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面對緬甸對羅興亞人的暴行,歷史自會證明日本站在錯的一方

 
2017年8月2日,一架飛機載著緬甸總司令兼將軍敏昂萊(Min Aung Hlaing)降落在東京。
他帶領一群高階軍官會見日本自衛隊及日本贈款組織,討論合作機會、共享晚餐,互贈禮物。
 
 
正巧在三周後,8月25日這天,就在羅興亞武裝團體—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攻擊緬甸安全部隊哨站後,在敏昂萊的命令下,安全部隊廣泛、系統性並血腥地攻擊數以百計羅興亞村落。
 
在暴行剛開始幾天和九月底再次發生,日本外交部宣布提供若開邦受災社區緊急人道救援、同時譴責若開羅興亞救世軍的攻擊,卻也似乎給了緬甸安全部隊豁免權。
 
幾個月來,軍方有目的的殘忍暴行促使超過七十二萬五千位羅興亞婦女、男性及幼童逃往鄰近的孟加拉。突然大量的人口逃離是南亞十年來規模最大的人口遷徙。一年後,那些逃離家鄉的羅興亞人仍留在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
 
國際特赦組織詳細記錄緬甸軍方針對羅興亞人的暴行,包括燒毀羅興亞村落、強迫挨餓、使用地雷和數項違反人道罪行包含謀殺、強暴、酷刑和強制驅離。最初的暴行剛平息,羅興亞人的家園才遭燒毀、遺棄,緬甸當局便開始將羅興亞村落夷為平地並設置新的安全部隊基地。他們對在若開邦州留下的羅興亞人依舊維持剝奪人性的種族隔離政策。
 
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顯示特定軍方單位涉及暴行,包括第33和第99輕步兵師(Light Infantry Divisions),和2017年8月中,部屬於北若開邦州緬甸軍隊的戰鬥部隊,於8月底時處決了數百位丘芭因村(Chut Pyin)和明義村(Min Gyi)的羅興亞人。
 
這些軍隊皆有侵害人權的紀錄。2016年底和2017年初,他們已在克欽邦(Kachin)和撣州北部犯下戰爭罪刑,直到今日,仍然有不少侵害少數族群人權的舉報。
 
根據為期九個月以上調查所收集到的大量證據,包括在若開邦州和孟加拉南部的難民營,國際特赦組織點名13位因為違反人權罪行而應該受到刑事偵查的人士,其中一位便是將軍敏昂萊(Min Aung Hlaing)。
 
然而,儘管緬甸軍方犯罪證據增加、聯合國高層官員譴責緬甸軍方實行種族清洗,但是日本政府從未加入全球呼籲的行列,或是試圖與緬甸軍方領導階層保持距離。
 
「針對若開邦事件,日本的正式聲明就是閉口不談。」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總監Lisa Tassi。
 
2017年11月日本外交部長Kazuyuki Nakane在奈比多(Naypyitaw)會面敏昂萊,他提及在北若開邦州「聲稱…人權侵害」,但並未批評緬甸軍方的行為。反之,他重申兩國緊密的軍事關係。
 
除了他們軍事方面的合作,日本在緬甸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今年1月,政府宣布為若開邦州額外投入2千萬美元至人道救援和發展協助。身為主要捐款者,日本有義務要確保這些款項並非資助現今違反國際法的犯罪行為,包括緬甸犯下的違反人道罪行和戰爭罪行。
 
2018年3月,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採取「強烈譴責所有發生在若開邦州廣泛且系統性人權侵害和酷刑」,日本和其他九個國家卻選擇放棄投票。
 
因此在聯合國決議猛烈呼籲,應以大屠殺、違反人權和戰爭罪為由,起訴高級軍官的一天後,日本大使即至緬甸會見將軍敏昂萊,討論雙邊關係和「提升兩國軍事部隊之間的友誼」,著實令人驚訝。
 
這樣的支持表現或許不用感到太意外。早在幾個星期前,外交部長河野太郎(Taro Kono)拜訪敏昂萊,他便以「朋友」的態度向河野太郎和日本問候;河野太郎也再次拒絕譴責種族清洗。相反地,他對緬甸國內「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若開邦州事件表達支持,其中包括前任日本大使。
 
但這項要求將會帶來正義的希望渺茫。緬甸政府當局會充分調查對羅興亞人所犯下殘忍的罪刑實在無法令人相信。之前的調查缺乏獨立性、公正性和權限,並且受害者和證人受到騷擾和恐嚇。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最新的調查委員會會和以前有所不同。
 
「國際社會是時候介入,而日本身為一員也必須貢獻他們的力量。除非日本不再對緬甸北若開邦州的殘忍罪刑保持沉默,否則未來歷史將會證明日本站在錯誤的一方。」Lisa Tassi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聯合國大會在接下來幾週召開會議時、為了幫助在緬甸北部受到攻擊的羅興亞人和其他少數族群伸張正義,我們必須採取有效且果斷的行動。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日本及所有國家爭取正義、真相和賠償,以國際法建立獨立收集並保存犯罪證據機制,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則須立即將緬甸的事件提案至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調查。
 
日本必須明確譴責緬甸軍方針對羅興亞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的罪行,並促使犯罪嫌疑人在公正判決中,依法懲辦。除非日本不再對緬甸北若開邦州的殘忍罪行保持沉默,否則未來歷史將會證明日本站在錯誤的一方。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