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跨性別行動者陳韞

 

香港新生代音樂人陳韞喜歡以代名詞「他們(they)」來描述非二元、跨性別的身份。「他們」今年25歲,並不特別在乎情人節,今年也或許不會慶祝情人節。

 

 

你是如何意識到自己的性別認同?

我是在2015年的夏天意識到自己是跨性別者。當時我正在和一個異男交往,他問我是否認為自己是一個性別酷兒。從那時起,我讀了很多關於這方面的資料,也和我的非二元、跨性別朋友談過這件事。

 

你覺得出櫃後要遇到愛情變得更難了嗎?

出櫃幾個星期後,我跟我的前男友分手了。他是一個想法相當前衛的人,但我們仍無法克服彼此之間的差異。他問了一些我認為非常有攻擊性的問題,這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剛開始和他交往時較為女性化,留長髮也穿裙子。隨著我們繼續交往,我的穿著打扮開始變得男性化。我想,我的跨性別認同無疑改變了我們的關係。

 

對我來說,出櫃後要談戀愛變得更難了。尤其在香港,我們看到的戀愛關係都十分遵守「順性別」(指性別表達和認同均與出生時的生理性別一致)和「異性戀霸權」(指假定一切都該以異性戀方式思考,或鼓吹異性戀才是正常性向)的標準。即使在LGBT社群,往往也都是順性別的同性戀者較有能見度。其他人覺得和我來往很令人困惑,因為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定位我的身份:我是男人還是女人?有時我會看到他們露出迷惑的表情。當人們有這樣的疑惑時,便更難進一步瞭解彼此。

 

我現在正在和一個人交往。當我們出去時,許多人認為我們是一對男同志或女同志情侶。我們常被人盯著看,尤其是當我穿得較男性化或沒什麼化妝的時候。我很感謝他在被別人盯著看時並不在意。我們就是做我們自己的事情,也覺得這樣很自在。我們能隨意出門走走,無需躲避大眾的目光,這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香港應該做什麼,才能讓香港的跨性別者活得更自在舒適?

香港的教育應該包含更多關於跨性別的議題。隨著酷兒社群在媒體上變得更廣為人知,我們也需要能正面反映跨性別社群的形象。

 

我希望能在電視和電影裡看到更多對跨性別者的正面描述,例如說人們不應取笑穿著裙子的男人,這並不好笑。很多諸如此類的小事都能使跨性別者活得更自在。

 

儘管在目前的香港這還只是一種奢望,我希望這是一個我們可以達成的長遠目標。

 

請簡單介紹一下,你在香港促進跨性別者權利的行動。

當我在推廣自己的音樂作品時,就算沒有特別涉及跨性別,我也會盡可能去談論一些性別議題。和人們展開這樣的對話當然很不容易,因為他們並不認為這當中存在著什麼問題。

 

在音樂圈要談論女性平等就已經相當困難了,更不用說在其他的地方。到目前為止,和我有密切合作關係的人的態度都比較進步和開放,但我發現確實很難和業界其他人討論關於跨性別者權利的問題。

 

 

陳韞(左一)參與香港真人圖書館(Human Library Hong Kong)的分享活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