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歡迎難民,創造雙贏—加拿大的社區贊助計畫

人權焦點

 

人們究竟是受到什麼啟發,願意幫助毫無關係的陌生人到自己的社區安頓下來?而接下來又將如何?

 

當黛比(Debbie Rix)看到3歲敘利亞難民艾蘭(Alan Kurdi)的遺體擱淺在土耳其沙灘上的悲慘照片時,她決定要採取行動。「在我開的店裡,國內報紙頭版上半部就刊著那張照片。走進店裡的人們都會把報紙翻面,說他們不想看到照片。」

 

「我不斷把照片翻回正面,說:『我們得正視這張照片,我們不能假裝沒看到。』」

 

隔天,黛比透過臉書動員,引發朋友圈之間的迴響。他們全都因為艾蘭的命運深受衝擊,也深刻體會到對難民困境漠不關心所帶來的傷亡。

 

一個月後,他們的資助團體多達50人。到了20168月,他們募得了上千加幣,並且在混亂的官僚政治體系中找到出路,成功迎接一個來自敘利亞南部的家庭。這個家庭的成員包括艾哈邁德(Ahmed)、其妻拉贊(Razan)、其7歲和5歲的孩子艾雅(Aya)和拉伊德(Raed),以及艾哈邁德的姊姊賀達(Hoda),其17歲和13歲的兒子路維(Louai)和威爾(Wael),還有祖母哈蒂嘉(Khadija)。

 

 

加拿大全國上下掀起了一波不可思議的難民聲援潮,愈來愈多人自告奮勇要支持難民。201511月到20171月下旬間,超過14,000名敘利亞人在黛比他們這種社群團體的資助下抵達加拿大。

 

「驚人的是難民問題成了選舉焦點,」國際特赦組織加拿大分會難民協調員格洛麗亞(Gloria Nazfiger)表示:「難民問題在加拿大從來就不是選舉議題。」

 

「但許多加拿大人要求政府回應難民危機。我們目前由總理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Trudeau)帶領的政府之所以會勝選,是因為該政黨向加拿大人承諾會回應難民危機,」她解釋道。

 

資助者必須募得約27,000加幣(約63萬台幣)才能接納一家4口的難民,這大約等同於加拿大社會補助的金額。資助者同時也會協助難民家庭於加拿大的第一年安頓新生活。

 

這些社群團體擁有前所未有的決心來採取行動並帶來改變,他們所建立的榜樣是在任何地方都能效仿的。

◎4歲的薛姆(Sham Alftih,中間穿白衣)跟同學攝於加拿大彼得堡埃德米森高地小學(Edmison Heights Elementary school)。薛姆和她的家人在逃離敘利亞後,於2016年受到加拿大人資助而來到加拿大。20176月,他們拜訪該所小學,感謝幫助募資的小孩。這群孩子發起募資活動,就是為了讓薛姆的姑姑及其家人能來加拿大跟他們團聚。

 

◎20176月,黛比跟7歲的艾雅及其5歲的弟弟拉伊德於艾雅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新家外一起玩廣受歡迎的牌類遊戲「釣魚趣!」

 

 

加拿大政府原本實行相當嚴格的移民政策,直到1970年代末期才提出資助計畫,來回應越戰後逃到東南亞的「船民」。從那之後,在成千上萬名加拿大人的資助下,超過288,000名所謂的「新移民」定居加拿大。

 

這項體制為初來乍到的新移民提供人際網絡支持,讓新移民能夠獲得當地人的協助,甚至建立新的友誼關係。「受到私人資助而定居加拿大的人比較容易適應新生活,」艾哈邁德說:「因為我們在這裡已經有朋友了。」

 

有些社群團體將重心擺在支援來自世界其他地方的難民。在多倫多市政廳工作的凱薩琳(Catherine LeBlanc-Miller)表示:「例如來自非洲的難民,因為他們受到媒體的關注較少,我們接到的建議是讓他們能獲35年的資助。」

 

凱撒琳的團隊資助了3名20幾歲的非洲男子,其中2名來自蘇丹,1名來自索馬利亞。穆罕默德(Mohamed Farah)就是其中一人,他最近透過資助者網絡在診所找到了一份工作。穆罕默德說:「我才來兩個月就找到工作了,沒有這些人的支持我是辦不到的。」

 

他認為其他國家應該要向加拿大的資助計畫跟進。「這是一項很成功的計畫,」他說:「這是極其獨特的事。我的故鄉有句諺語,描述敞開的心胸勝過敞開的大門,那代表即使你看見敞開的大門,也不會就這樣走進去,但如果在那裡的人擁有敞開的心胸,就能吸引你進門。我認為要鼓勵人們資助他人,首先必須要有開闊的心胸。」

 

◎20176月,來自索馬利亞的穆罕默德和來自蘇丹的葉哈(Yayha Adam)在加拿大多倫多與他們的資助者凱薩琳合影

 

受到私人資助而定居加拿大的人比較容易適應新生活。”艾哈邁德,受社群資助的敘利亞難民。

 

資助者的援手不僅能立即救濟需要幫助的家庭,還能創造一個更團結、更有活力的社群,同時豐富了加拿大人口的多樣性。

 

不過其過程不總是容易的。有些難民不會說英語,有的甚至不會閱讀和寫字。新的國家和文化有時也會顯得很令人恐懼。

 

「這並非易事,」肯祖(Kenzu Abdella)說道。來自衣索比亞的肯祖,現在是多倫多東邊城市彼得堡的資助者。他表示:「但同時這也並非難事。如果你真心想支持那些受苦受難的人們,以我的經驗來看,事情總會迎刃而解。這裡每個跟我聊過的加拿大人都說,他們覺得很幸運能參與這件事,因為他們能看到未來,以及這個計畫對國家將會帶來的幫助。」

 

肯祖最近決定跟一個受資助的敘利亞家庭蘭達(Randa)和穆罕默德(Mohammed Alftih)一起做生意,「這是一個雙贏局面,」肯祖說:「你把我帶過來並且幫助我,而我來這裡當個好公民,並且對社會有所貢獻。就算是在嘗試做生意,受惠的人不只有我,還有整個家庭。

 

艾哈邁德和家人在抵達加拿大近一年後回到多倫多定居在一個安靜的郊區,這個社區有整齊的前院,而且轎車都停放在私人車道上。

 

這家子的大人都在學英語,而小孩都去上學了。艾哈邁德和路維正在麗思卡爾頓酒店接受禮賓服務的相關培訓。對艾哈邁德而言,他可能藉此恢復從前的生活,也就是在戰爭改變了一切之前的生活。他原本經營一家能容納300人的餐廳,非常受觀光客歡迎,直到戰爭的轟炸逼迫他逃離家園。

 

我未來的目標就是自己開一家敘利亞餐廳,」他說:「多倫多已有很多家敘利亞和阿拉伯餐廳,但我開的餐廳會是最棒的。」

 

加拿大提供的資助至少能維持12個月,但通常資助時間都會超過一年。黛比說:「他們看著我的樣子好像都在說:『什麼,一年後我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嗎?』」

 

「我還得再三向他們保證不會發生這種事。我們的關係非常緊密,我也覺得自己好像他們家的一員,這段關係不會就此結束。所幸我們有足夠的錢再資助他們6個月,因此我們的金援關係在年底前也還不會結束。我也期待以後會受邀參加艾雅的婚禮,最好要邀請我喔!這對我和團隊某些人來說是一輩子的友誼,我們的人生都因此變得更富裕了。」

 

瞭解更多

黛比和其他資助者提供更多參與資助計畫的基本資訊: youtu.be/_LhlIacKFRk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