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世界盃【TeamBrave】系列專訪 |5

一場世界盃,11個俄羅斯城市,11位勇敢的人,組成了最勇敢的隊伍

 

【TeamBrave】5號隊員:

伊格爾.納格金(Igor Nagavkin),在伏爾加格勒(Volgograd)地區的一個組織中擔任主席。該組織提供罪犯和拘留者社會和法律上的保護(Chairman of Volgograd Organisation for Social and Legal Protection of Convicted Prisoners and Detained Persons)。

 

2016年10月,伊格爾被指控參與一場竊盜案而被逮捕,目前被羈押在莫斯科布狄基拘留中心(Butyrki Detention Centre)等待審判。

 

 

這次的訪問是由伊格爾的妹妹,娜塔莉亞(Natalia),告訴我們他的故事:

 

13年前,2005年秋天,娜塔莉亞的兄弟米沙(Misha)和母親要了些保暖的衣褲,帽子和護照,並說他找到一份保全工作,在靠近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的集體農莊,負責看顧農莊設備。米沙和伊格爾只向她們說聲「別擔心」後,跳上車離開。

 

娜塔莉亞當時有個不好的預感,她試著問米沙的朋友們他的近況,但是米沙的朋友們一直迴避問題,他們害怕向娜塔莉亞說實話。幾個星期後,米沙打電話回家,想跟他們的母親說話。是娜塔莉亞接的電話,她在話筒中聽到回音。「米沙你在哪裡?發生甚麼事?你是不是在監獄裡?」娜塔莉亞問。米沙否認,但他的聲音在顫抖,娜塔莉亞知道她猜對了:米沙因涉嫌販售毒品被關進審前拘留中心。

 

同年10月27日,她們收到一封電報通知米沙已經過世了。直到收到這封電報後她們才被准許了解究竟發生什麼事。當局告訴她們,米沙因為腹膜炎和十二指腸穿孔性潰瘍而死亡。米沙一直都很健康,他運動,不吸菸也不喝酒,曾經是柔道教練的候選人,還被邀請去擔任摔角教練。娜塔莉亞熱為米沙在審問期間曾經遭受酷刑。審前拘留中心不讓米沙會見律師,因為他們試圖掩飾。拘留中心裡的獄友試圖幫他,他們拿杯子敲擊獄門,大聲呼喊,但被驅散並被轉到不同的牢房。米沙被單獨監禁起來,為了試圖尋求幫助,他甚至自殘以引起典獄長的注意。

 

伊格爾為了挖掘事情真相,雇用法醫專家與醫生,伊格爾想要那些人為米沙的死亡負責。部分監獄人員被解雇,但沒有任何一個人因此被起訴。伊格爾的事蹟開始流傳,許多人開始向他尋求幫協助,他也從不拒絕。伊格爾是研讀法律的,他開始寫信協助申訴,兩年後註冊了自己的組織,持續捍衛人權。

 

當時,住在這區的人很少像他一樣協助囚犯。伊格爾是公眾監督委員會(PMC)的成員,拜訪囚犯以及協助拘留者。他很少告訴娜塔莉亞和母親有關於他工作相關的事情,這些事情通常令人感到悲傷:監獄裡發生的虐待、勒索以及謀殺。

 

伊格爾在喀拉蚩(Kalach)打擊組織犯罪和貪腐,也打擊當地政府和警察間的不法勾當。有次因為一起綠地開發案,伊格爾和市長起了爭執衝突。儘管伊格爾因此受到許多騷擾和恐嚇,他仍然持續努力。有一次伊格爾清空一塊地,想在城市中打造一片休閒海灘;但隔天整片空地上被灑滿碎玻璃碎片。另一次,在伊格爾與他姪子一起開的咖啡店,來了OMON(特殊警察),將現場所有人帶走,並拘留一整晚做毒品檢查。類似的突擊發生許多次,誰還會想來這間光顧 ? 咖啡店在三個月內就歇業了。

 

2011年,當局第一次以犯罪名義來企圖阻止伊格爾捍衛人權的行動,他被指控試圖拆卸交警車輛的車輪。伊格爾被帶往檢察官辦公室,他設法通知朋友,進而轉告律師他的情況。當局想要伊格爾停下所有打擊貪腐的行動,所以恣意栽贓以逮捕他。

 

尤里.班加特(Yuriy Bengardt)是伊格爾的律師。尤里在2008和2009之間認識伊格爾,當時他活躍在公眾監督委員會(PMC)間。當地監獄裡常有受刑人死亡事件,和警方也有不少關聯,伊格爾致力於這些案件。不久後,尤里便成為他的團隊一員。

 

2011年伊格爾擔任公眾監督委員會的任期即將結束,尤里相當確定他會再度被選為成員。由於積極地捍衛人權,他樹立了許多敵人,也成為了犯罪事件的頭號目標。經過極大努力後,尤里設法將伊格爾從獄中救出,改以接受居家軟禁。因此他不能繼續為公眾監督委員會效力。

 

儘管持續被騷擾,但這並沒讓伊格爾停止捍衛人權,伊格爾並不是那種會輕易放棄的人,他繼續透過自己的組織來幫助監獄裡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在他的努力之下,監獄負責的人因此被革職。伊格爾開始周遊俄羅斯各地,只要牢獄間有任何人受到迫害、不公義。伊格爾不是一般的人權捍衛者,一直以來都很直率點出問題,並且解決它,這也是有關當局和許多官員都視他如害。尤里曾在拜訪一些審前拘留中心的時候,看見伊格爾的照片及斗大的標語寫著:「別讓納格金進來」。

 

2016年,伊格爾被逮捕的幾天前,他曾告訴尤里需要幫助,因為執法人員已經警告過他將有進一步挑釁的行動。那是在9月的一晚,伊格爾去見他的朋友時,受警方指控破門竊盜,被逮捕拘留。一名聲稱為目擊者指看見有人試圖闖入當鋪,即便沒有任何店家有被闖入的跡象,也沒有物品被竊。警方之後還指控他涉及一起位於彼科沃(Bykovo)珠寶店的竊盜案。

 

當執法人員前往搜索伊格爾的住處時,包含文件、電腦、手機、隨身碟、SIM卡,他們告訴娜塔莉亞說她大概會在15年後才會再見到伊格爾。

 

伊格爾已經在監獄中待了20個月的時間,面對超過5年刑期的判決,僅僅是因為他是一名人權捍衛者。

 

 

為世界盃足球賽歡呼的同時,也別忘了來自TeamBrave成員 —伊格爾.納格金(Igor Nagavkin)。 

讓我們也為她聲援 !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