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世界盃【TeamBrave】系列專訪 |9

一場世界盃,11個俄羅斯城市,11位勇敢的人,組成了最勇敢的隊伍

 
【TeamBrave】9 號隊員:
伊格爾.卡利亞平(Igor Kalyapin) -「推動禁止酷刑協會(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執行長
 
伊格爾一直生活在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他最喜歡一座名為下洛柯夫斯基.克特(Schelokovsky Khutor) 的郊區森林,他說他的思維、生命中的大事都因森林中河流、湖泊而成。伊格爾的父親在這裡教他越野滑雪,他也喜歡到森林裡看麋鹿打鬥。直到現在,伊格爾仍常去這座森林散步。
 
每年伊格爾都會去一次下諾夫哥羅德北部地區,在他的小屋裡渡過幾個星期,在樹林裡獵黑松雞。每當在林間散步時,他會試著不去想工作的事:下諾夫哥羅德、奧倫堡、莫斯科以及俄羅斯其他城市裡,發生的許許多多不人道酷刑。
 
 
90年代初,伊格爾開始致力捍衛人權。不久後,他就認識了當時俄羅斯反對派領袖,同時也是下諾夫哥羅州長的鮑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鮑里斯在2015年被殺害。捍衛人權並不是伊格爾當時的首要志業,甚至不在第二或第三排名選項,頂多是腦海中的一抹想法。伊格爾曾經是企業家,而且他深信自由市場和競爭會成為俄羅斯民主和社會發展的力量;但是事實卻不是如此,在蘇聯解體後許多企業遭到敲詐勒索、來自警察和政府官員的騷擾。伊格爾也不例外,被當局誣陷,指控他參與一起貪汙案。
 
伊格爾被逮捕後,他在警察局裡每天被毆打;之後,被帶到審前拘留中心,但他的傷勢嚴重,審前拘留中心不認為位他能撐過隔天,他們不想為此負責,因此拒絕接收他。但伊格爾在審前拘留中心待超過三個月,生活在一個驚人的生活條件下:擁擠過度的牢房、稀薄空氣、微弱光線和大量的蚊蟲、蝨子,待在那裡就是已經是種折磨。幸運的是,真正犯下這起貪汙案的犯案者被逮捕,伊格爾因此獲釋。

 

獲釋之後伊格爾重新思考了生命中許多事,忽然了解無論事業成就有多高、開的車多昂貴、穿的西裝多高級,他都有可能隨時受到誣陷、不公平的起訴,即便清白無辜與案件指控毫無相關。接受起訴還不是最糟糕的情況,在拘留期間伊格爾親眼看到也體會,在酷刑折磨下任何人都可能被「強迫」承認任何犯罪。這就是為什麼伊格爾開始致力於捍衛人權、呼籲停止酷刑。

 

2000年,伊格爾和其他幾位人權捍衛者在下諾夫哥羅德成立「推動禁止酷刑協會(CAT)」。過去18年間,他們累積相當可觀的成果:成功推翻900多項不法判決、記錄並證明173起酷刑,確保136犯案者的定罪。最重要的是,他們讓當局開始思考「酷刑」是個需要被處理的議題。

 

人民開始不畏懼向法院提出申訴,透過合法管道尋求正義和賠償。這部分的改變極為重要,雖然伊格爾不敢說是完全是他和組織讓當局改變,但是他們的確是有所付出貢獻。

 

伊格爾和組織得到其中一個稱讚來自一名上層軍官。一位參與酷刑即將被捕的警察找到這名軍官,尋求庇護,希望軍官幫他解決掉「推動禁止酷刑協會」。這位高層軍官回應:「我無法提供任何幫助,也不會對這個組織做任何事情;你也無法對付他們,他們絕不收受任何賄絡。」 這件事情後來傳到伊格爾的耳裡。而也確實如此,他們深信沒有任何人做了違背良心事後不會受到報應的。

 

作為一個人權組織,他們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有時和律師有所牴觸:律師的目標是幫客戶撤銷所有控訴,或是將刑罰減到最輕;伊格爾他們的目標是為受到酷刑和其他人權被侵犯的受害者尋求正義和賠償,追究責任。有時候,被起訴的警察會跟受害者進行「交易」,說服受害者撤銷告訴、換取減刑。有些受害人拒絕「交易」,也有些會接受,當伊格爾遇到受害者接受「交易」時,他會告訴這些人,接受「交易」的話,正義就無法被伸張。

 

伊格爾期待未來會有一天,政府在決議重要政策時,比如在任命高層軍官的時候,也能有來自社會的聲音意見,讓民眾一起參與。目前而言人民意見通常被視為反對派聲音,人民的想法總是被忽略。也因此伊格爾他們的付出努力格外重要,他們替人民發聲、伸張正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