangay,描籠涯,菲律賓四級行政區劃)的地方官員遭到施壓,被迫蒐集自己管區內所謂的「毒蟲」、「藥頭」、「管錢的」和「把風的」名單來達成績效。國際特赦組織認為這些名單不可信、不合法、毫無公正性可言,恰恰證明了政府以窮困偏僻的社區作為打擊目標。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訪問當地的人權調查者、社區行政官員(barangay personnel)等人,皆證實了一旦被列入名單,便再也無法除去名字,形同隨時可能伸出魔爪的永久監視系統。
「杜特蒂政府創造了一個致命的數字遊戲,地方官員必須產出名單進而監控他們,無論名單上的人究竟有無吸毒或販毒。這樣貪得無饜又兇殘暴戾的制度導致盲從和殺戮。」尼可拉斯表示。
 
 
 
警方責任
 
布拉干省層出不窮的法外殺害案件,讓當地警察能不斷調升至更高的官階。先前在「毒品戰爭死亡之都」馬尼拉都會區任職的指揮官,現已升職為布拉干省和呂宋島中部地區的高階官員。
 
其中一位是省指揮部高級警官Chito Bersaluna,先前曾任加洛坎市(Caloocan City)的警察局長,任內(2017年8月)發生了17歲的Kian delos Santos遭槍殺的刑事案件。
 
全球媒體對該案件高度關注,然而Bersalun僅遭停職處份,沒有受到任何指控。只有三名他麾下的低階官員被起訴,隨後定罪入獄。
 
尼可拉斯表示:「將高階警官調任至殺害案件遽增的區域,是有罪免責情況更加惡化的警訊。」「杜特蒂政府不斷否認罪行、撇清責任,根本就是謊話連篇。」
 
 
 
聯合國調查刻不容緩
 
除了幾個警察承認殺害Kian delos Santos之外,菲律賓當局並無進行任何可信的調查,亦遲未起訴在反毒行動中執行非法殺害和法外處決的加害者。
 
國際特赦組織新發布的報告提供大量證據,證明菲律賓「毒品戰爭」中嚴重的危害人類罪行。
 
菲律賓政府至今仍試圖迴避,拒絕調查「毒品戰爭」中為人詬病的人權侵害。儘管國際刑事法院於2018年2月起,對反毒行動展開初步審查,杜特蒂總統卻隨即宣布菲律賓將撤出法院管轄範圍,並在2018年3月生效。
 
 
受害者家屬、目擊證人、律師、宗教領袖皆對於正義無法伸張,舉國有罪免責的風氣一再表達絕望。
 
 
一位20歲受害者的母親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每次我看到兒子的照片,就覺得心痛到像被刺穿了一樣。他絕對會希望我為他挺身而出,但我能做什麼?」
 
國際特赦組織也發現菲律賓提供用藥者的戒斷和治療計畫,資源嚴重匱乏。呼籲當局必須立刻增設健康照護及公共服務措施,以降低毒品帶來的風險及傷害,並立即終止建立於暴力和恐懼之上的「毒品戰爭」。
 
國際特赦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立即對「毒品戰爭」啟動獨立、公正且有效的調查,檢視案件中對人權侵的害,包含國際法規範的犯罪行為。同樣,國際刑事法庭的檢察官辦公室必須監督所有的檢驗程序並展開全面的刑事調查。
 
而針對聯合國理事會投票通過「監督並回報菲律賓人權狀況」之議案,尼可拉斯表示:「這次的投票為上千個菲律賓的遇難家庭帶來希望,也鼓舞了勇敢反抗杜特蒂掃毒暴行的人。這對實現正義和追究權責是關鍵性的一步。」
 
「菲律賓未能透過國內程序有效究責。而人權理事會的決議清楚表明,國際社會決不會坐視法外處決和其他嚴重的人權侵害持續上演,而加害者竟沒有受到任何懲罰。」
 
「惡名昭彰的『毒品戰爭』已經成為杜特蒂政府的標誌。我們要求菲律賓與主導這次調查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合作,立即採取行動終止殘忍的殺戮暴行。若菲律賓不合作,理事會應採取更強硬的行動,國際間對菲律賓政府殘暴政策所施加的壓力只會愈來愈大。」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