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重獲新生的迦納死刑犯

 

 全球倡議運動

重獲新生的迦納死刑犯

 

2000年,迦納籍的賽佛斯(Cephas Komla Dzah)因1995年在迦納首都阿克拉發生的一起奈及利亞人遇害案而被定罪,並且遭判處絞刑。2015年,77歲的賽佛斯獲得時任總統特赦。他從被逮捕至今一直堅稱自己無罪。國際特赦組織廢除死刑倡議團隊莎賓娜(Sabrina Tucci)到阿克拉訪問賽佛斯被判死刑的經驗。

 

◎2016年12月7日,在迦納首都阿克拉投票所等待結果出爐的人們

 

 

回想一下當初被逮捕的那一刻,你能告訴我當時的經過嗎?

我在前往農場途中,一輛迎面開來的卡車停了下來,上有載著3名警察。他們逮捕我,說我殺了人。我是名農夫,不過是走在前往農場的路上,帶著大刀要去耕田。他們帶我到沃爾特地區的霍城警察局,我就在那裡被關押了5年等待受審。在那之後,我以死刑犯的身分在恩薩瓦姆監獄待了13年,總共關了18年,就為了一件毫不知情的事,為了一個我從未犯下的罪行。

 

審判期間發生了什麼事?

審判時,我根本沒有律師。政府就在我沒有律師的狀況之下審判。他們只說我犯了罪。我根本束手無策,被宣告有罪並還有判處死刑之後根本無法上訴,因為我沒有錢雇用律師。

 

你被判死刑時,腦中閃過什麼念頭?

我當時困惑不已,但我知道上天是仁慈的,祂會放我走,因為我沒有犯罪。

 

你在獄中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

之前,我會教導人們人生的道理,因為監獄並不是好地方,那不是個適合人居住的地方。我在那裡寫下關於人生的事、我對人生的看法,以及當時經歷的事,我把所有的想法都寫下,寫的東西現在都留在我家。我在獄中也學到如何製作海綿和筆盒……監獄從來就不是人住的地方,一進去通常就出不來了,而且很可能會命喪其中。

  

◎2017年7月,前死刑犯賽佛斯攝於迦納阿克拉

 

 

重獲自由的第一週有何感覺?你現在已經習慣了嗎?

我真的很開心,能回家真棒。長久以來,我的族人都害怕我會命喪監獄,所以那是充滿快樂的一天。我在獲釋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去教會作了感恩祈禱,我的家人都在那裡等我,那裡的人也都知道我要來,為我做了準備。我覺得自己受到熱烈歡迎,並且在教會裡跳起舞來。我回去時認識的長輩幾乎都過世了。因此我擔起村落裡長者的責任,村民們都很尊敬我,並且會來找我尋求建議。要來見你其實並不容易,因為社區的人們擔心我會出事(大笑),害怕又再度失去我。

 

 

40年來,國際特赦組織持續為了終止死刑而進行倡議運動

 

賽佛斯的故事充滿了堅毅的韌性和希望。聽到他所經歷的一切,包括描述自己公平受審權利遭到剝奪,身處被處死的邊緣,以及他目前在家鄉的社區中扮演的正向角色,這些都令我感觸好深。這個故事讓我更加確信死刑是不對的,應該要廢除。

 

迦納死刑數據

 

截至2017年6月,迦納有148名死刑犯,他們都是因凶殺罪而被判死刑。雖然迦納最後執行死刑是在1993年,法院仍持續判人們死刑,任由這些死刑犯在獄中受苦。國際特赦組織非常擔心迦納死刑犯在獄中身處的惡劣環境,以及導致他們被定罪的審判究竟公正與否。在2017年《被遺忘的死刑犯(Locked up and forgotten)》的報告中,國際特赦組織要求迦納政府減輕所有死刑犯的刑罰,並且廢除所有犯罪的死刑。

 

 

詳見報告內容:http://Bit.ly/2f6kbut (英)

瞭解國際特赦組織的廢除死刑倡議運動:http://Bit.ly/2pctDe (英)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