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變小組 殘垣斷瓦中搜尋戰爭罪證據

當人權危機發生,國際特赦危機應變小組(Crisis Response)總是迅速反應,盡快趕赴其他人不敢踏上的土地。他們抵達當地,與受到影響的人見面,記錄並重建事件發生過程,有時候,真相都尚未能査明。我們會根據這些結果,要求那些應該為違反人權的始作俑者負責,並協助倖存者爭取正義。我們的危機應變小組資深顧問唐娜提拉·洛薇拉(Donatella Rovera),為我們談到他們在最近一次在敘利亞拉卡當地進行的一次行動和發現。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研究員班傑明·沃爾斯比(BenWalsby)與危機應變小組資深顧問唐娜提拉·洛薇拉攝於敘利亞拉卡,2018年2月。
 
回顧過去這一年,危機應變小組為自己感到自豪,因為我們即時揭發了某些極為惡劣的人權侵害事件。藉由記錄這些人權侵害事件,我們提供倖存者一個發聲的管道,然後將他們的故事帶到國際社會面前。
 
在這個危機與衝突不斷的時期當中,我們遇到非常多事件需要進行調查: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發動的反毒行動,已經奪走數千人的性命;為了要驅逐伊斯蘭國,敘利亞和伊拉克各地發生猛烈戰鬥;南蘇丹的政府軍和武裝反對陣線都用糧食作為戰爭武器,迫使數百萬人逃離家園;緬甸軍方對羅興亞人發動種族清洗,逼迫693,000人逃到孟加拉。危機應變小組均已至當地,記錄這些侵害事件,以便後續進行責任追究的行動。
 
在這些事件當中,我們與各地分會同仁、法律與政策專家和其他人士辛勤合作,以收集證據,釐清細節,並揭發真相。我們最近一次的任務是在去年二月。班傑明·沃爾斯比是貝魯特分會的研究員,貝魯特是黎巴嫩的首都。他和我抵達拉卡,拉卡位於敘利亞,這座城市已經完全被摧毀,之前伊斯蘭國自行將拉卡定為他們的首都。我們去年八月就已抵達記錄這裡的戰爭行為,此地仍繼續受戰火摧殘,一方是美國主導的聯軍和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簡稱SDF),一方是伊斯蘭國。
 
當我們二月再度回到這裡的時候,我們發現整座城市已經破壞殆盡,我在戰爭地區進行研究數十年來,從來沒看過哪裡被摧毀得這麼嚴重。雖然聯軍堅持主張他們發動攻勢時會盡力確保將平民傷亡減少到最低,然而他們毫不間斷地發動空襲,而且眾所周知,他們的準頭很差,導致有相當多平民死亡,很可能已經觸犯國際人道主義法。
 
“在五個月內,他們(美國海軍陸戰隊)對伊斯蘭國的目標射擊了30,000發砲彈...他們五個月內在拉卡發射的砲彈總數,超過任何其他海軍陸戰隊或陸軍兵團,自從越戰以來最多的...每一小時的每一分鐘,我們在拉卡都在對伊斯蘭國開火,迫擊炮、砲彈、火箭、地獄火飛彈、武裝無人機,什麼都有。”
 
—美國陸軍總軍士長約翰.韋恩.特洛瑟爾(John Wayne Troxell)
 
我們於6月5日發布了我們的研究報告《滅絕之戰:敘利亞拉卡地區平民的死傷統計》(War of annihilation: Devastating toll on civilians, Raqqa ‒ Syria),我們以四個家庭為代表,詳細記錄了他們在這場聯軍的攻擊行動中是如何悲痛地失去眾多摯愛的親人和原來的生活。
 
聯軍長達四個月的軍事行動期間,我們在拉卡每天都能看到許多遭受相同痛苦的家庭。他們告訴我們,他們竭盡全力地逃離戰爭前線,想盡辦法保護自身安全,但就算是他們避難的地方,還是遭到炸彈襲擊。
 
拉卡居民除了失去親人的痛苦,已一無所有。危機應變小組資深顧問唐娜提拉·洛薇拉記下倖存者的證言, 攝於敘利亞拉卡市,2018年2月
 
做為我們田野調查的一部分,我們造訪42個空襲地點,訪問了112位平民,當中包括戰爭目擊者和倖存者。在某些地點,我們找到炸毀民房的空彈殼。我們針對衛星影像進行分析,並比對公開發表的資訊。我們也訪談了進行醫療和人道救援的工作人員、安全部隊人員、國際軍事和安全專家、駐點在拉卡和周邊地區的記者及許多其他的人。
 
就在我們的報告發表後幾小時,聯軍發布了一篇聲明,駁斥我們的調查結果。這顯示出,我們的目標觀眾極為注意也很在意他們在我們的成果中展現的形象,無論他們在他們怒氣沖沖的公開聲明中是怎麼說的。他們不斷重複堅稱:「這是武裝衝突史上目標最精準定位的空襲行動。」但這並不是我們在拉卡地面看到的事實,有數百名平民死於空襲,光是我們的報告所報導的四個家庭當中,死者就有79人。
 
我們的調查提供了初步證明,聯軍部隊並沒有採取合理的預防措施以盡力減少平民傷亡,而且有幾次的空襲行動看起來已違反國際法,因為那幾次行動極有可能大量傷害平民,或是並沒有將軍事目標和平民區域分清楚。不成比例和盲目無差別的攻擊行動造成平民死傷,這已經構成戰爭罪。
 
我們現在呼籲聯軍的各國政府回答我們的問題:空襲的地點、時間為何,以及他們採取了哪些措施去衡量和避免平民死傷。拉卡軍事行動的受害者,應該要得到應有的正義。
 
拉卡大部分地區都僅剩斷垣殘壁。危機應變小組通過這塊被摧毀殆盡的地區,攝於2018年2月
 
採取行動
 

無處可逃—巴德拉恩家族

敘利亞拉卡市,這裡的居民受困於戰爭,街頭巷戰不停上演,聯軍用空襲和砲彈佈下火網,日夜轟炸個不停。危險四處潛伏。由於伊斯蘭國將地雷和狙擊手部署在拉卡與外界的聯絡通道上,老百姓只能無助地四處尋找安全處所。有些人死於自己家中,有些人死於他們避難的地方,有些人死於試圖逃離拉卡的路上。巴德拉恩家族就是承受這樣命運的其中一員,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巴德拉恩家的拉夏(Rasha)和阿布杜瓦哈(Abdulwahab)告訴我們,雙方的戰鬥就在他們身邊上演,戰場前線也不斷在改變位置。他們家族三代有39人,還有鄰居10人,在他們試著在不同地區之間逃難時,分別在三場轟炸中喪生。
 
他們沒有在武裝衝突開始沒多久的時候,追隨親族的腳步逃離拉卡,因為他們那時候沒想到情勢會變得如此糟糕。拉夏對我們解釋說道,「我們以為那些來趕走『達伊沙』(伊斯蘭國的蔑稱)的軍隊會知道他們在幹嘛,我想他們的目標就是達伊沙,會讓老百姓喘一口氣。我們太天真了。當我們意識到這裡到處都已經變得很危險時,已經太遲了,我們已經被困在這裡了。」
 
巴德拉恩家族28名成員和5位鄰居在2017年8月20日聯軍空襲中喪生的房屋遺跡
 
拉夏和阿布杜瓦哈約20幾歲,他們有一個一歲的女兒,取名鬱金香,然而他們的獨生女鬱金香也喪生於轟炸當中。「我們住在一棟六層樓房的一樓,我想我們應該是很安全才對。但就在開齋節前兩天晚上九點或十點的時候,至少有三枚砲彈落在我們這棟房子座落的街上,我們趕快跑出去在附近樓房的麵包店避難。那是一棟四層樓房,我們躲在一樓,並在那裡度過開齋節。可是過了兩天,那棟房子也被擊中了,我們有四位親戚共兩男兩女受傷。我們只好再次逃離,這次因為帶著我們受傷的親人,我們得幫他們找尋醫療照護,他們的行動變得困難,我們也因此受限。」
 
這一次,巴德拉恩家跨越幾條街往東北方去,進入拉卡市的中心。但是他們只在那裡待了四天,因為伊斯蘭國的軍隊開始出現在主要大街(2月23日街)南邊的街上,逗留在那裡的平民只好被迫往西移動,回到al-Fardous、Harat al-Baduand Nazlet al-Shehade(拉卡市內不同區域)等地。拉夏説:「我們往Sharia al-Mansour去,我們躲在一棟兩層樓的房子裡,但是四天後,達伊沙出現了,我們被迫要往al-Fardous和Harat al-Badu等區移動,所以我們就去了Nazlet al-Shehade。」
 
「7月18日,我們要逃離那個地方,因為戰鬥又開始接近。我們在逃亡的時候,有九個親戚在兩次轟炸中喪生,有五個人是在要離開避難的房子的時候被擊中,有四個人是在車子裡。當時,我們將婦女和兒童集合在一起,所有的男人都還在房子裡準備要離開,結果房子和車就被砲彈擊中了。」
“我不懂為什麼他們要轟炸我們。難道偵査機看不出來我們只是平民老百姓嗎?”
—拉夏·巴德拉恩,空襲倖存者
歷經好幾個星期的躲避和逃難之後,拉夏和丈夫終於想辦法找到安全的地方。但這時,他們已經在這場浩劫中失去了他們的嬰兒和38名家族成員。
 
巴德拉恩家部分成員追思逝去的家人。巴德拉恩家三代中有39人在敘利亞拉卡的空襲中失去生命
 
拉夏述說她家族的悲慘遭遇,完整版請見: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