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的遠西,需要溫和的聲音

 
作者:阮柔安(Roseann Rife)
 
四年前的這個星期,著名的維吾爾族經濟學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被中國當局拘留,最終因分裂主義入獄。當時有幾名評論家預言中國政府打算嚴厲鎮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以遏止日益增長的種族緊張並壓制所有溫和的聲音。如今看來,他們是對的,該地區現在已經成為實質上的警察國家。
 
今天的新疆,警察監視無所不在,行政拘留中心人滿為患,先進的監控技術和全副武裝的街頭巡警,加上無所不在的安全檢查站和一系列侵犯人權的侵入性政策成為該地的特色。
 

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因為宣導民族和解,被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Private

 
針對維吾爾族(主要是信仰伊斯蘭教的突厥族)展開系統性歧視並非舊聞。1980年代以來,政府以「反分裂主義」為名迫害他們,手段包括恣意監禁、收押禁見、限制宗教自由以及限制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
 
陳泉國兩年前擔任該地區共產黨書記後,近年來中國在新疆實驗許多極度壓迫、惡劣的安全政策。
 
最近訪問過的幾名新聞記者描述位於公園入口設有多個檢查點,安全檢查和金屬探測器於公園入口處,以及街上隨機檢查手機,以確保所有電話都安裝新的手機安全應用程式。
 
當局利用最新的技術,包括DNA、生物識別技術和人臉識別技術,將監視範圍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警方一直在推廣名為「警察雲」的新型大數據平台,它匯總和分析各種訊息,作為追蹤威脅「社會穩定」族群的一種方法。
 
當老大哥監督個人的一舉一動時,當局也加強控管維吾爾人的宗教。2017年修訂「宗教事務條例」,將宗教活動的各層面編纂進入國家法規,但是在3月份,新疆宣布了一個明確針對穆斯林的「極端條例」。該條例詳細規定了「極端主義」的行為,包括蓄「異常的鬍子」、拒絕吸煙和伊斯蘭教的齋月期間不賣酒。新法規甚至禁止新生兒和16歲以下的人士使用伊斯蘭教的名字。
 
維吾爾族留學生被命令自海外返回中國,其他國家的政府也圍捕維吾爾族和其他中國學生,詢問他們的活動和學習情形。7月時,國際特赦組織獲報,至少22名維吾爾族學生從埃及被強行帶回中國。兩名自願從埃及返國的學生據說死於警方拘留期間。
 
由於這次鎮壓,數千名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拘留在「反極端主義中心」、「政治學習中心」或「教育和轉化中心」,長達數月都尚未進行任何獨立的法庭審理程序,無法與律師或其家屬聯繫。而拘留的理由諸如:擁有「古蘭經」、出國留學或有家人生活在國外等等。
 
政府把這種鎮壓列為保護國家安全和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措施的一部分。2014年中央發起的全國性國家安全法律體系包含一連串含糊不清的法律,這些法律遭到廣泛濫用。
 
每個國家都有責任保護公民免於以一般民眾以及真正危害公共秩序和國家的生存為目標的攻擊,但這種反應必須適度,且盡可能聚焦需要解決的具體威脅。我們在中國看到的,和其他地方一樣,都是對整個民族或宗教團體的過度反應和詆毀,而不是努力針對那些實際上犯罪的人。
 
這個誹謗是伊力哈木.土赫提在他的作品中所處理的。他擔心自己的家園陷入「動盪分裂」,致力於實現「和諧的民族共存」。他說:「我認為,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和使命之一,就是要用理性和建設性的聲音,在思想的市場上與更激烈的聲音進行競爭。」可說是和他被指控的「分離主義」恰恰相反。
 
在不維護人權的情況下,將人們置於實質上的警察國家,將無法實現中國「穩定」的既定目標,反之,創造一個人們自由信奉自己的宗教,享受自己的文化而不用擔心遭受迫害的環境才是重要的。伊力哈木.土赫提瞭解這一點,透過使他緘默,中國當局正在剝奪每個人的溫和聲音,這可能有助於政府聲稱的穩定。
 
阮柔安(Roseann Rife)為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域研究總監,原文刊登於南華早報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