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美國聯軍空襲摧毀拉卡。我遇到曾被我們拋棄在那的女性。

文/ Margaret Huang 
 
阿亞特(Ayat Mohammed Jasem) 在僅32歲的年紀便失去了她敘利亞的丈夫、四個孩子、她的母親、姐妹和姪女,那天是2017年9月25日。要為他們的死亡負責的不是阿薩德政權,也不是自稱伊斯蘭國的武裝團體,而是美國領導的聯軍武力
 
在聯軍空襲摧毀阿亞特的住所時,32名平民遭到殺害,包含阿亞特的家庭成員。那場空襲發生在日落之前,當時阿亞特在地下室,臉和手臂遭隨之而來的火勢燒傷。她看見鄰居在她眼前燒焦,聽到她兒子痛苦尖叫,央求著趕快救他,但當時阿亞特正困在瓦礫堆下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兒子受苦。直到早晨,兒子終於死亡,而她承受的痛苦令她無法動彈。
 
我在5月造訪敘利亞拉卡時遇到阿亞特,此行是為了要記錄那些在美國聯軍攻擊下的生還者故事。阿亞特跟我說她受嚴重的憂鬱症所苦,沒有任何醫療資源協助她治療創傷,她非常後悔沒有在9月那天跟她的家人一起死去。
 
她孤身一人,沒有棲身之處,目前寄居朋友的住處,並在每天賺不到一美金的理髮店工作。根據我們能記載到的數字,境遇如同阿亞特的四個小孩、遭美國聯軍空襲而死的孩童超過200名,有些甚至是出生不到幾天的嬰兒。
 
 
美國為首的空襲行動造成持續性的傷害 
 
2017年6月上旬,美國聯軍開始其在拉卡四個月的行動,目的是逐出伊斯蘭國勢力。在伊斯蘭國統治拉卡將近四年的時間裡,犯下了戰爭罪和其他暴行,例如酷刑和殺害居民
 
然而,摧毀這座城市、殺害和傷害超過1600位平民的是聯軍;他們明知市區有平民受困,卻仍在市區使用爆炸性武器。上千棟房子、公共建築和基礎建設被夷為平地,80%的拉卡遭到損壞或摧毀,且在武裝衝突中使用空襲手段和砲彈的只有聯軍。事實上,陸軍總軍士長(Army Sgt. Maj)、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顧問約翰‧韋恩‧特羅克塞爾(John Wayne Troxell)表示,僅一隊美國海軍砲兵營「在五個月內向敘利亞拉卡開火的次數,超過海軍或陸軍砲兵營自越戰以來的開火數」。
 
Margaret Huang(左),2019年5月於敘利亞拉卡市。(圖片來源:國際特赦組織)
 
 
那些陷入最大風險的群體——女性和小孩——仍在努力從攻擊中復原。拉卡市遭到摧毀的學校仍然未曾修復,令人驚訝。有些學校天花板上有坑洞,或堆滿了危險的廢棄物。在戰爭中失去一切的家庭無法得到幫助,而孩子們得去撿拾金屬廢棄物和塑料,不能去上學。誤觸戰爭遺留的地雷、未爆彈,或是在損毀的建築結構中受傷,都是孩子們承受的巨大風險。
 
 
女性、小孩尤其脆弱 
 
在攻擊中倖存的女性面臨另類的挑戰,她們受傳統社會規範所苦。我在拉卡認識的女性與我分享他們在伊斯蘭國政權統治期間被毆打和嚴厲對待。女性缺乏工作機會也意味著他們沒有辦法自力更生。
 
在攻擊過後無法自食其力、缺乏工作經驗的寡婦面臨沒有棲身之所的難題。因此,單身女子或寡婦承受巨大的結婚壓力,即使許多人只想要哀悼逝去的親人。
 
我遇到的一位23歲女性,在聯軍轟炸她家對街的建築物時失去了她的嬰兒。該場爆炸粉碎了她女兒的手臂和骨盆。儘管迅速將她送醫,醫護人員也未能挽救她的性命;自從衝突開始後幾乎不可能取得醫療資源
 
拉卡居民努力在城市遭摧毀後重建生活的同時,美軍和聯軍應針對其空襲後果進行調查,並對所有可信來源所稱的平民死亡進行確實、獨立的調查。
 
以美國為首的聯軍應該對女性、孩童和其他族群成員提供協助,並資助學校、醫院等種要的基礎建設和服務。美國必須承認拉卡孩童和家庭的人權,聯軍各政府應幫助居民重建家園,並賠償那些受聯軍攻擊影響至深之受害者。
 
 
Margaret Huang是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會秘書長,歡迎追蹤她的推特@MargaretLHuan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